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40
花大钱
花大钱
花大钱,青年作家。
花大钱,青年作家。
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40
文/花大钱 章节目录

Chapter 40 日落第五大道


林琳不愿意卖厂,这是杨全怎么都想不到的。


俩人共事这么久以来,爆发了第一次激烈的争吵,林琳觉得这个工厂是自己和丈夫共同的心血,也是她自己这么多年来孤身他乡,努力打拼的成果,是绝对不可以卖的。


当年,林琳在纽约遇到Jason时,才三十出头,两人相差二十几岁,在旁人眼里,这样老夫少妻的配置,摆明了写着一个为财一个为色。哪怕和她一起打工多年的姐妹,也理所当然地觉得她嫁一个有钱的美国老头,是为了等对方死后好继承他的遗产。


因为Jason,林琳更不敢和国内的家人联系,原本抛夫弃子就已经要承受无数道德上的谴责,如今还改嫁一个年纪和她爸差不多的外国老男人,指不定还要忍受多少世俗的唾骂与旁人的白眼。


可Jason却从不会用如此腌臜卑劣的想法来揣度她,他对她很好,爱她,呵护她,更尊重她。


因为上段失败的婚姻,刚开始林琳根本无法承受Jason的这份好,别人对她越好,她就越慌张,无措,诚惶诚恐,不知道往后要怎么偿还这份恩与爱,可Jason却无数次告诉她,“Honey 你多美啊,你很耀眼,你是独一无二的,这世界上的每个女人,都值得被珍视。”


当林琳觉得生活安逸下来了,自己也应该做些属于自己的事业时,Jason更是无比支持她,“去吧Honey,我觉得这真是太好了!要记住,你永远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应该做自己喜欢的事,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去享受属于你自己的人生。”


她和Jason 共同生活了十几年,没有养育儿女,感情却越来越好。Jason和前妻所生的那几个孩子早已成家立业,经常会回来看望他们,林琳和他们的关系像家人,更像朋友。他们说,因为你是爸爸爱的人,我们那么爱爸爸,当然也要一样爱你,尊重你。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林琳都没有离开纽约,没有离开这个家的原因,因为不管是纽约,还是Jason,他们都给了她一种相同的感觉,那就是——你的人生还可以再选一次,只要你愿意,这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他们一家人就像是林琳的救星,让她见识到了真正美好的人性,也开始相信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美好的感情。


更让她在严酷冷漠的大都市里,突然获得了一种拥有栖身之地的心情。


“厂子绝对不能卖,给多少钱都不能卖,”林琳斩钉截铁,甚至语气中还有几分愠怒,“当初是Jason帮助我一手办起这个厂的,留着它,就是留着一个念想。”


“琳姐,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不懂变通了!”杨全又急又恼,“想当初,你我为什么漂洋过海,背井离乡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挣大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吗?”


“如今厂子遭遇了这么大的危机,到底能不能渡过难关还不知道呢,不趁现在还有人要买的时候赶紧脱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啊!”杨全越说越急,“放着一大笔钱不要,这不是傻嘛!”


这会林琳倒是不说话了,坐在一旁,头别过去,望着窗外,眼角微微开始泛红,杨全一下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说重了,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诶,我知道你和Jason感情好,但他都过世好几年了,东西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呀,咱们活人总不能抱着死物过一辈子吧。倘若Jason还在的话,也一定会支持咱们卖厂的决定的。”


话已至此,杨全觉得自己也是劝不动林琳了,便垂丧地从她家走了出来。一出家门,杨全便掏出手机给田多多打了电话,说不定田多多可以让林琳改变主意。


可田多多这会正在开投资决策委员会呢,手机开了静音,杨全只听到“嘟嘟嘟”的忙音,但一直没人接听。


投资决策委员会每个月例行开两次,各个项目组都会把手头上的投资项目和意向书拿到会上汇报一番。


田多多在投资一部,先上去汇报工作,她大概讲了一下手头上最近的两个项目,一个是3D打印与医疗行业相结合的项目,还有一个是和互联网相关的项目。


田多多工作一向尽职,一番陈述下来,上司Lynn和同事都频频点头,露出赞许的目光。田多多松了口气,回到座位,却看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杨全打来的,田多多的心一沉,妈妈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怎么一下打好几个电话来呢?不会出什么大事了吧?


这么一想,田多多就更心神不宁了,完全无心继续会议。接下来马上就是投资二部的郑鸳上要上去报告了,田多多趁着这个空当,假装去上洗手间,悄悄出去给杨全回了个电话。


“多多啊”,杨全一看是田多多打来的电话,一股脑地把包世奇想收购服装厂,林琳怎么都不肯卖,而自己再三劝说都没用的事,全盘吐出。


田多多一听不是妈妈出了什么大事,立马松了口气,“好了杨大哥,这个事我知道了。咱们都先别着急,既然妈妈不想卖,那肯定是有她的原因的。我这里还有会呢,等我开完会再找你哈。”说完便匆匆挂了电话。


等田多多再次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刚一推门,就发现整个房间的氛围都变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唰的一下打到她的身上,这些眼神中有疑惑,有质问,有惊讶,有鄙夷,总之都不太友善。偌大的会议室一片死寂,没有一个人说话。


田多多一怔,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脑子里又一片茫然,怎么自己才出去这么一小会,回来就变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田多多不知所以,下意识就抬头往前看去。只见会议室的最前方,正坐着Lynn,她板着脸,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怒气,而她的身边正站着郑鸳,还保持着报告做到一半突然被打断的样子,田多多的视线继续往上移,终于停留在了郑鸳背后的投影屏上。田多多这才发现,郑鸳的汇报PPT上赫然写了几个大字——利星服装厂投资意向书。


这下,田多多彻底傻眼了。


“不是…...”田多多下意识出口解释,但却被Lynn粗暴打断,“我就问你一个问题,这个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林琳是不是你的亲生母亲?”


死寂,会议室里又陷入了一片死寂。田多多沉默了大概有半分钟,最后还是把嘴边的千言万语都咽了回去,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胸脯看向Lynn,“是。”


啪!空气中突然炸起一声巨响,是Lynn把手上的塑料硬壳文件夹直接狠狠甩在了桌子上,吓得一旁的郑鸳都往后连退了好几步,“你是第一天上班吗!要不要我来教你做这一行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是什么啊!”Lynn怒不可遏,大家都从没见过她发这么大的火。


“是啊多多,你明明和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是这层关系,却故意不披露,还把这个case交给我来做,这不摆明了要害我吗?” 郑鸳满脸都是震惊,委屈,还有对田多多深深的失望。


看到郑鸳这副样子,田多多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哑口无言,她觉得有一阵寒意正从脚底升腾上来,爬遍全身。明明,她才是那个无比震惊,失望,委屈的人。但在大家看来,一切却是反的。


田多多所在的部门是直投部,也就是股权直接投资部,负责把公司的自有资金投出去。身为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田多多比谁都清楚,因为自己和林琳有亲属关系,她不能直接把利星服装厂作为公司的项目,否则就变成了关联交易,这是行业大忌。


田多多从没想过用公司的自有资金去投她妈妈的工厂,她的本意是可以利用自己身为从业人员的现有资源,帮妈妈联系到其他的资本方,从而解决工厂的危机。而将资料发给投资二部的同事们,也纯粹只是想发动更多人的力量罢了。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郑鸳在拿到资料之后,就觉得纳闷,田多多怎么会对一个华人控股的服装厂这么上心,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所以特意去调查了这个企业的所有资料。


在得知了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林琳是田多多的亲生母亲后,她又惊又喜,赶紧帮利星服装厂做出了投资意向书,还安排了他们二部的其他同事,在她汇报的时候指出林琳和田多多的这层关系。而她自己嘛,就负责扮白脸,假装什么都不知情,到时候再反咬田多多一口,说是田多多陷害她,不仅以公济私,还让她背上这关联交易的罪名。


反正,那种无辜,委屈,受伤的样子,对于她影后般的演技而言,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对不起,是我工作的疏忽。”这个时候再怎么解释都没有什么用了,田多多知道自己说得越多,就错得越多,于是她咬咬牙,决定自己扛下这个罪名。


话音未落,Lynn就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起身,直接甩头走出了会议室,紧接着,大家都摇着头站了起来,陆续走了出去。


只有田多多一个人还杵在原地,和散落一地的纸张一起。


“每年的五月底和七月中,日落时太阳正好出现在曼哈顿东西向街道正上方,呈现出悬在两侧高楼大厦之间的戏剧性画面,这个现象也叫曼哈顿悬日。当悬日出现时,落日的阳光将洒满曼哈顿所有东西向的街道,所有的行人,车辆都沐浴在落日余晖之下,呈现出一幅壮观的景象。”


“2018年7月12日,曼哈顿悬日再现纽约上空,吸引大量市民游客前往欣赏和拍照,人群拥挤导致曼哈顿街区交通陷入瘫痪。”


耳机里,电台主播正在播报关于曼哈顿悬日的新闻,而田多多,正垂丧着头,无比失落地走在路上。街道上的人群比平时拥挤很多,田多多左躲右闪,步子也比往日沉重缓慢许多。


在经过51街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人群发出一阵骚动,田多多这才抬起头,望向前方。在那一瞬间,田多多整个人都愣住了,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落日还可以是这样,铺天盖地的余晖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把整个天边都照拂得无比明亮。太阳,滚圆的太阳,像是用尽了所有的气力,跃升到地平线之上,它的光是红色的,血一般的红色,像是一个马上就要离开世界的人,在此时此刻,只想透支自己的全部力量,把自己毕生的爱与热望全部洒向人间。


这样的悬日每年都有,但田多多却一次都没有见过,因为每个傍晚,她几乎都在忙着加班,忙着赚钱。她从未知晓,原来小小的办公楼外,就是如此震撼人心的景象。而今天的田多多,因为工作不顺,提前下班,却意外在路上撞见了如此壮丽的一幕。


看着眼前如同奇迹一般的悬日,田多多突然流下了眼泪,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泪流满面。


是因为好友的背叛?上司的不信任?还是因为眼看母亲深陷危机却无能为力的悲哀?在这一刻,田多多却觉得都不是。


她觉得自己突然间就被一种陌生而强烈的感觉侵蚀了,此时此刻,并不是她在“看”落日,而是落日的余晖正在吞没她。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飞速塌陷,它时而掉入狂风中的大海,时而又被一次次抛到浪尖,紧接着,她就不由自主掉下了眼泪。


曼哈顿悬日,人人争相观赏的美丽景象,却在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夏日傍晚,给了一个身处异乡的中国女孩,某种她从未见识过的崭新力量。


是这种力量,横亘在她面前,把人世间的一切都变为徒劳,也把她前二十四年来一直奉为生命全部意义的东西变为徒劳。田多多突然觉得生活可能不仅仅是面包和啤酒,金钱和数字,真正的生活可能在遥远的天空之外。


2018年7月12日,这是田多多的人生履历上值得纪念的一天。她把自己来美国之后通过打工上班,理财投资等各个手段赚到的所有钱都从银行里取了出来,足足有二十几万刀,这对于刚刚正式工作了一年的职场新人而言,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但只有田多多知道,这笔钱里的每一分每一厘,都是她一点一点省下来的。


田多多把这张存有她所有家当的存折带回了家,交到了林琳的手中,尽管她也明白,这些钱对于妈妈的危机而言,只能算得上是九牛一毛,杯水车薪。可这并不重要,对她来讲,重要的是,交付出去的这个动作。


在做完这件事后,田多多终于感受到了一种自己从未感受过的,彻彻底底的自由,那些她原本想要通过钱来达成的事,现在都已经达成了。如今的她,找到了更加重要的东西。


“妈妈,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我都会无条件支持你到底。 ”田多多告诉林琳,自己支持她不卖工厂的决定,至于给厂子找投资方的事,她也会靠着自己一人的力量去解决。


因为田多多知道,就算是五个亿,也买不来她们母女如今的重逢,买不来一个久违的温暖怀抱,买不来在今天这样如此难过的时刻,像孤儿一样的她,也突然有了一个可以去的地方。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