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41
花大钱
花大钱
花大钱,青年作家。
花大钱,青年作家。
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41
文/花大钱 章节目录

Chapter 41 迟来的摊牌


周一一大早,田多多就被Lynn叫到了办公室。


Lynn正低着头在笔记本上唰唰写着什么,听到田多多进来,半句寒暄的废话都没有,连头都没有抬,直截了当地问道,“上次的事你想不想将功补过?”


田多多一听到这话,眼里立马放出激动的光亮,“嗯嗯嗯!”头点得像拨浪鼓一样,她本以为Lynn叫她进来是要严肃处理上次的事情,说实话,在进这个办公室门之前,自己都已经做好了深刻检讨的准备,却没想到,Lynn一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非常努力无比认真极其刻苦来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先不用说这些,”Lynn适时打断她,“呐,这个项目先你看看吧,我决定让你来负责完成这一整个项目的融资。”Lynn 朝田多多递来一个文件夹。


“好好好!”田多多立马伸手接过。


《万诚集团中美合资大型商业中心项目书》


田多多刚翻看了几页就愣住了,Lynn让她负责的正是包世奇的那个项目,也就是准备要收购她妈妈的利星服装厂的那个项目,“Lynn,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它,它根本不是这样的啊。”田多多震惊得语无伦次。


Lynn倒是一点不好奇田多多的反应,反倒支起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是这样的,”田多多整理了一下情绪和思路,这才继续说道,“这个项目书里所说的大型商业中心,其中有一大块地皮是属于利星服装厂的,也就是我母亲林琳的服装厂,但是据我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林琳并不准备把服装厂卖给万诚集团。如果万诚集团得不到这块地的话,这个商业中心也根本无法筹建。”


“是呀,”Lynn的反应又完全超出了田多多的预料,她像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一般,面带微笑地对田多多说道,“万诚是我们的甲方,现在我要你做的,就是帮他们来收购这个工厂呀。”


“不是不是,这个工厂是不卖的……”田多多下意识着急解释,但目光一触到Lynn脸上的笑容时,却一下全懂了。


故意的,原来她是故意的,就是因为知道林琳和自己的关系,就是因为知道万诚集团在收购利星服装厂的时候出了问题,她才故意叫自己来做这个事情的。田多多的心中生出一阵寒意,她难以置信地看着Lynn,双脚却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


“Dollar,这一年来你的工作能力我都看在眼里,”Lynn突然起身,一手捧起桌上的咖啡杯,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走到田多多的身边。她习惯突然靠近一个人,以给她无形的压迫,“这次,你要是能把这件事给办成了,我承诺会给你一笔非常可观的奖金,并且你的职位在半年内就能再升一级,当然,薪水嘛,也会跟着一起翻倍。”


Lynn所开出来的条件,对于田多多而言,真的是巨大的诱惑,但这次,田多多丝毫没有心动,更完全没有动摇,她深吸一口气,“对不起Lynn,这个事情恐怕做不了,于公于私,它都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对不起,我做不了。”


“是做不了?还是不想做?”Lynn的语气一下就强硬了起来。

“做不了,也不想做。”田多多如实回答。


“Dollar,你知道我是怎么从VP这么快升为ED的吗?”Lynn突然说了句完全无关的话,“我以为你入行这么久,已经对这个行业的阴暗面都见怪不怪了。任何一个人,只要能爬到一个比较高的位置,绝对没有你想象中这么轻松,当然绝对不会像你想象中那么干净。”


“还记得一年前揭露Paul性侵的那个事情吧,没错,我确实是受害者,但我之所以愿意站出来帮你,愿意站出来指证Paul,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我们平级,又一直都是竞争对手,不把他搞下去,我要怎么晋升呢?”Lynn凑在田多多耳边低声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田多多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毛。


“是不是很幻灭?不过,说起来,这事还得谢谢你呢。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了把你培养起来的念头。”


“当初你和郑鸳一起进的公司,我从十几个实习生中一下就看中了你们俩,我得从你们俩之间选出一个人,来当我的接班人。”


“哦对了,还记得最早你发现公司的模型有bug那件事吧,大老板误把郑鸳当成了功臣,破例让她转正。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那件事,她就是故意抢功的。”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但我看破不说破,也绝不会向大老板去澄清这些事。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啊?”但Lynn也没有给田多多回答的机会,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谁得到了,那就是谁的本事。这就叫公平。”


“之前我觉得你和郑鸳,虽然完全不是一类人,但各有各的长处,你是猛,什么都不怕,她是深,心机手段都一流,但我看现在,她做起事来就要比你漂亮很多。”


“Dollar,这次万诚集团的项目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场机会,做成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做不成…….”


“做不成我就直接卷铺盖走人是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站在那里被气得浑身发抖的田多多,突然就出声打断了Lynn,声音还是亮如洪钟,中气十足,“那我告诉你,也不用等这么久了,我现在就可以走人。”


看到田多多怒气冲冲又笃定无比的表情,Lynn也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田多多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她还是收起眼中的惊愕,佯装无比淡然的样子,“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别刚,特别酷啊,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有原则,特别有正义感啊,你看看这窗外的世界,”Lynn突然走到了窗前,探头看着巨大玻璃窗外的忙碌世界,“看看这个世界,它并不会因为我们这群人稍微贪了一点就变得更差,也不会因为我们今天突然手下留情了而变得更好,你看,它还是这样,永远这样,这么糟糕……”


“是,这个世界是很糟糕,但我不想变得和它一样”,田多多把万诚集团的项目书往Lynn的办公桌上一放,“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些,田多多转身就大跨步走出了Lynn的办公室。


辞职的第一天,你都做了些什么?


有人说自己瘫在沙发上躺了一整天;有人说自己转头就回住处打包了行李,然后连夜离开了这座城市;还有人说自己在公交车上坐了一整天,就这么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在意目的地,也终于不用在意时间…….


而田多多,选择坐下来好好吃一顿晚饭,和郑鸳一起。


餐厅坐落在35街,是一家普通的西餐厅,天气热起来的时候,餐厅就把外面的露台对外开放给了顾客。田多多和郑鸳一起坐在了露台的位置,虽说装修简单,但锻铁椅子和靠垫都超级舒服,而且餐厅里的顾客不多,环境私密,适合交谈。


“多多,听说你辞职了?不会是因为上次的事吧?”郑鸳才刚一坐下,就面露悲戚之色,“诶,上次的事,我虽然气你,但转头一想,你应该也是一心想帮妈妈,太着急了才没有顾虑这么多的吧?”说着说着,郑鸳突然一把抓住了田多多的手,“多多,你不是故意要把我置于这么为难的境地的吧?”


原本今天,田多多就是找郑鸳来摊牌的,可她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郑鸳还在这里装傻卖惨,“郑鸳,”田多多突然叫了一声郑鸳的名字,她放下手里的叉子,无比平静地看向郑鸳。生平第一次,她感到恶心与厌烦,对郑鸳这副永远无辜,永远不知所措的样子感到恶心与厌烦。


“我都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不需要这样。”田多多的语气平静。

郑鸳不知情况,继续装傻,“多多,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之间……”


“够了,”田多多突然出声粗暴地打断了她,“你早就知道林琳是我妈妈了,你是故意做的这个项目意向书,也是故意让这个项目上会的。不仅如此,我们实习那会,也是你故意抢功,占了我转正的机会。”田多多咬牙切齿,像是从嘴里把这些话嗑碎了再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郑鸳,为什么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假惺惺地装呢?有必要吗?我都已经离开公司了,已经不会再对你构成任何威胁了。”


田多多的一番话也惊到了郑鸳,但她还是面带微笑,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抬手拿起餐巾布,轻轻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这才缓缓说道,“既然你已经都知道了,那我就再送你几个惊喜吧。”


“还记得上语言课的时候,你在考试之前突然腿断了吗?是我撞的。不过呀,节前的中超,人挤人,你哪里会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撞了你一下呢。”


“没有按时提交论文,当然也是我,因为我偷偷改了你电脑上的时间,哈哈哈哈是不是完全没有想到?”郑鸳突然开始大笑,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失控,越来越可怖。


“三十万的医药费也是我,是我故意告诉医生你有保险,为的就是让你滚得更快一点,可谁能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竟然还因祸得福留了下来。”


“但我呀,还是不想让你顺利毕业,所以就帮你报了英美文学的课,为的就是让你挂科不能顺利毕业。可谁能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要脸,跑去勾引沈老师,呵,”郑鸳说着说着就发出一阵冷笑声,“田多多啊田多多,你根本不配上英美文学课,也不配毕业!”


“哦,故事还没说完呢,”一瞬间,郑鸳脸上的狠厉再次不见了,她又开始笑,笑得天真无辜,坐在对面的田多多已经气得快把手里的纸巾给攥碎了,她觉得,眼前的郑鸳好陌生好可怕,就像从电视里走出来的怪物,“我知道你去了UBS实习,那我当然也要去啦,谁让我们是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呢。”


“还记得第一天实习吗,我就不,小,心,把水泼在了你记咖啡的便利贴上,后来的日子里,我也找机会处处和你作对,你说得没错, 抢功是故意的,上会也是故意的。可是能被我害,说明什么呢?说明你蠢呀!哈哈哈哈哈。”


“疯子,你已经疯了…….”看着眼前的郑鸳,田多多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一个劲地摇头。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你被Paul性侵的事也是我安排的,因为我知道他最喜欢亚洲女孩了,所以才各种暗示他你是一个很好搞定的easy girl,让他找机会赶紧下手呢。”


郑鸳的话彻底惹怒了田多多,她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端起桌子上的水杯,“怎么?你想泼我?”郑鸳依然面带微笑,笑得瘆人。


田多多的手指死死捏住杯壁,可最后还是没有泼,她把杯子送到嘴边,一大杯水被她一饮而尽,“为什么?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有哪里对不起你的吗?”田多多把空杯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发出大声的质问。


“哪里对不起我?田多多,你少在这里装无辜!迎新party上你就把我撞进泳池,害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尽了脸,你知道我有多么怕水吗!你知道吗!”郑鸳狠狠瞪着田多多,眼里已经开始泛起血丝,像是有怒火马上就要从里面喷射出来。


“最可恶的是,你不仅害我丢脸,还去勾引我喜欢的人!我真的想不通,我到底是哪里不如你?我明明比你漂亮,比你有钱,比你更惹人怜爱,我会钢琴,油画,歌剧,我喜欢看书,会写小说,明明我和他才有这么多共同爱好!明明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凭什么?凭什么沈安洛的眼睛永远都只看着你!凭什么!”


时隔这么久,再次从郑鸳的耳朵里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田多多只觉得无语和疲惫,“我没有勾引他,他也没有喜欢我!我看你是有病!有被害妄想症吧!”


“住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已经嫁入上流社会了!早就已经得到我所想要的一切了!还会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面对你这个垃圾吗?”


田多多瞠目结舌,刚才还一片真情实感,说得好像自己真的对沈安洛有什么感情一样,说到底,也只是看中了沈安洛的家世,疯了,真的疯了,这个女人真的疯了,田多多站起来,对着郑鸳直摇头,她什么话都不想再说了,一把拿起挂在椅子背上的衣服,准备转身就走。


“别急着走啊,”郑鸳又切换回甜美的嗓音,叫住了田多多,“以后我们还会继续见面呢,”说着说着,她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朝田多多晃了晃,“收购你妈妈的工厂的事情,下午Lynn 交给我了,那我们,就下次见咯!”说完还朝田多多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田多多没有再看郑鸳一眼,她大跨步地走了出去,离开前,她还叫来服务员买单。这是她来纽约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自己付钱请客吃饭。


田多多走后,郑鸳整个人都垮在了座位上,脸上再也没有了那些千变万化的虚假表情,她的眼里全是茫然,一片茫然,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就像放幻灯片一般从她眼前闪过:贫苦的母亲,肮脏的澡堂,粗鲁的糙老爷们……灯红酒绿的上海,混乱的夜场,那个男人愤怒的眼神,两千万的巨额支票…….


“田多多啊田多多,”郑鸳像是失了魂一般在那里独自喃喃,“有时候我看着你,就像看着我自己,我们都来自小地方,你没有妈妈,我没有爸爸,我们都穷,都苦,都是下等人。但是凭什么?凭什么你和我一样都是出身于泥沼,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活在太阳下,而我,这么努力地学习各种技艺,这么努力地步步算计,生怕踏错了一步,就要重新跌回无尽的深渊。你怎么能过得比我好呢?你怎么能获得你想要的一切呢?不行,我一定要看着你失败,看着你失去一切。”只见郑鸳的脸上又浮现出了熟悉的阴狠神色…….


终于和郑鸳摊完牌之后,田多多的心里感到了一阵意料之外的轻松,她快步地走在街上,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帮妈妈找融资方,搞定工厂危机之后,找时间带妈妈回国一趟……


可就在这个时候,田多多突然就接到了来自国内的电话,电话一通,晴天霹雳——田一土得了胃癌。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