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婚姻的恐惧,不过是因为没有遇上令你期待的爱情
九里棠
九里棠
你来了,我很欢喜。
你来了,我很欢喜。
对婚姻的恐惧,不过是因为没有遇上令你期待的爱情
文/九里棠 《Those Days》

大学室友阿卿在27岁生日的时候又一次分手。在她说出这番话时,盼夏猛吸了一口奶茶,登时被呛得狠狠地咳了起来。

阿卿飞过来一个饱含怨念的眼神,“他家里催婚催得厉害,他三天两头拉我商量结婚的事,我说我没考虑好,暂时不大想结婚。他急了,说我是在玩他。”她双手往腮帮子上一撑,以示无可奈何,“就这样,又掰了。”

盼夏捂着嘴巴咳了半天才缓过来,拿过菜单扫了几眼,闷头回道:“止步于结婚之前,你这都第几个了?!”召来服务员递上菜单后,她正正地对上阿卿的眼睛,“不过这也没什么,既然能让你在这最后的关头犹豫,可见他与你理想中另一半的模样并不相符。”

阿卿垂着脑袋默不作声地喝了一口咖啡,好半晌才叹了一口气,“盼夏,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了。”

也难怪她会有这样的感慨。从大学毕业到现在,阿卿陆陆续续谈过六七场恋爱,每场都是轰轰烈烈的开头,黯然惨淡地收场。盼夏与阿卿不是同一类人,她其实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极为迅速地从一段感情中抽身出来,再若无其事地投身到下一段感情里,后来她才知道,大抵是并没有付出太多的真心。

这样的说法虽有些过分,但她确实是这样认为的。某次寝室夜谈的话题是分手以后会怎么样,那个时候的阿卿正和一个同系的学长在交往,她英勇无畏地说:“还能怎么样,不喜欢老娘的人老娘也不会去喜欢他。”

其余的室友都回答得洒脱,只有盼夏一个人嗫嚅着小声地说:“应该是会很难受吧,说不定以后都遇不上这样喜欢的人了。”阿卿笑她天真。

后来她遇上了宋先生,给阿卿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非他不可”。大学时期的盼夏内敛、胆小,她对宋先生的告白可谓是把储存了好几年的勇气都给用上了。他们的恋爱谈得低调,在一起好几天后她才对室友透露自己脱单的消息。

异地恋在她们寝室并不稀奇,可与其他两个异地的室友每日一通电话、一个视频的频率相比,她与宋先生的联系几乎是少得可怜。又因她从来不会在朋友圈透露有关宋先生的消息,使得大多数人都以为她是单身。大四实习时有一男生对她告白,她支支吾吾地表示自己有男朋友了,男生一副我明白、我理解的样子,“你不用找这样的借口,我们可以先相处着试试。”

在那男生诚挚的目光下,盼夏落荒而逃。她对宋先生说起这桩事,对方调侃她应该顺应时代潮流,宣布一下归属权。视频另一端的盼夏耸了耸肩,用键盘敲下一行字: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些什么。

这是盼夏对待秀恩爱的态度。她认为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好与不好,都没有让别人知道的必要。而阿卿不同,姣好的容貌决定了她从小到大会被许多追求者围绕,她的每一任男友都会在她身上花十足的心思,那些惊喜与意外总会招来一堆艳羡的目光。“你男朋友对你真好”是阿卿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听得多了她也就信了。

大学毕业典礼那天,一寝室四个人,阿卿的男友最先送来一大束的花,另外两人的男友也都从别的城市赶了过来,盼夏穿着学士服一个人木然地站在那里,说不羡慕是假,可她只给宋先生录了一个短视频,也没抱怨,坐在楼梯上用手机聊起天来。

就是这段在外人看来最不可能维持长久的恋情,却最先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盼夏在毕业后的第二年结婚,她将婚礼的请柬发给室友,一干人纷纷咋舌。那些诞生于校园中、声势浩大的爱情大多数在毕业后相继夭折,而盼夏与宋先生这种在外人看来极为平淡的感情,却越发稳固下来。

阿卿说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盼夏并不苟同,“你只是还没遇上真正喜欢的人而已。”就像她没遇见宋先生之前,她也同样恐惧婚姻,这种恐惧使得她将婚姻划进二十多岁的末梢,她觉得婚姻是牢笼,是钳制,所以越晚越好。可在她遇上宋先生之后,她觉得结婚的早与晚其实都没太大的关系。既然确定对方就是你要选择的人,那为何不尽早在一起呢?

“是因为没有遇上,所以你才会对面前的人有所犹豫。阿卿,他在不在乎你,你喜不喜欢他,其实你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当局者有时候虽然会头脑不清,但只要扪心自问一番,总能明白过来。阿卿将嘴角一捺,似乎是在思索,之前她总觉得是自己没心没肺,因为失恋的痛苦于她而言就像蚊子叮咬,除了心里有点怅然若失外,别无其他。

如今听盼夏这样一分析,她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自己的感情经营不长,大概是因为双方没有一个人像盼夏与宋先生那样,怀抱“非他不可”的决心,所以一旦对方抛出结婚这一问题,她就会退缩,内心会开始排斥与他共度余生。漫不经心一词虽满是敷衍的味道,但确实是她过往六七段感情的写照。

阿卿用小刀将盘里的牛排一分为二,抿了一口咖啡后,反倒已经释怀,“明白了,看来是以前的恋爱质量太低了。”两个人因为刹那的心动而选择在一起,把眼里只有两分的喜欢表现成了十二分,这样的恋爱如果能一直走下去,那才是有鬼了。相比之下,她现在倒更喜欢盼夏与宋先生那种将十二分的喜欢藏起来,只显露两分,剩下的十分只给对方瞧见的感情。

热烈的不一定长久,平淡并不代表寡淡。用盼夏的话来说,她是在确定自己真真切切地喜欢着宋先生后才选择在一起的,而不是刹那的心动。她是个专一且长情的人,幸而遇上的宋先生也同样专一而长情。他们之间虽没有过多的惊喜,相处模式却饱含温情。

在这连爱情都是速食品的时代,又有谁不羡慕感情里带有的那一抹温情呢。

阿卿与盼夏在餐厅门口分别,她掉头往公寓的方向走回去。她对婚姻的审慎以后也会用在恋爱里,她也相信,在之后不久,总能遇上一个让她对婚姻不再怀抱恐惧的人。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