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动声色地爱自己
苏更生
苏更生
「一个」App常驻作家。
「一个」App常驻作家,微信公众号:ishikuaiqian
不动声色地爱自己
文/苏更生

诺顿,你好呀,最近我住的城市雷暴雨频繁,一到晚上,雷鸣电闪,雨刷刷就落下,天气也变得清凉。这个夏天似乎有些反常,北方的雨水过多,南方更是入梅,阴雨要连绵一个月,我变得有些乏了,虽然睡得很少,但是多数时候都很安静。我终于安静下来了,虽然头脑中还在继续一场场战争,但至少看起来我是安静的。

在日常生活里,人们习惯了貌似平静,其实心中颇多惊雷。只是我们是成年人了,学会了不动声色,如果有人大声叫嚷痛苦,人们会露出不解的神色。难道不是大家都痛苦吗?为什么你要叫得这么大声。有时候我想,生活就是学会平静地接受,再忍耐,直到时间过去,让我们习惯痛苦是人生常态。

偶尔我会为了出门而焦虑,如果定好了外出时间,在之前很长的时间里,我就睡不着,家之外的世界对我来说,越来越陌生了,我已经不太会跟人寒暄,和人交谈,在这半年里,我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坐下来,写出来。或许是写作耗费了我太多时间和精力,让我疲惫,也或许是我的表达欲已经耗光,我不再想跟人说话,起码不想认真地交谈。这样的日子难以忍受,诺顿先生,我想你会明白。有益的交谈对生活是如此重要,思想随着语言进入头脑,得到新鲜的刺激,让人觉得不孤独。

有时候很多人管不说话叫孤独,我觉得很有道理。人毕竟是群居动物,最孤独的无非是失去语言,不能说话。有时候我管写作这种工作叫作自说自话,虽然是对着电脑不发一言,但是手却在不停打字,这也算是一种说话吧。只是看起来有些古怪,但是对消解孤独来说,它却很有效。只要回到写作里,我就知道,自己说的话一定会被人看到,肯定也会有人默默在心里回应。这很好,人类不应该孤独地活着,即便声音再微弱,也要说出来让人听到。

暴雨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只是紧闭双眼,什么都不做,听着窗外的雷雨不息,重复的雨声是好听的白噪音,让人平静。下雨真好呀,不知道为什么,就得到了安慰。如果天朗气清,总会让我有些内疚,天气这么好,为什么依然不出门?而下雨就不同了,心安理得睡在这里,诺顿先生,我想人不应该那么紧张和严肃,这只是在高估时间的价值。

在现代社会,人们习惯把自己的时间换成钱,于是浪费时间就变成了浪费钱。自律等于赚钱,勤奋等于赚钱,所有的懒散都不好的,因为浪费。有时候我故意很叛逆,并不相信这种说法,这只是把人送入劳资体系,物化人和时间而已。人不应该如此计算自己的人生,年薪、月薪和时薪并不是我们的价格。

我的时间是无价的,但它可以被我浪费。人来到世界,并不是为了把自己和时间都换成金钱。我们需要发发呆,平躺着,让自己休息。在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实在让自己太忙了,忙到脑袋运转个不停,最终崩溃得一塌糊涂。不是每个人都习惯高速运转地忙碌生活,实际证明我就是不行。我像一台随时会卡壳的老机器,为此我决定对自己好一点。如果想要停下来,那就立即停下来。人生其实没什么非做不可的事,神并没有给我们任何指示,只是让我们茫然地来到人间。为了对抗空虚,人们发明了一切,包括如何高效利用自己和时间。可是这不是真的,要是人可以简单地被使用,而不是被关心,那人类不应该如此聪明,也不应该如此痛苦。

我总是怀疑高效利用自己是场骗局,但是又不能把这种想法公之于众,担心被打上懒惰和退缩的标签,实际上它或许是骗局,而我也真的是懒惰,但这都没有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按照社会的范式来要求自己,高效、稳定、靠谱,如果我一旦出现问题,会深深自责,后来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无法接受不靠谱的自己。

我对自己的爱是有条件的,我希望自己做得好来换取自己的爱。诺顿先生,这是不对的,人不应该对自己如此苛刻,被爱不是因为优秀,爱没有条件。于是我自问,我可以爱一个不靠谱、不友好、不努力的自己吗?结果是,我不能。这样公然的对抗让我害怕,害怕到不敢接受自己。但从今往后我打算努力看看,不那么完美的自我,是否也值得被珍惜。对自我,人不应该讲道理。

我把脑子里的这些话写下来,想说给同样不爱自己的人听,不知道他们听到了,是否会爱自己多一点。人生已经够痛苦,人不要给自己增加麻烦,努力对自己好点,比高效人士的7个习惯对生活有帮助。

诺顿先生,你说是不是这样?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