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杀礼物
蒋话
蒋话
「一个」常驻作者,代表作《杀手的礼物》。
「一个」常驻作者,代表作《杀手的礼物》。@蒋话话
猎杀礼物
文/蒋话
1

“干杀手中介,你简直赚得盆满钵满啊。”我调整防毒口罩上的松紧带,对烟鬼巴斯说道。室内青烟弥漫,饶是我戴着口罩,还是被熏出了泪水。

巴斯桌上的信件堆得像座小山,我费了不小劲才找出属于自己的任务信封,而巴斯就坐在桌后的老板椅里,挺起油腻的肚子,无动于衷地看着我。

隔着青烟,他的眼神朦朦胧胧,却像带着怜悯,宛若蜂后目视勤劳憨厚的工蜂。

“我先走了……”巴斯怜惜的神情与刀疤脸相融,说不出的狰狞,看得我汗毛竖起,拿好信封赶紧跑路。

“等下。”巴斯制止道,“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结合他之前的异样表现,我心中一紧,咽了口唾沫试探道:“爱过?”

整间屋子安静了数秒,巴斯指尖那一线青烟袅袅升起,在天花板下聚拢又散开

“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巴斯拍案而起。

“你才要吓死我!”我轻抚胸脯,安慰受惊的心灵

“这些年做杀手中介,我该不该内疚自责?”巴斯重新坐定,声音苍老嘶哑。

“你厚脸皮也知道内疚?”我打趣道,“难不成还要改行当慈善家?”

“如果有人雇凶,要杀我朋友呢?”巴斯举起黑皮封面的笔记本,朝我翻开,“李悟”二字被勾勒上了红框,鲜明醒目。

“我成了猎杀目标?”我的笑容变得不自然。

“是啊,巴斯点头,“你说,我应不应该内疚?”

“这么问,看来你已经把任务发出去了。”我说。

“而且安排了手下最强的杀手接这单任务。”巴斯一副好像很给我面子的模样。

“靠,那真是谢谢你!”我笑骂道,“给点提示行不行?”

“雇主是匿名的,但指明要‘幽影’出马。”巴斯合上双眼,“好自为之吧。”他不再看我,仿佛我已是个死人。

对我而言,幽影如雷贯耳,上周,阿光就惨死在他的枪下。

杀手排行榜第三的幽灵,专门猎杀同行的恶魔。



2

在德州落脚这几年,阿光是我见过最淳朴的杀手,刚满十八岁的他理着易打理的板寸,虎头虎脑,紧张的时候有些结巴,一年四季只有两三套衣服轮换,总是洗得异常干净,凑近了还能闻到洗衣粉清香。

阿光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从小在舅父墨西哥的农场帮忙,农场被毒枭霸占,舅父去世后,他偷渡来德州,举目无亲的他,只有我一个朋友。

杀手的基本技巧,也是我教给阿光的。他学得很快,天生就是当杀手的料。出师那天,我送他一部手机,如果遇上无法处理的危机,让他记得打给我。他听话地点头,然后连wifi上网,注册论坛后用手机连发五帖:今天,我成为了一名杀手!我偷瞄了一眼,这小子神经大条,没留意到自己发在宠物板块。

阿光第一次任务是刺杀黑帮小Boss。临行前,他看了三小时孤胆英雄兰博的电影,终于起到激励作用,怀着一腔热血在论坛发了帖子:今天我要给混蛋Boss一些教训!然而他忽略了道路交通情况,出租车在市里堵了三小时之后,雄心壮志早已烟消云散,他颤颤巍巍地摸出手机又发一帖:其实,我好怕啊……

这次,很快收到了回复:我和姐妹们以前也很讨厌Boss啦,一如既往的暴脾气,无休止的加班任务……在Boss座椅上放几个图钉或许是个不错的方法,加油加油……署名是穆嘉。

阿光笑了,穆嘉是误会了。他打开穆嘉的资料,头像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女孩,笑得很灿烂,披肩的长发下却露出了条状病服,面容也显得惨白

头像是你吗?你生病了?阿光私信穆嘉。

老毛病,住院小半年了,好想回去工作噢,Boss的臭脸都那么亲切。穆嘉以一个奋斗的表情结尾。

什么时候能出院呢?阿光又问。

不知道唉。后天就要手术了,看到你说害怕,实际上我也一样……穆嘉。

阿光没有回复,啪嗒,合上手机翻盖。

那一次,阿光活了下来。我还记得当天晚上,腹部中弹满是鲜血的阿光冲到我家,中邪似的从抽屉里找出万能充电宝,连接手机后发出私信:

穆嘉,我成功了。

我正纳闷穆嘉是谁,阿光却已经蜷缩在墙角睡去。

之后,阿光和穆嘉一直保持着私信联系。熟络后,阿光向穆嘉坦白自己杀手身份,穆嘉非但不害怕,还总是守在电视前看恶人暴毙的报道。

我和朋友说,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英雄!大英雄以后要加油清除世上的恶棍哦!穆嘉。

穆嘉夸奖的文字,让阿光满面羞红,抓耳挠腮不知如何作答,下楼跑了几圈后,才回复道:

你也要加油清除身上的坏细胞。

那天后,阿光开始玩命地接单。由于猎杀的都是穷凶极恶的高难度对象,阿光在杀手排行榜上的名次一路飙升,仅一年之后便跃居前十,德州媒体也称他为“正义之光”。

阿光并不在意这些,甚至没有参加州府的表彰会。任务之后,阿光只喜欢推开窗,一个人静静倚靠在墙角。看着满天星辰,哼唱故乡的歌曲,脑海中想象的是穆嘉在电视机前的笑容,明媚到足以融化阿光的心。

我从未想过成为英雄,我也不知道站在聚光灯下有多风光,我只知道,如果台下少了你的欢呼,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为什么不去医院看她呢?”我这样问阿光。

“她人缘很好,每天都有许多朋友陪着。”阿光腼腆地挠挠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到底算不算她朋友。”

“你当然是啊!”我鼓励他。阿光却仍不敢跨出那一步。直到上周,阿光忽然红着脸振奋地告诉我,他和穆嘉约好了,干掉幽影之后,就去和穆嘉见面。

只是,阿光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的尸体在一个刚装修好的屋子里被发现,背部中枪,子弹从他的胸膛穿过,神情如此安详。

幽影惯用的猎杀方法,曾经有数十位杀手倒在这样的手法之下。但是,阿光这样的高手,又怎么会察觉不到有人在身后?除非,那人亲近到叫他无需防备,抑或,根本是一个看不到的幽灵。

传言,只有幽影的前任中介人知道幽影的相貌。

“幽影的枪法其实很糟糕,但他就是能击中你。”一次喝醉酒,中介人肆无忌惮地爆料。第二天,他在家里被炸成了“烤乳猪”。



3

从巴斯家出来已是傍晚,才走出几步我就感到莫名的压抑,那是被监视的感觉,仿佛一只红头苍蝇在额头萦绕,发出“嗡嗡”的声响。

我意识到,或许幽影已经盯上我。

举目四望,闪着霓虹的街头没有任何异样,人来人往,热浪扭曲着视线。稍一放松警惕,子弹就已出膛,“咻”的一声,夹杂着细微风声而至,枪上加了消音器。

我凭着杀手的本能侧转身子,血花在我右臂上猛然绽开。看到我臂上淌下鲜血,身边的女人才开始尖叫,行人霎时乱作一团。

我不敢停下来查看伤势,也没有再试图去找出放冷枪之人,按着伤口一头扎入人头攒动的百货商厦。前脚进入商厦,人行道上的邮筒便倏然爆炸,碎片击碎玻璃橱窗,火舌直蹿上半空。

除了鬼魅般难以捉摸的行踪,幽影还是火药、制弹的行家,被他盯上的人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

之所以用了“几乎”,就是说有例外存在,那个例外,叫柯刀。

所以现在,我要做的不是找出幽影进行反击,而是尽快找到柯刀,然后,紧紧抱住他的大腿。



4

当我包扎好伤口,灰头土脸出现在柯刀面前的时候,他居然很平静地在店里吃面,还一边与女友煲电话粥。

最近柯刀处于热恋期,手机好像成了呼吸器,离开一时半会儿都会让他断气。先前致电他一直占线,打了一小时才通,一接起来就抱怨忙忙忙,要不是得知我有生命危险,他才懒得与我碰面。

“来了?先吃碗面。”柯刀笑嘻嘻招呼我坐下。

“幽影……幽影……”我刚躲过幽影追击,惊魂甫定。

“安心啦,先吃面先吃面。”柯刀说道,然后眉飞色舞继续讲电话。

这时候过了晚饭时间,面店生意冷清没有其他客人,服务生照顾完小孩,打着哈欠,不情愿地替我抹桌。

柯刀沉浸在自己的电话世界里,声音温柔得像一只猫咪,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居然是杀手排行榜第一的王牌,屡次逃过幽影追杀的神人。

幽影曾使尽浑身解数置柯刀于死地,无论是放暗枪、预设液体炸弹或者干脆朝柯刀住处扔手雷,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扔出的手雷甚至神奇地弹了回来,幽影为此养了半年的伤。

柯刀有着一张俊朗的面孔,高中时学校里就有了女粉丝团,有一次他裤子上沾染石灰,我只是帮他稍微一拍,都遭来女生仇恨的目光。

出色的外表也使他获得了诸多客串肥皂剧的机会,今年上映的小成本影片中他熬出头出演男一号——杀手一角,不过最终票房大败,柯刀还被影评人批评为花瓶,演技稀烂。

你根本不懂杀手,不了解杀手的内心!影评人如此怒斥道。

“拜托,我小命危在旦夕,你还有心思谈情说爱,幽影要是冲出来,看你怎么应付。”见柯刀压根没有停止通话的迹象,我小声嘀咕道。

柯刀仿佛听到了我的抱怨,暂停唠叨将手机放到桌上,煞有介事地对着我道:“事实上,幽影就在你身后。”

这一恐怖片中的俗滥对白着实将我吓得不轻,我下意识去摸枪,原本放在内袋里的马克22手枪却不翼而飞。

是刚才那服务生。他在清理桌面时顺势偷走了我的枪,而我竟一点没有察觉!然而,新的问题来了,近身偷枪时,他为什么不顺势袭击我们?

这时候,原本坐在收银台里的服务生——幽影忽然“腾”地站起。他手举着双枪对准柯刀,除了我的马克22,另一把则是柯刀的格洛克。

幽影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他蹙紧眉头盯着柯刀,像是要在今天一雪前耻,但是却迟迟没有开枪。

“我要告诉你两件事情。”面对幽影的双枪,柯刀这才收起笑容,站起,“第一,柯刀这个名字是后来改的。”

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说这个!要不是双腿发软,我真想冲过去给他个大嘴巴。

“第二,用枪,是为了约束自己。”柯刀话音刚落,银光闪动,幽影还来不及开枪,飞刀已钻入他咽喉。另一把飞刀,则向着收银台前的桌底射去,眼看就要命中在桌下玩耍的五六岁孩童,那孩童竟以一个夸张姿势避开,撞开落地橱窗离去。

原来,服务生是虚掩,孩童才是真正的幽影。不,那样的动作不是五六岁孩子能做出的,幽影是侏儒!服务生不急着开枪,是因为没有十足把握制服柯刀,当我们的注意力被服务生吸引,侏儒便可伺机放暗枪。

这个契机就是柯刀出手的时候,只要柯刀向服务生出手,必将露出破绽,那时埋伏在桌底的侏儒便稳操胜券。

幽影那看似复杂、多此一举的计划,实际上有着巧妙逻辑。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有人心甘情愿替幽影当挡箭牌,难道,这才是幽影最可怕的地方?

“别让他跑了!”望着幽影远去的身影,我急忙对柯刀道。

“别急,还有一把飞刀没用呢。”柯刀沉着道,慢悠悠朝胸口摸索,忽然尴尬一笑,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糟了……早上用那把刀替小绿削苹果,落在茶几上了……”



5

接下来的一周很平静,幽影没有再出现,莫非他知难而退了?而柯刀竟像一帖膏药般粘上我,堂而皇之住进我家,整天窝在沙发里吃薯片看电视,女友加岩来看我他也毫不收敛,聊电话故意打开扩音器,还对着手机大唱RAP。

最受不了的是,我执行任务他也跟着,对我那新定下的杀手规则指指点点,一副老超人耐心教导小超人的臭屁样子。

今天的任务是暗杀一位落魄老板,破产之后不敢面对现实,整天把自己关在仓库休息室里。

我和柯刀在仓库外围走了一圈,见窗户紧闭并无异样,便行进入。整个仓库已经废弃,不见人影。休息室在一楼楼梯下方,接近休息室的时候,话痨的柯刀才消停下来。木门是紧闭着的,我拿出钩子插入锁孔,再推,门还是纹丝未动,木门从内部上了锁,那落魄老板果然在里面。

我和柯刀交换了一个眼神,他耸耸肩,稍微后退。我调整呼吸,忽然出脚将木门踹开,将马克22对准室内。

浓重的血腥味。

休息室内杂乱不堪,除了一床一桌之外,地面还留有木屑石灰,似乎不久之前刚施工过。一具尸体仰天平躺着,明显遭到过凶手破坏,已经不成人形,连我看了都觉得反胃,除此之外,不见半个人影,也没有可以藏匿人的地方。

“阿欧~被别的杀手抢先一步?”柯刀用手帕捏住鼻子,懒洋洋地说。

休息室两扇窗朝外打开,风声呼呼,将室内奇特的味道稀释,也让我的思路清晰起来,所有线索在这一瞬间连成一条直线。

我想,我已经破解了阿光背部中枪之谜。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猎杀任务,雇主的目的不是买凶杀人,而是将我们引到仓库休息室中。进入仓库之前,我和柯刀在仓库外部巡视,每一扇窗都是紧闭的,而休息室的门又是从内部上锁的。就是说,在我们进入仓库这段时间里,凶手打开窗户逃离了休息室。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当你破门而入,发现猎杀目标被杀,室内无人而且窗门大开,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自然是走到窗前向外察看,这个时候,你绝对想不到,原本藏匿在室内的幽影已经用枪对准了你的背部。

幽影一直在室内,因为是侏儒体形小,他就藏在那个我们视线盲点的地方。

我的视线在室内来回扫视,最终停留在那具尸体上。这就是凶手肆意破坏尸身的原因,如此惨不忍睹的尸体有谁愿意接近、查看,又有谁会想到幽影藏在尸体里呢?

我转动手腕,把枪口对准尸体,就要扣下扳机的时候,持枪的手却被柯刀一把握住。

“不要上当。”仿佛看穿我的心事,柯刀轻声地说,十指竖在唇间。

我不解地看着他,他已经夺过马克22,从弹匣中取出子弹,倒出子弹里的火药,靠近尸体在地上铺出一条小拇指般粗细的引线,一直延伸到休息室门外。他朝我挑挑眉毛,示意我走出休息室,然后轻轻虚掩上门。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绝大多数被幽影猎杀的人都是背部中枪,唯独前中介人在屋里被炸飞?”柯刀半蹲着身子,欣赏着地上的“杰作”。

为什么?难道说……经他提醒,我如梦初醒:正因为中介人知道幽影是侏儒,了解他的一贯杀人手法,所以毫不犹豫地认定他藏匿在尸体里,并朝尸体开枪,而这一枪,才是真正致命的。

上周我们已经见到了幽影的真身,现在的我们,岂非就是当时的中介人?

“准备哦。”柯刀恶作剧般一笑,用火机点燃火药引线,我见势赶忙跨出几步,与他一同扑倒在地。

休息室内发出震天的声响,直震得我耳膜生痛。引线最终烧到了尸体,而尸体内一定混合了某些炸药,遇热便会发生爆炸。

我朝着柯刀竖起拇指,他却早已站起。搀扶我起身后,柯刀推开残破不堪的休息室木门,门上除了火焰灼烧的痕迹外,还出现了圆形凹孔,带着血液的小钢珠在室内散得到处都是,有几粒到现在还在翻转滚动。

幽影怕炸不死我们,还在尸体里藏了钢珠。借着爆炸的动能,我和柯刀如果在室内怕是要被打成筛子。

狠毒的幽影。可怕的反推理能力。不幸的是,他遇上了柯刀。

思忖之时,地面下方忽然有了动静,原本连成整体的水泥地面朝上翻起一块,鼹鼠般探出一个脑袋,五六岁孩童般大小,脸上却布满了皱纹。

幽影一周没露面,原来在布置场所,深挖藏身地道。而他刚探出头,柯刀的枪已经顶在他的太阳穴上,幽影脸色大变,瞳孔剧烈缩动。

“为我们俩费这么大功夫,真是辛苦你了。”柯刀微笑道。

然后,扣动扳机。



6

病房里,三个白领模样的女孩围绕在穆嘉床前,与穆嘉聊天、说笑,另一个年龄稍长的西装男则不时地提醒她们穆嘉需要休息。病房中的嬉笑声轻下去不到片刻,复又上扬,西装男笑笑,无奈地摇头。

我倚在墙边,离病房门口只有一步之遥。迟疑过后,我最终决定离开。我知道,我无法代替阿光,或许,也根本无需代替。

阿光是对的,穆嘉不缺少人陪伴。

手机在内袋震动,是柯刀发来的短信,连用了三个感叹号结尾:巴斯是周三傍晚找你的,而你却在当天上午致电我求助,是你未卜先知还是根本在耍我!!!

我狡黠一笑,按掉对话框。雇幽影杀我的人,的确是我自己,不这样的话,又怎能让幽影现身,替阿光报仇?又怎能逼柯刀出手相救?

“来了来了,快看电视!”穆嘉兴奋的声音从病房中传出,身边的伙伴也不再嬉闹,电视机的音量随后被调大,新闻中报道的正是幽影落网的消息。

“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成功……”这个时候,穆嘉反而低着头,徐徐地说。

我这才注意到,从一开始,穆嘉的眼睛就在时不时地向病房门口张望。


《杀手的礼物》系列之三

蒋话,90后青年作家。微博ID:@蒋话话。曾在「一个」发表作品《杀手的礼物》《小蒋故事》等。
(责任编辑:金子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