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小确幸
赵挺
赵挺
新书《外婆的英雄世界》正在热销。
赵挺,青年写作者。
外婆的小确幸
文/赵挺

那一天早上,我把我妈买的保健品送到外婆家。只见外婆到处转悠着找东西。

我说,什么东西丢了?

外婆说,家里的钥匙啊。

我说,最后一次看到是什么时候呢?

外婆一脸纳闷地说,昨晚放在左边的裤袋里,早上起来一摸就不见了。

然后双手一拍裤子,摸到一串钥匙,说,咦,怎么在右边的裤袋里?

我说,你记错了吧,年纪大了记忆力都不好。

外婆很倔地说,谁说我记忆力不好了?你才记忆力不好。

我说,那是钥匙自己长腿了?

外婆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突然恍然大悟地说,哦,裤子穿反了。

我憋了三秒没笑,然后说,这不是记忆力不好。

外婆说,你意思说我脑子不好了?

我说,我没说。

外婆意味深长地说,你小时候啊,裤子正着穿反着穿,还倒着穿,还当作衣服穿,我都没说你呢。

我说,对对对,我脑子不好。

外婆开始左三圈右三圈摇手臂扭脖子,做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早操。

我看着那些保健品说,听我妈说你最近老是半夜一两点钟醒来?

外婆继续做着伸展运动说,小事情,早解决了。

我说,怎么解决的?

外婆蹦了两下说,一两点钟睡觉就好了。

我无比佩服地说,方法真好啊。

外婆做完了简单的运动,擦了擦汗说,你看我每天早上都坚持运动。

我想了想,外婆一共甩了八次手臂,扭了十次脖子,外加蹦了五下,主要项目还是在于揉面部和太阳穴。

我说,你这运动量都不如我每天走的步数。

外婆听了这话一脸不屑,迅速从旁边抽出一根跳绳说,不信再给你跳两下?

说完就跳了一下,二下……

我忙说,行行行,我绝对信了。

外婆放下绳子笑着说,其实也只能跳两下了,再多骨头就散了。

我说,那也很厉害了,很多老年人一下都跳不起来。

外婆一本正经地说,能跳,我看到过的,就是落地后没站起来过。

我听到这话面带微笑地用手机连外婆家的蓝牙小音箱,但一直显示连接不上。

我说,前几天我给你买的蓝牙小音箱呢?

外婆一听,马上冲到院子里,从一堆杂物里翻出来说,在这里。

我说,怎么放那了?

外婆说,坏了,没几天就坏了。

一周前我给外婆买的这个蓝牙小音箱,还教了她无数遍怎么用智能手机连接蓝牙。外婆勉强学会了,所以我经常通过微信给她发一些戏曲链接,这样她通过蓝牙音箱能欣赏音乐。

我说,是不是你又忘了怎么连接?

外婆拿出智能机熟练地给我操作了一番说,这么简单的怎么不会呢?

我说,那什么问题呢?

外婆说,你听,里面都是打次打次打次砰砰砰的声音。

我拿过外婆的智能机一看,外婆从我发给她的歌曲链接那里,一路点进了一款音乐app,一首欧美电音正在播放。

我说,音响没坏,这就是音乐风格的一种。

外婆听了半天说,哦,歌还能这么唱啊。

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

外婆说,也懂的。

我说,你都把音响扔杂物堆了,还懂?

外婆说,只要你告诉我这是音乐,那我听听也蛮好听的。


晚上,外婆和外公一起要去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中午吃完饭外婆就对着镜子说,要打扮打扮。

外婆拿出一件外套穿上,在镜子前照了照说,怎么样?

我说,有点老啊,换件年轻的。

外婆一愣说,没有了。

然后又在镜子前站了一分钟喃喃自语地说,这件衣服,我平时都舍不得穿,重要的时候才穿。

我看着镜子里的外婆说,其实呢,也挺好的。

外婆转身对我说,你知道,下一次我穿这衣服是什么时候吗?

我说,不知道。

外婆说,你结婚的时候。

我说,这还真不知道。

外婆说,人生中重要的时刻越来越少了。

我说,人生每天都很重要啊。

外婆整了整衣服说,等你结完婚,也没什么重要的时候了,所以我打算这衣服天天穿着,穿到它破了为止。

外婆没有化妆品,也不用护肤品,洗完脸就在脸上涂了点大宝面油。

我说,嗯,不错,年轻了10岁。

外婆笑着说,年轻成10岁啦?

我说,10岁就比我还小了。

外婆松了松她的围巾说,要是我变成3岁多好啊。

这期间外公一直在打盹。

外婆说,你看,这就是男人。

然后一把将外公摇醒说,做梦做好了吗?

外公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没做梦呀,要走了吗?

外婆说,我们都已经回来了。


婚礼晚上五点半开始,此时才两点半,外婆要求现在出门,说是去周边走走看看。于是我带外婆和外公出发了。

一路上外婆坐在副驾看着路边的风景,一边和外公说,老头子啊,你看这里和20年前完全不一样了啊。

外公在后面以响亮的呼噜声报以回应。

外婆回头看了一眼说,你看,这就是男人。

我说,我也是男人。

外婆说,你是小孩。


我和外婆外公走在宁波南部商务区的街头。

外婆环顾四周,一本正经地抬着头感慨,这高楼,比以前我们家养的猪还多啊。

我正在纳闷这比喻。

外公在旁边说,那当然,比养的鸡还多呢。

外婆连连点头说,老头子,这次你终于说对了。

我默默无语继续往前走。

在经过巨大的玻璃幕墙的时候,外婆后退了几步,对着玻璃幕墙看。

我说,这有什么好看的?

外公说,她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玻璃。

外婆顺了顺头发说,别乱说,我在照镜子。

外婆边走边说,这么多的楼,里面都在干吗?

我说,当然是上班了。

外婆装出敲键盘的动作说,就像电视里放的那样,都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啊。

我说,对对对。

外婆恍然大悟地说,我以前一直以为打电脑都是玩游戏,没想到上班都在打电脑。

我说,现在都是用电脑了。

外公说,你以为是以前,都在田里插秧。

外婆看了外公一眼说,你睡醒了?


我们准时到达婚礼现场。婚礼现场气氛很好。

外婆认真地看着每一个环节,每次都问我一句,你以后要不要这么弄?

婚礼过半,外婆握着对方长辈的手说,很好很好,搞得比春晚还好。

我只能默默吃菜。


婚礼结束,外婆出来一一和别人道别,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还不忘整整自己的围巾,就这样喜气洋洋地坐到了车里。

在车里外婆依旧笑着说,好是好啊,就是饭店里怎么没有饭?

外公立马在后面普及说,现在的饭店啊……

话音未落,外婆一挥手说,你别说了,赶紧回家,吃面去。

我说,我们去外面吃面吧。

外婆说,家里有面,去什么外面。

我说,环城西路新开了一家重庆小面。

外婆说,人要懂得节省。

我说,那杂酱小面,红烧肥肠小面,那味道……

外婆说,那行吧。


在人头攒动的面馆内,外婆和外公津津有味地吃着面。

外公哗啦哗啦几下就把面给吃完了,连汤都不剩。

外婆则一脸惊讶地看着外公说,老板碗都不用给你洗了啊。

我说,再来一碗吧。

外婆忙说,不用不用,我的给他一点就好了。

然后边夹面边说,我们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夹来夹去的。

我说,可是现在有钱吃面了啊。

外婆说,夹来夹去感情好。

外婆继续慢慢地吃着面。旁边有两个中年男人在分析最近的房价趋势。一个人说后悔去年没多买几套房子,现在涨了这么多。另一个说,早知道去年咬咬牙花个300万买套房子了。

外婆一听到这里,深深地咽了一口面,然后对着我小声说,咬咬牙就能有300万了呢。

我说,嗯,也许吧,

外婆喝了一口汤说,我牙齿都咬光都没有3万块呢。

我说,好,吃,先吃吧。


我们吃完面出来的时候,外婆说,三碗面就要五十多块,这社会变得好快啊。

然后脑子里盘算了一下对外公说,老头子啊,四十年前,五十块能干什么?

外公说,能吃一年的面吧。

外婆一瞪眼说,就知道吃,不过,也对。

我把外婆和外公送到家。外婆站在我车边说,今天真的太开心了。

因为看了那么多高楼,看了比春晚还好看的婚礼,看了一路的风景,还吃了这么贵的面。

外婆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她说,明天早起,我得多蹦两下,年纪大了,但也不能太胖。

可能这世界上最华丽的篇章,都抵不过外婆笑呵呵地说,早点回家,早点休息。

然后一转头看着外公默默前行的背影说,啊,老头子啊,你就不能等等我啊。


选自《外婆的英雄世界》

责任编辑:热海 jiangna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