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甲地下城·第四章·因为热爱
宋迅
宋迅
小说作者,曾获台湾《联合文学》新人奖。
小说作者,曾获台湾《联合文学》新人奖。
机甲地下城·第四章·因为热爱
文/宋迅 章节目录

“喝点什么?”星野打开冰箱,“酒?”

“最近戒了。” 教授打量着房间,“有茶吗?”

星野给他倒了一杯茶,自己又开了一瓶啤酒。

“乌龙,你父亲最爱的茶。”教授放下茶杯,看到了墙上贴的李小龙画像,“你们就连偶像都一样。”

“我对他一无所知。”星野说,“我妈生前也从不谈论他。”

“但我还是很容易就看到了你身上有他的影子。” 教授笑了笑,“毕竟你们是父子,血浓于水。”

“你应该不是来喝茶的吧?” 

“我想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教授说,“关于你父亲。”

“我知道,他抛弃了我和妈妈,也违背了你们的契约。”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教授微笑着摇摇头,“你父亲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顶级的机甲格斗士,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认定了这一点,他很有天赋,又非常努力。后来我又资助过三个格斗士,都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格斗士,但直到我破产,我都再没有拿过一次冠军。”

星野看着教授,似乎他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记恨父亲。

“我想介绍我的家人给你认识,” 教授看着星野,“可以么?”

“当然。”星野说。

教授从钱夹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照片,那是一家四口在别墅花园里的合影,那时教授还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他的爱人是个微胖卷发的女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依偎在两人怀里,一家人笑容灿烂,幸福美满。

“我爱人梦芸,是个一流的摇摆舞老师,我就是看到她跳舞之后迷上她的,有机会真想让你尝尝她的厨艺,她做的川菜真的太美味了;我女儿芊芊,喜欢天文学,成天拿着她那个望远镜在天楼看星星,绝对不让我在家里抽烟。我儿子,小林,喜欢冲浪、滑雪,长大想当个运动员,跟我一样,从小就招女孩喜欢。其实我们当时很有钱,本来我应该也在上面生活的,但最后实在是凑不出第四个一百万了。”教授说着笑了笑,好像自己在讲一件有趣的事。

小灰走到星野脚下,星野抱起它,摸摸它的头。

“要是他们可以像必胜客披萨一样买三送一,就不会搞出这么多麻烦来了。”说完竟大笑起来,他笑得很厉害以至于引发了咳嗽,他一边咳嗽一边用手帕捂着嘴,似乎有些痛苦。

“我已经七十二了,”教授缓了缓,接着说,“上个月,我查出了癌症,医生说我熬不过今年。其实我早就放弃去上面了,只要他们过得好,我就满足了,但当我意识到自己真的马上就要死了,我又改变了主意,我想临死前,去上面见见我的爱人和孩子。只有那样,我才会走得没有遗憾。”

 “我恐怕帮不了你。”星野放下小灰。

教授看着他。

“我只打过地下格斗,我没信心可以帮你拿到冠军。”

“孩子,我看过你几乎所有比赛,所以我认定了你,这是我的最后一次机会,相信我,在这方面,我比你要慎重得多。”

星野没说话,喝了一口酒。

“况且这也不仅仅是在帮我,你一直都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机甲格斗士,不是么?”

这句话说到了星野心坎上,使他沉默了许久。

“我父亲已经害过你一次了,”星野看了看教授,“我不想害你第二次。”

“他是他,你是你。”教授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信任,“明天是报名的最后一天,我会在报名点等你。”

星野没说话。

“如果来的话,记得带上你的ID。”说完教授戴上帽子,拿起拐杖,从容地起身离开。

 

教授走后,星野坐在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电视。一档电视节目正在为明天即将截止报名的机甲格斗大赛做宣传,播放了往届经典比赛的剪辑花絮并重点介绍了首届冠军星力和他的机甲探星者,节目最后还播放了探星者的夺冠镜头以及机甲圣殿的授勋仪式。

当播放到首席执政官亚历山大询问星力是选择一百万还是“阳光雨露”勋章时,星野心情复杂地关了电视,一口气喝光了瓶中的大半瓶啤酒。

那天晚上星野喝了不少酒,之后晕晕沉沉地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第二天都快中午时,小灰调皮不小心踢倒了沙发上的悟空机甲模型,模型砸在他身上,他才醒过来。

醒来后星野捧着悟空模型发了好一阵呆,这时一旁的手机响了,是阿月,问他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她刚才接到绿子的电话才知道悟空被警方销毁这件事。

“想吃什么?”阿月说,“我请。”

“什么都行。”星野说。

“那陪我去吃那家串串香好吗?”阿月说,“半小时后见。”

 

那是一家巷子里的大排档,老板是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人。

“好久不见。”老板和阿月笑着打了个招呼,阿月是这里的常客,和老板早已熟识,“带男朋友来吃吗?还是看着办对不对?” 

“没错,再来两杯啤酒。”阿月说。

“今天啤酒算我请。”老板端上啤酒,友好地拍了拍星野的肩膀。

阿月喝了一口酒,看看星野。

“你是不是有心事?”

星野把教授昨天找他参加机甲格斗大赛的事情告诉了她。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星野看着她。

“你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实力,”阿月过一会儿说,“你担心的是我,对吗?你担心我觉得你得了冠军,会和你父亲一样,选择去上面。”

星野看着她,觉得自己从没见过像阿月这般善解人意的女孩,他无比深爱着面前这个姑娘。星野当然朝思暮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机甲格斗士,但他不希望他和阿月之间因此产生任何隔阂和误会,因为他现在唯一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自己永远都不能失去她。“你永远都不需要担心别人的看法,包括我,”阿月握住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我是喜欢你,但不等于我想占有你,退一万步讲,即使你最后赢得了冠军,选择去地上城,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我也会一样喜欢你。”

“现在你唯一需要考虑的是,你爱机甲吗?你爱格斗吗?如果这是你的梦想,那就放开手脚去做。最后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一生中,是不是在做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有没有为自己的梦想奋斗过。”

阿月一番话说到了星野的心坎上,他看着面前的啤酒,杯中晶莹剔透的气泡正在缓缓上升。

“来了,两位的火辣热恋套餐。”老板端上来一锅香飘飘的串串香。

“看来我们只能改天再吃了。”星野看着阿月。

 

下午三点是报名的截止时刻,报名处的工作人员早已等得昏昏欲睡,机甲格斗大赛是一项需要充分准备的比赛,参赛者和机甲越早亮相,才越有时间去争取支持者,通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在最后一天才来报名。

星野骑着飓风,带着阿月一路疾驰,终于在三点前赶到了地方,他脱下头盔,站在报名处门口,焦急地寻找着什么。

“ID带了吗?”那个声音总算是出现了,“我记得昨天提醒过你。”

“年度机甲格斗大赛第三十二名参赛者,星野和他的机甲探星者二号,由千海机甲科技有限公司资助。” 随后广播传来了报名成功的通告。

“这是阿月,阿月,这是教授。”星野向两人介绍彼此。

“跟上我的车,”教授对星野说,“带你去见你的搭档。”

 

众人第一时间便收到消息,早已聚集在教授的机甲仓库。在那里,星野第一次触碰到了真正的格斗机甲,那种感觉是如此的无与伦比,即使它静止不动,也仿佛拥有呼吸一般。

但星野发现面前的探星者二号模样和探星者似乎如出一辙,并且他注意到这个机甲护膝钢甲上也有一道“冠军印记”,那个凹痕和上次在机甲圣殿里看到的探星者的那个凹痕位置大小也一模一样。

“难道?”星野看着教授。

“没错,”教授笑了笑,“其实这就是你父亲当年驾驶的那台机甲,探星者。”

原来教授早就没有资金买新图纸造新机甲了,最终他想到一个办法,贿赂了机甲圣殿的安保主管,移花换木,偷梁换柱,用一个以假乱真的探星者模型从里面换出了真的探星者。看来,为了能在生命结束之前见上家人一面,这个老头真的做出了一切努力。

“不上去试试?”教授笑着看看星野,他不想给年轻人太大压力,尽管想见到家人,但教授早已明白尽人事听天命的道理,至少,现在他拥有了对自己来说最好的机会。

 

星野从升降梯爬上了控制室,他按语音提示,穿戴好控制装备,之后试着驾驶探星者走路,挥拳。在这之前他从没驾驶过嵌入式机甲,一切仅仅是凭以前玩机甲格斗游戏的经验和自己的感觉,然而探星者做出的动作竟如此老练,沉稳。

众人看得欢呼不已,教授频频点头,星野自己也兴奋起来,又连续做了一套左右勾拳加侧蹬腿踢的三连击招式。

 

“一个月后,机甲格斗大赛将正式打响。”秦明对星野说,“这一个月里,我会对探星者进行改造,让它变得更抗击打,动力系统和通讯系统也会做相应升级。我看了探星者的图纸,探星者虽然已经有些年头了,但当初设计就异常超前,面对今年的多数参赛机甲,升级之后完全不会处于下风。”

“机甲格斗的核心,除了机甲以外,格斗才是灵魂,”教授说,“每一届机甲格斗大赛的冠军驾驶者,其实都是一个顶级的格斗士,所以这一个月,我会对你进行残酷的魔鬼训练,训练你的体魄,训练你的技术,最重要的是,训练出你永不言败的钢铁意志,只有那样,你的灵魂才能够和机甲真正合二为一,爆发出极致的战斗力。”

“有了机甲还不够,你还需要一个战术师。”高迪说,“你运气不错,现在市面上最好的战术师正好就站在你面前,这一个月我会把其他的参赛机甲的情况全部摸清。”

星野和高迪拥抱了一下。

“加油,兄弟。”高迪说。

“我会给你们提供最全面的后勤保障。”阿月说,“还负责对外联络工作。”

星野感激地看看她。

“那我呢?”绿子有些着急了,“我也想出点力。”

“那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交给你好了,”星野说,“帮我准备最嚣张的出场音乐。”

 

第二天备战工作就按部就班地开展起来。

星野训练非常刻苦,早晨十公里越野跑,加强体能,之后翻卡车轮胎,锻炼核心肌群力量,中午跳绳、玩手鼓游戏机,提高敏捷度,下午进行拳击训练,晚上进模拟仓,模拟真实的机甲格斗。

“再快,再快,再快。”教授用自己研制的一套网球发射机训练星野的判断反应力,发射机从不同方向朝星野发射网球,星野需要蒙上眼睛,躲避这些四面八方朝他高速飞来的网球。一开始星野总是被这些网球击中屁股、额头、肩膀、脸颊,痛得他哇哇叫,再后来,当他可以完全避开那些网球后,教授提高了难度,要他抓住每一个网球。

除此之外教授还为星野安排了一项特殊的训练——垒石。

“这是一个源自我们中国古老的游戏。”教授一边说,一边示范着将一些大小不等形状不一的石头叠放在一起,不一会儿他竟然把石头垒到了半人高。

“这可以锻炼你凝神静气的能力,”教授轻轻地放上最后一块石头,“在格斗中,只有拥有这样从容冷静的品质,才能在瞬息万变的局势下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秦明改造探星者二号的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他在外形上做了一些调整,又重新给探星者上了漆,不到半个月,探星者二号便焕然一新了。与此同时旁边的机甲建造车间一台格斗机甲也慢慢露出了雏形,阿月手里拿着一沓机甲设计图纸,和工程师认真交谈着什么。

高迪夜以继日地查找这一届参赛的机甲的图纸和性能数据,看他们的训练录像,分析对比,当分组结果出炉后又重点研究对手情况,然后将汇总的资料整理成册。

绿子呢,走到哪里都戴着耳机。时间很快便过去了,星野经过这一个月的魔鬼训练,肌肉线条明显了很多,格斗技术精进了不少,其他专项训练也进展显著——手鼓游戏机他已经玩到了最高级,也可以闭着眼睛一个不漏地抓住所有发射的网球,只有垒石游戏,星野总是垒不到教授垒的那么高。

最后一天训练时康夫老板过来看望教授。

康夫和教授是老朋友了,当年星野的母亲去世后,其实是教授拜托康夫收留星野做的学徒工,只是为了避免星野心里有负担,没有让其他人知道,星野参加地下格斗的事康夫也一清二楚。

 “你真的觉得他能帮你实现愿望么?”康夫看着不远处正小心翼翼地垒石的星野问教授。

“他是我见到的这些人里面,最热爱机甲格斗的一个。”教授说,“唯有热爱,才可以激发出一个人真正的潜力,也许我们都想象不到那样的能量究竟有多大。”

此刻星野手里正握着最后一块石头,他调整了呼吸,轻轻地放上去,只要这块石头稳住,那么他垒的石头就终于和旁边教授垒的一样高了。

这时阿月来了,她和星野约好训练结束一起去看电影。

星野看见阿月,乱了心境,手一慌,垒石哗啦一下垮了一地,功亏一篑。

“今天就到这儿吧。”教授说着对康夫笑笑,“年轻人总是要给他们留点时间。”

 

那天他们看的电影是《大都会》,一部十九世纪的黑白电影,讲的是一个同样发生在地下城的推崇改良资本主义的故事。

电影出片名时阿月靠近星野,“等比赛结束,我送你个礼物。”

“礼物?”星野问,“什么礼物?”

阿月看着电影,神秘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