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为他哭了,你曾经那么酷
董大胆
董大胆
典型巨蟹座
典型巨蟹座,涂磊公众号签约作家,微博@是董大胆
别再为他哭了,你曾经那么酷
文/董大胆 《Sunrise》

1.

萧筱都已经将行李拖到了门口,打算关上门的瞬间,却瞥见了还挂在阳台的白大褂。明明应该是代表清洁、干净的白,此刻却让她觉得惨白无比,像极了她和许景乐的爱情,毫无生机,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败。

她还记得最后看见许景乐穿它,是源于她恶作剧般地给他发了条信息:“你再不回来,我就从这跳下去。”配图是从阳台往下拍的一张图,距离地面三十七层的距离,光是看着就不自觉头晕目眩。

她连忙退后一步,使劲摇了摇头,赶紧跑回客厅拿了杯果汁喝了一口坐在沙发上安心等许景乐,胆小如她,也就有点唬人的手段。她可不能死,她还没嫁给许景乐呢。

许景乐回来得比她想象的还要快,开门时弄出的巨大响声,暴露了他的心急。然而下一秒打开门却看到好好坐在沙发上的萧筱正狡黠地笑着,他明白自己被戏弄了,怒到极致的他,脸瞬间变得阴沉可怕。

大力将门关上之后,脱下身上的白大褂甩在了茶几上,萧筱的笑容凝在了脸上。她意识到自己的玩笑过火了,他当时甚至连白大褂都忘记脱就立马赶了回来,可见他的内心有多焦急。

萧筱试着认错,伸手去搂住他的脖子,想像过去撒娇时一样,像个八爪鱼一般挂在他的身上。他冷冷地盯着她,一言不发。

她开口:“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只是太爱你了。”她声音里带着哭腔,倒是真的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萧筱,我真的好后悔。”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说完后挣开了她的怀抱,径直走到了门口,背对她说道:“我们俩到此为止,请你尽快从我家搬走。”

关门声清脆又决绝,萧筱瞬间嚎啕大哭。她这这一刻才明白,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哪怕她用尽手段,他们也不可能再回到当初。

2.

萧筱的智齿是从22岁那一年开始长出来的,她和许景乐的爱情也是从那一年开始的。她在百度上看到,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长智齿,她却在这件事情上“中了奖”。如果不是因为长智齿,她也不会遇到许景乐,更不可能爱上他。命运翻云覆雨的手掌,谁也逃不过。

智齿刚冒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疼痛难忍,只是当她舌头舔过的时候,能感觉到有一颗尖尖的小生命在那生根发芽。萧筱嗜辣,却不巧恰好给这颗小智齿提供了“营养成分”。

没过多久,智齿生长的位置便有些发炎肿痛了。她是个急性子,立马选择了去看医生,挂了号之后,在走廊上坐了会,护士就把她喊了进去。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许景乐,他的声音很好听,他让她先坐好,然后打开了她头顶上的灯。

她仰头的时候觉得灯光很刺眼,却还是瞧见了许景乐好看的眼睛,她瞬间红了脸,有些后悔为什么来之前没有化个妆,现在他一定看到了自己下巴的痘痘。她还没来得及害羞,灯就被“啪”的一声灭了,医生取下口罩坐在桌子旁认真写着病历本,一边对她说:“智齿的长势没有压迫到其它牙齿,只是有点轻微红肿,这是因为你吃辣导致的。回去之后每天注意牙齿清洁,暂时不需要拔除。”他对她笑笑,然后又说道:“记住少吃点辣。”

“好。”她使劲点点头,又试探地问道:“许医生,我可以加你微信吗?”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样方便我及时咨询你。”

“行,你要是疼得厉害,我们再考虑要不要拔除。”他并没有读懂她的别有用心,萧筱心里乐得开了花。

萧筱年轻又胆大,从那之后找借口变着法去见许景乐,纵使他们医院小护士多,倒是没有谁有萧筱这般主动,所以很快许医生就变成萧筱的许医生了。

爱情开始的时候总是猝不及防、情意绵长,可惜它大多昙花一现,匆匆而逝。

3.

热恋期永远只有三个月,三个月之后的爱情注定不能只用情意来维持,两个频率相似的人的爱情才能长久可靠。而萧筱的热情和许景乐的沉稳碰撞在一起,稍不留神,就变成灾难。

萧筱的周末总有大把的时间,而许景乐却隔三差五需要加班。萧筱心血来潮去给他送便当,他却津津有味地吃着小护士带来的午餐,当天晚上她便闹了一场,许景乐向她保证以后即使吃外卖也不再接受其他人的食物。

当天晚上萧筱却失眠了,她知道自己太过无理取闹。这种感觉就好像,她明明想吃火锅,许景乐却因为她长智齿的原因不让她碰辣,两人都有各自的无可奈何。她想做善解人意的女友,便只能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直到最后,连自己都变得不认识自己。

也不是没有温情的时刻,比如他偶尔放纵她吃一次火锅,可等到牙疼得受不了了,他也不愿意替她开止疼药,“乖,药吃多了有副作用的。”他总是软言软语地哄她。

他把从超市买的新鲜姜块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切成大小合适的一片,让她咬在智齿的位置,她的疼痛便会缓解不少。

最后一次吵架的起因是什么萧筱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可许景乐还是一头往雨里扎了进去,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回来。原本少得可怜的温情,实在禁不起这频繁的争吵。果然,不合适的人在一起只会彼此消耗。

萧筱闹了一场,却反而将他推得更远。她知道,倘若她不离开,他怕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她最后替他打扫干净屋子,连同那件白大褂也洗得干干净净。当时他郑重其事交给她的钥匙,她放到了显眼的位置,然后带上了门。

她决定拔除那颗智齿,不知为何,总觉得它连同心里的某个角落,隐隐作痛。替她拔除智齿的医生说话冷冷的,没有一点人情味。头顶的灯特别刺眼,她瞧见一双浑浊的眼睛,她拼命想想起许景乐的眼,却怎么也没想起来。

时间很短,她甚至没来得及替它哀悼一下,就已经结束了。除了那一丝疼痛还在提醒她,她长过智齿,其它什么都不剩了。

很快她又能对着蘸满辣椒的食物大快朵颐了,新男友也同她一般嗜辣,大家都说他们天生一对。她拼命和周围的朋友一起大笑,眼泪却不自觉从眼里流下来。男友有些慌了神,递过纸巾问她怎么了。

“太辣了。”她说。

“那下次我们不吃这么辣的了。”他替她擦干眼泪,揉了揉她的头发。

一切都随着智齿的拔除而结束了,谁也不会知道,她曾没出息地在暗夜里痛哭,也曾拼命想要留下一个不愿回家的人。可最后,她还是选择做回了自己。

别再为他哭了,你曾经也很酷。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