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缺爱的女生,一丝甜就能填满
江不泊
江不泊
所以,你幸福吗?不要回答我。
所以,你幸福吗?不要回答我。
内心缺爱的女生,一丝甜就能填满
文/江不泊 《不了了知》

“陈曼,是你吗?”她刚要寻着这声音转身,便听到服务生的一声惊呼,多亏一双手把她从滚烫的鲫鱼汤下救了出来。

“你好像胖了啊。”男人熟稔地拍拍她的肩,她有点惊讶:“你是陈俊鹏吗?”他夸她记性好,陈曼浅笑几声,心里却讽刺地想,暗恋了三年多的人哪是一朝一夕能忘记的。她本来只准备留下礼金就悄悄离席的,本来也是不怎么熟悉的老同学的订婚宴,如今遇见他,估计也走不了,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说着话。

“蟹壳可以这样剥,你瞧,很轻松的。”他拿筷子用力一挑,滑嫩鲜香的蟹肉便滑到了她碟子里,陈曼低头道谢,他们身后的音响吵得厉害,陈俊鹏凑近喊着什么,她无奈掏出手机,打了谢谢两个字,他边笑边说,你没怎么变啊,这习惯跟以前一样。

她点点头,把碟子里的食物细细嚼碎了咽下去,盘算着还应该再吃点,紧接着就要从包里掏出什么,无意间一抬头看到他,手底下的动作还是停了。

“我记得你以前身体很不好,现在看起来好多了,能吃能笑的。”陈俊鹏给她夹了一颗虾仁,陈曼埋头边吃边回他,都过去那么多年,也该好了。

他们就这样三言两语闲聊着坐到了宴席结束,眼前男人的目的昭然若揭,她却还是面色如常地把手机收进包里,直到走出酒店旋转门时,陈俊鹏终于故作镇定地问了她的微信号,像是算好了时机,他们周边的霓虹一路亮起,一人高的园艺喷泉也突然迸发了出来,陈曼裹在一片温暖的灯光里轻轻摇了摇头,实在不好意思,已经没电了。

好不容易送走他,她一路小跑回酒店卫生间吐了起来,急速上涌的胃酸灼烧着她的嗓子,陈曼把包里的东西撒了一地才找到那一小粒白白的西药,每日一片,帮她克服对食物的排斥,稳定体重,更帮她抛开被自卑塞满的青春期留在她身体里的影子。

她捏得用力了些,那小小的药片竟被碾成了粘稠的粉末,她挽起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随即把手指放在水龙头下冲了个一干二净。

她天生这样,对食物不感兴趣,小时候凭着任性长成了前胸贴后背全校最瘦的女生,慢慢长大,她才领会那些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的悄悄话是源于什么,于是高中时候的陈曼开始努力增肥,过程无疑是漫长痛苦的,医生给她规定了每天的标准饮食量,还要随身带一个小刻度秤,她第一次认识陈俊鹏也是在食堂。

他打了满满一盘的饭菜,坐在她对面闷头大吃,仿佛他们享用的不是一样的饭,陈曼偷偷打量他,红烧狮子头,烫青菜,荷叶鸡,蛋花汤,最后再来一小杯酸奶,完美落幕。

也就是在看过他吃饭的那天晚上,陈曼第一次体验到了饥饿的感觉,她悄悄爬下床铺,开了一袋面包,奶香味满满,接触味蕾的那一刻却又像失去了所有好滋味。

“同学,你其实不用减肥的。”陈曼第无数次坐在他对面的时候,陈俊鹏出声打破了沉默。她连忙解释,我在增重,不是减肥,你不觉得我很瘦吗?她小心翼翼问了一句,男生点点头,嗯,她的心脏塌了下去,却又听他说:“不过也还好啊,只要健康,胖瘦没关系的吧。”

自卑的女孩子好像很容易就能喜欢上一个人,毕竟那个人是在她眼里唯一不会刺向她的人,从受到肯定的那一刻起,陈俊鹏就成了她心里的清风与明月,陈曼不好意思地承认,看到他吃饭很有食欲,所以才一直偷偷坐在他周围。陈俊鹏满不在乎地挠挠后脑勺,是吗?我朋友还嫌我吃得又多又慢,不想拼桌,那以后干脆我们俩一起吃午饭吧。

不可否认的是,陈俊鹏的确是个超级大吃货,能带着陈曼把食堂的饭吃得每天都不重样,偶尔还带小零嘴儿给她,她一面笑眯眯地吃着,一面忍受着胃部和喉咙强烈的排斥感,事实证明,体质这个东西并不会一朝一夕就改头换面,陈俊鹏走后,她该犯恶心还犯,该吃药还得吃,每天共处的二十分钟,除了让她的喜欢与日俱增之外,也没别的进展。

“我是陈俊鹏,现在手机有电了吗?”他的验证信息当天晚上就来了,结果陈曼一回家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晌午才披着一头乱发从被子里坐起来,盯着屏幕上友好的验证信息发愣。

她仔细想想,好像从陈俊鹏之后,她也再没好好喜欢过一个人了,大半生活用在努力吃饭这件事上,隐隐的自卑与无奈住在身体里,拖着她在每次遇见一个似乎心动的面孔时退缩,毕竟她不仅各方面平庸,还会一不小心就瘦得像筷子,谁都不想跟一个吃饭用计量秤并随时可能会冲到卫生间呕吐的人生活吧。

她好好洗了个脸,然后擦干手,点了拒绝,可没想到下一秒他又发了一条验证信息来:连一个做朋友的机会都不给?她仿佛看到陈俊鹏苦笑的样子,无奈按了同意,大不了不理他算了。

她没想到陈俊鹏的决心如此坚定,他应该是从老同学那里打听到了她的公司,于是天天下午想着法子偶遇,两人或一起吃晚饭,或他陪着她走到公交站牌,仅仅三百米的距离,话也说不了几句,可他依旧会笑眯眯地站在车窗外跟她挥手再见。

谁的心也不是铁做的,遇见一个爱你的人不容易,虔诚如他的更是少见,跟他吃到第三十顿饭之后,陈曼主动提出一起走一走吧。他蓦地松了口气,笑道:“我都做好跟你一起吃年夜饭的准备了。”她轻轻打了他一下,别闹。然后提起包去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正见他在走廊靠墙等着。

“你怎么在这儿等我?”她有些慌乱,舌苔上还有残存的苦涩。他牵起她冰冷的手:“好像每次吃完饭你都会去卫生间,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终于从他有些迟疑的语气中得知,里面的动静他应该是听到了,她的生活里的一个不光彩的小秘密。

那一瞬间,她脑子里碎片似的涌上来了很多画面,奇奇怪怪,有她每次头探在马桶上方的凌乱不堪,有麦瑟尔夫人趁丈夫睡着起来卸妆化妆的剧目,还有他一开始对她说得那句胖瘦都没关系的。

陈曼从包里翻出那片药:“真不好意思,瞒了你这么久,我真糟糕啊。”她不想再隐藏什么了,独行于人群的时候,她费尽心思吃药吃饭是为了看起来能不那么特殊,那时的她觉得,让人喜欢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而现在起码有一个人开始爱她关心她,她又有什么理由拿谎言伤害对方呢?

他刮刮她的鼻子,一脸狡黠:“以后别吃药了,我就是你的药。”

陈曼以为他还会像中学时候一样,领着她想方设法找美食,而他却笑她傻:

“你只是食量少,并不影响身体健康,那咱就饿的时候再吃饭,好吗?”

她愣愣地哭了出来,趴在他宽阔的背上,看他低头处理着晚饭的食材,他故意掂了掂她,嗯,这样才能抱得动你。“那我没胸没屁股,身材也不火辣怎么办?”陈俊鹏当听了个笑话,笑得直把她抖到了地上:“我找女朋友,又不是找模特。”

她把药片和计量秤都装进了垃圾袋,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

幸福大概就来自于诚实的生活方式,按照自己身体的意愿行事,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也不必撒谎,于是她决定忠于自己,也忠于伴侣。

“俊鹏,我想吃杨梅了。”下班前,她发了一条微信给他。推开门,果然是洗好放在餐桌上的一大碗紫红色水果,对面是他的炒饭蒸鱼雪梨汤,他们坐在灯下各自吃着自己的食物。

陈曼看他吃的香,忍不住偷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和着酸甜的果味,却也不反感,他假装生气弹她的脑门,她嘻嘻哈哈笑着躲了过去,她想,她的霍乱时期终于过去,也该好好爱一场了。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