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这个社会真正的“寄生虫”?
宋睿洋
宋睿洋
青年写作者,纵火男司机。
96年生人。讲故事的人,已将灵魂出卖给靡非斯特的青年作者。
谁才是这个社会真正的“寄生虫”?
文/宋睿洋 《寄生虫》

1.

这个夏天,奉俊昊的《寄生虫》赚足了眼球,如此通透的内容足以掏空所有人的内心。导演奉俊昊从《杀人回忆》、《雪国列车》直到今年的《寄生虫》,他终于在艺术片与商业类型片中找到了最佳平衡。

终于,《寄生虫》以王者之姿拿下第72届戛纳金棕榈,9位评审也毫无异议。影片一经上映,在国内也引起一阵热烈讨论,迄今为止豆瓣评分8.9,18万人参与了评论,很显然,这部影片给网友造成了极大冲击。

正如高晓松老师说,《寄生虫》这部片子是“艺”与“术”的完美结合。能够在讲好故事的基础上追求艺术高度,这其实是文艺作品的呈现形式。

穷人的无望、富人的残酷、阶级晋升通道闭塞……这些社会问题成为了电影核心主旨,时刻刺痛着人们的神经。

整部片子没有太多复杂的人物关系,只是围绕一贫一富两个家庭展开的,这其中有很多暗喻其实值得人反复玩味。

穷人一家,父亲金基泽和母亲忠淑都是无业游民,他们领着自己的一儿一女住在韩国市区里的地下室,大儿子金基宇和小女儿金基婷都是高考了几次的落榜生。这一家四口全都没有工作,日常生活收入来源是帮披萨店折纸盒。

片中一开始对于穷人日常的刻画可谓相当生动,他们住的地下室简陋不堪,他们每天一睁看到的只有小窗户外狭窄的天空,连晒太阳都是二手的。家里的电话费没钱交停机了,手机发消息只能通过连接隔壁免费的wifi。金基宇和金基婷一边开着玩笑,然后蹲在厕所里蹭别人家的无线网络。

宋康昊扮演的穷父亲金基泽非常自然,他被老婆忠淑踹起来吃饭,他拿起面包片嚼着,看见面包旁的飞虫,不经意地随手弹飞。

这一幕很有意思,富人压榨穷人,穷人吃着虫子爬过的面包,而飞虫也只为了吃饭活命。大自然的食物链摆在我们眼前,这个世界的真相就是如此残酷。在穷人一家在没有看到富人生活的时候,他们的世界观还没有改变,愿意接受自己“穷”的事实。

比如:在他们交完披萨盒拿到钱之后,屋子里的无线网信号再次出现,仅仅为了庆祝这么一件破事,他们吃着廉价的垃圾食品都可以开怀畅饮。

2.

不过,一切的转折开始了。

大儿子金基宇经朋友介绍来到富人家,给他们的女儿当家教。他通过伪造文凭成功骗过了单纯的富太太莲乔,终于得到了家教这个职位。

第一次来到富人家的金基宇惊呆了,诺大的别墅让人心旷神怡,房屋周围竹林掩映,简直是人间仙境。金基宇抓住了这次机会,心思机敏的他设法让富太莲乔雇佣了自己的妹妹做富家小儿子的美术老师,之后他又利用策略把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安插进富人家中做保姆和司机,这一家四口平日里装作不认识,成功实现了全家再就业,他们像寄生虫一样牢牢趴在富人家的身上吸食养分。

直到有一次,富人一家出外野营给小儿子庆生。穷人一家人借机溜进了富人的豪宅生活,体验一把奢侈生活,他们原本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活得跟蟑螂一样,而感受到富人生活后感觉到自己人生的错位和魔幻。

父亲和母亲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熟睡,然后在幸福中醒来。

大儿子金基宇躺在外面的草坪看书,他沐浴在阳光中十分满足。

小女儿裹着发带躺在浴缸里看电视,她一边喝着气泡水,一边洗澡。

全家人吃完饭,一起围坐在客厅里观看窗外的雨景,这一切让他们感到惬意又优雅。他们在短暂的富人生活里找回了人的尊严,他们只有通过这样生活的滋养,才能再次从“蟑螂”变回真正的“人”。

父亲金基泽甚至出现了幻觉,他说:“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很温馨吗?这就是我们的家啊。”

然后母亲调侃他:“假如朴社长现在突然回来,我们就得变回蟑螂溜之大吉。”

这时,之前被辞退的女管家突然摁门铃,她说自己还有东西在地下室,母亲忠淑却发现,原来地下室里一直以来都藏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也正是女管家的丈夫,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四年了,吃穿也都是通过女管家偷来的。

管家的丈夫这个形象很有意思,他靠着富人家的残羹剩饭活着,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人寄生虫。他同样对自己的现状很满足,而且他对富人家的朴社长非常感恩戴德。他觉得自己好像出生在这里,在这里结婚生活,如今自己能做朴社长身上的寄生虫,他认为非常光荣。

“地下室”在片中成了隐喻,无论是豪宅下的地下室,还是韩国街道的地下室,这是属于穷人的标志,地下室好比一个巨大的阶级牢笼死死地控制住了穷人的命运。

3.

之后,穷人一家的秘密被女管家发现了,女管家用手机将这一家人的样子拍了下来,以此作为要挟,两家人打了起来。以至于后来,忠淑失手杀了女管家,而管家的丈夫也被拖进了地下室。

他们彼此搏命,为的只是给富人打工的机会。当富人疯狂地压榨底层社会的生存空间,将他们赶紧地下室生存,穷人们为了自己嘴边的一口吃的,只好以命相搏。片中母亲忠淑所说,富人善良是因为富人拥有财富,如果我也有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也会很善良。但实际上,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其实穷人和富人的消费水准根本不在一个维度,富人不在乎的那点东西,穷人感觉到的善良,在富人眼中都算不上施舍。

片中的富人朴社长对穷人也彬彬有礼,其实他只是照顾自己的面子罢了。实际上,他从未把穷人当成人看,说难听点,穷人都只是给他做事的狗。

正在两家争斗的时候,朴社长一家突然回来了,这是两家穷人都跟蟑螂一样四处逃窜。女管家和他的丈夫被拖进了地下室,金基泽一家趁着朴社长睡觉的时候逃离了豪宅。这天下起了暴雨,他们原来的住处被大水淹没,一群生活在地下室的穷人们第二天只能睡在体育场的地板上。

一场大水与富人的归来,在影片中犹如一种暗喻,穷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毫无选择的空间,富人来了之后他们除了被剥削,只能四处逃窜,一场大水灾会将他们的生存基础全部摧毁。而对于富人来说,影片中水灾只是增添了富太莲乔露营泡汤的机会。穷人一夜间流离失所,富人早上惬意地醒来,依旧能看见温暖的阳光。

贫穷似乎是一种原罪,所有穷人都被打上一块无形烙印。

比如片中金基泽一家人身上总会有一种相似的味道,那是长期住地下室的味道,富人夫妇一闻到这个味道,他们永远都捏着鼻子。这个暗喻基本上贯穿整个影片,这个“地下室味道”其实是穷人出身的一种标志,如果不能离开改变命运,离开地下室,那么这个味道将会一直存在。

4.

影片的高潮,富人夫妇召集亲朋好友来家里聚会,管家丈夫为了给死去的妻子报仇,他拿着刀杀死了穷人家的小女儿金基婷,也给大儿子金基宇打成了脑震荡,母亲忠淑用烧烤架捅死了管家丈夫,所有富人都被吓跑了。

朴社长的儿子被吓晕了过去,而这个时候作为父亲的金基泽终于看清了富人的面目。朴社长为了拿压在尸体下的车钥匙,他捏着鼻子,忍受不了这些穷人身上的臭味,这一幕再次被金基泽看到,于是金基泽拿起刀刺向了朴社长。

影片的结尾,小女儿死了。一家人又回到了地下室。

被通缉的金基泽跑到了豪宅的地下室躲了起来,永世不能翻身。

他的儿子金基宇得知父亲藏身地下室,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他躺在床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有一天变得非常有钱,他买下了那栋豪宅,然后让父亲从地下室走了出来。

然而镜头一转,梦醒了,金基宇依旧躺在地下室说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在自己有钱之前,一定要好好活着。”

这句话即是金基宇对父亲说的,也是他对自己说的。

金基宇最后意识到钱的重要,他想成为未来下一个“朴社长”,倘若有一日,他真成为了下一个“朴社长”,他的身边便会围绕一群新的寄生虫。

一切都是一种循环,跟噩梦一样。

5.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谁才是“寄生虫”?

穷人被迫遵从社会法则,参与到生存游戏之中,他们被迫寄生于富人身上,丧失了尊严与人格,只为汲取可怜的养分。富人是这场游戏的赢家,他们成为了法则的一部分,正因为他们的剥削、压榨与歧视,造成了巨大的社会矛盾,让阶级更加断裂。

其实,人性的贪欲才是盘踞在每个人身体里真正的“寄生虫”。

在这个世界上,贫穷是可耻的,穷人的身上有着永远弥漫着洗刷不掉的“臭味”。由于阶级固化严重,贫富差距日益巨大,晋升通道闭塞,这让贫穷成为了底层社会人绝望的噩梦。

在电影中我们不难看出,无论是穷人和富人,他们其实都有缺陷,只不过金钱成了最好的装饰品,成功掩饰了富人的人性缺陷,这样的差距从一开始便已存在。

阶层问题其实一直都是人类社会的顽疾,无数哲学家都试图用自己的理论来诠释社会平等。或许人类真正的唯一平等只有死亡,那是穷人与富人相同的终点。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