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能嫁给你,我觉得遗憾但不悲伤
黄子京
黄子京
作者、诗人
作者、诗人,微博@黄子京hzj
没能嫁给你,我觉得遗憾但不悲伤
文/黄子京 《DRAMA》

1.

江嫣的失恋,是从吴然的一条朋友圈动态开始的。

六张图片搭配一句文案,吴然和他的未婚妻薛晴甜蜜相拥,上面写着:“我愿与你携手,共度余生春秋”。

江嫣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咬了一下嘴唇,点击了手机屏幕上那个心形的赞。

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早一些认识吴然,结局会不会不一样?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惨白的灯光,江嫣默默地在心里想道。

然而一切终究不可能重来,江嫣初遇吴然的时候,薛晴就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

2.

那是大一军训的一个中午,从食堂走向寝室的时候,江嫣被校电视台的宣传海报吸引了过去,负责纳新的学姐热情地递给她一张报名表,说如果感兴趣的话,下周一晚上六点,可以到阶梯教室来面试一下。

初入大学的她对社团活动感到既好奇又憧憬,周一吃过晚饭之后,她精心打扮了一番,然后拿着填好的报名表走进了指定的教室。

站在讲台上,看着坐在第一排的学长和学姐,江嫣的心里感到一阵紧张,一段事先准备好的自我介绍被她说得磕磕巴巴,这时,坐在最左边的那个学长笑着对她说了一句“别紧张,放轻松”,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嫣后来喜欢了六年的吴然。

如何形容这样一段相遇呢?江嫣后来回忆起来的时候,忍不住用了《神雕侠侣》中的一句诗:“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

一周之后,江嫣收到了校电视台发给她的短信,对方通知她已经被采编部顺利录取,她不禁有些失望,因为她最想去的部门,其实是播音部。

好在所有部门的成员都在同一个微信群里,江嫣因此有机会加上了播音部副部长吴然的微信。

两个人惊喜地发现彼此来自同一座城市,亲切感又增加了几分。吴然告诉江嫣,以后如果在校电视台遇到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随时来问他,江嫣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聊天记录,暗自开心了好久。

那段时间,江嫣经常找借口往播音部跑,偶尔赶上吃饭的时间,吴然还会请她去学校里的餐厅吃一顿饭。在江嫣的眼里,吴然阳光、温暖,是自己心中理想的那种男生。

3.

只可惜好景不长,江嫣在一次聚会的时候发现,吴然其实是有女朋友的。

听同部门的成员说,吴然和薛晴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互相喜欢了,两个人为此一起参加艺考,报考了播音主持专业,最终却没能考到同一所大学,所幸来到了同一座城市,不过薛晴想要见吴然一面,地铁加上公交车,总共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江嫣瞬间沉默了,她转头看了一眼隔壁桌的薛晴,身材高挑、妆容精致,坐在吴然的身边,般配得让人嫉妒。

那天晚上,江嫣回到寝室之后忍不住哭了,室友见状,忙问她受了什么委屈,江嫣一五一十地向室友坦白了这件事,室友笑道:“这算什么大事,只要他们还没结婚,你和吴然就有希望。”

江嫣转念一想也是,能够从校服走到婚纱的爱情本来就不多,况且吴然和薛晴认识这么多年了,一定容易心生厌倦。她真心喜欢吴然,愿意当他的备胎,她相信只要自己默默地守护在他的身旁,一旦分手,他便会第一时间想起她的好,到那时,成为他的女朋友,或许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可是薛晴最近似乎课程很少,几乎天天都要到学校来找吴然。为了不让薛晴多想,江嫣这几天一直都没敢给吴然发微信,这令她感到很沮丧。然而班级群里的一条通知,却让她一时间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

“大一到大二的学生,希望出国了解一下外国文化的同学,可以报名缴费参加我校与英国D大的交换生计划,交换时间为一个学期。”

江嫣记得,吴然曾经对自己说起过这个活动。他在大一的时候因为错过报名时间未能参加,一直觉得很是遗憾,现在已经读大二了,如果学校继续举办的话,他很想牢牢地抓住这次机会。

当天晚上,江嫣就和父母商量了一下,然后填好电子版的报名表,发给了相关的负责人。第二天早上,江嫣趁着没课,连忙跑到缴费的指定地点,把卡里的钱花了个空。坐在教室里,她发了个朋友圈,把自己缴费的收据拍照加了上去,并且附上了此次通知的截图,配文道:“英伦风光,与你不见不散”。

如她所料,吴然很快便点赞评论了。他向她询问了缴费的具体流程之后,就毫不犹豫地报上了名,并且对下学期的交换生活表示十分期待。

4.

在伦敦,江嫣和吴然度过了此生最为难忘的三个月。

没课的时候,他们就一起去泰晤士河游玩,欣赏伦敦塔桥的夜景。两个人一起拍照,品尝当地的美食。偶尔晕车,吴然也会在一旁细心地照顾江嫣,令她感到非常温暖。

一次party,不胜酒力的江嫣因为开心,喝了很多没有喝过的酒。那些酒的浓度比较高,混着喝更容易醉。江嫣很快就觉得整个人忽忽悠悠的,走到另一边的时候忍不住吐了出来。吴然见状连忙跑了过来,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巾递给江嫣,扶着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江嫣拿纸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笑着看吴然,半天没有说话。就在吴然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江嫣一下子拉住了他衬衫的衣角,她站起来,看着吴然的眼睛问道:“吴然……其实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在你眼里……我到底……算是你的什么人啊?”

吴然顿时愣住了,不过他很快便笑了:“你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妹妹呀。”

江嫣显然有些失望,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哥哥……哥哥也很好啊。”

那天之后,吴然一直没有联系江嫣,直到回国之前,他才给江嫣打了个电话,问她要不要坐同一班飞机。

飞机上,江嫣用自己珍藏的明信片写了一行字,塞到了吴然的手里。

吴然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5.

大二开学,江嫣在学校的超市里偶遇了来找吴然的薛晴。

付款的时候,薛晴在江嫣的身后拍了她一下,递给她一条巧克力,笑道:“学妹,这条巧克力味道不错,要不要尝尝?”

江嫣愣了一下,指着自己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不然呢?”薛晴笑得更灿烂了,“你是吴然的学妹江嫣,对吧?也在校电视台。”

“你认识我?”江嫣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薛晴。

薛晴点了点头:“美女谁没有印象啊?说来还要感谢你这三个月来在英国对然然的照顾呢。他这个人生活能力本来就差,这不,开学了还得让我帮他买点洗漱用品送过去,真不知道他如果哪天离开了我该怎么办。话说回来,也就是我当时眼拙,愿意和他在一起,像他这种不修边幅的男生,如果是你,你会喜欢上他吗?”

江嫣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薛晴又自言自语了一阵,然后提着购物袋,向男生宿舍楼走去。

晚上吴然发微信给江嫣,说发现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餐厅,打算和她一起去尝尝。

江嫣迟疑了一下,然后回道:“还是不去了吧,我担心学姐会误会。”

“不会的,她那个人特别善解人意,从来都不会胡思乱想。”

江嫣看了一眼手机,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回复。

那天开始,江嫣刻意与吴然保持距离,除了在校电视台的集体活动上见面,几乎不再单独相处。如果不是那次吴然和薛晴吵架,江嫣以为这样的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

吵架的原因极其微小,吴然在薛晴身边抽烟,薛晴说,你能不让我总吸二手烟吗,吴然说,你这是什么态度,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吴然在餐厅里对江嫣说,他其实不是因为抽烟这件事生气,对于薛晴,自己已经在很多事情上忍耐很久了。

江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不停地喝酒。走出餐厅的时候,吴然醉醺醺地看着江嫣,忽然笑道:“你说,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你,该有多好啊。”说着,他伸出手来,摸了一下江嫣的头。

江嫣的脸立刻红了,她看着吴然的背影在夜幕里越来越远,不知自己的心里是欣喜,还是失落。

6.

江嫣不得不承认,自己又一次对吴然抱有幻想。她不再拒绝吴然的邀请,哪怕她知道吴然和薛晴已经和好。

“你知道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就像是一种毒瘾,难以自控。”一次寝室卧谈会,江嫣忍不住说道。

然而大学时光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漫长,不知不觉,吴然就快要毕业了。论文答辩那天,吴然请江嫣吃了一顿饭,他说自己马上就要去南方的一家电视台工作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面,让江嫣好好照顾自己。

“那……学姐也去那里工作吗?”江嫣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啊,我们负责同一档节目。”吴然笑着说道。

江嫣的目光忽然暗了下去,她的手指在桌子下面不停地绞着衣襟,而后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自此,江嫣和吴然再没有见过面,不过两个人还是会在闲暇的时候,通过微信互相聊天。

吴然和她聊电视剧,聊综艺,聊工作中的趣事,却始终没有说起过自己快要结婚的事情。

所以当江嫣在朋友圈看到吴然的订婚照时,她才会觉得如此惊讶。

此时的她已经毕业两年了,在家乡的一家公司当HR助理,得知吴然的婚礼会在家乡举行,她决定前去参加。

那天早上她起得很早,化了淡雅的妆,穿了一条价格不菲的裙子。

坐在婚礼现场,她看着吴然为薛晴戴上戒指,心里的某个地方,似乎有数不尽的瓦砾,在一片一片地掉落。

她想起《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柯景腾看着和新郎手挽手的沈佳宜,在心里默默地说:“原来,当你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一个女孩,当她有人疼,有人爱,你会真心真意地祝福她,永远幸福快乐。”

或许她也该微笑着道一句恭喜,哪怕言不由衷。

六年了,江嫣清楚地记得,从18岁到24岁,整整六年了。

吴然如同偶然扎进皮肤里的一根刺,早已和血肉生长在了一起。

伦敦的明信片还剩一张,江嫣在上面写了一行字,然后轻轻地塞进了红包里。

他会留意吗?应该不会吧。

那是《无题》这首诗的后两句:

“莫道世界真意少,自古人间多情痴。”

责任编辑:陈允皓 onewenzha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