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常自嘲“社畜”,但离真正的底层还很遥远
SolodaVivere
SolodaVivere
影视/时装/策展/设计
做无趣的人。公众号:SolodaVivere
我们时常自嘲“社畜”,但离真正的底层还很遥远
文/SolodaVivere 《他人即地狱》

“他人即地狱。”

——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

 

今秋首部高分烧脑悬疑双男主漫改韩剧《他人即地狱》终于喜提大完结!韩国OCN电视台这部周末剧自八月末接棒烂尾悬疑日剧《轮到你了》,一开播便引爆热度。压抑的氛围,扭曲的人性,围绕社会底层和边缘人展开的剧情,以及实力派演员的强大卡司——

接连出演《鬼怪》《触及真心》的韩国性感“不老男神”李栋旭首次挑战反派BOSS,《未生》男主小鲜肉任时完退伍后的首度复出,还有原作漫画的精彩绝伦,无不令大众对这部漫改剧充满期待。

剧集改编自韩国爆火的网络漫画《惊悚考试院》(韩网Naver评分高达9.9,累计点击量10亿次,蝉联39周漫画榜冠军)。

“考试院”作为韩国上世纪70年代的产物,原是考生们为应考暂时寄居之地,而今却只是空间狭小的贫民窟廉租房,成为社会底层人甚至边缘人群的蜗居点。

剧情围绕两位男主的双故事线展开——“社畜”尹钟宇(任时完饰)的内心在一点点黑化,“美男牙医”徐文祖(李栋旭饰)的真实面目在一点点显露。

反转反转再反转,惊喜连同惊悚一起引领我们达到“颅内高潮”。


01 

社畜青年的日常

故事从任时完扮演的釜山穷苦男青年尹钟宇入住首尔“伊甸考试院”拉开序幕。应大学前辈邀请,从地方来到首都打拼的钟宇一出场,“北漂”“沪漂”们便能从他身上找到自己的身影:初来乍到且囊中羞涩,小心谨慎又惨遭欺压,无处宣泄的压抑情绪在心中逐渐堆积……

刚到首尔,一下车就被路人大叔碰倒行李,导致唯一值钱的笔记本电脑碎屏,到电子市场修电脑还遭人狠宰(和帝都中关村电子城有一拼)。

在房租的压力下,钟宇迫不得已入住惨不忍睹的考试院,霉味弥漫的狭小空间,破旧的单人床,公共区域脏到无从下手的洗手池和惨不忍睹的坐便器……

然而,这就是男主在首尔的安身立命之处。

和来大城市打拼的人们相似的还有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怀揣成为推理作家的出版梦想,期待着与女友智恩团聚并开启崭新的生活。

跟随镜头,我们看到钟宇服兵役期间,被“霸凌”的乌云笼罩:目睹战友被另一位大兵殴打;打瞌睡被长官罚以“头触地撅臀”的姿势。

然而“霸凌”并没有结束,而是延续到了职场:大学前辈、现任老板对自己的作家梦想嗤之以鼻;不时偷窥女同事的邻座前辈讥讽他是关系户并无时无刻找茬。

无处发泄的负面情绪让观众都为男主隔屏叫屈。

可你我又何曾没有历经过相似的处境?

即便这样,“社畜”男主与真正的“底层人”仍有一段距离。当我们跟随钟宇一同走进考试院,才明白什么是不寒而栗。

 

02 

变态与你,只有一墙之隔

考试院的住户们古怪又诡异,随着一组长镜头,我们提心吊胆地进入危机四伏的阴暗走廊。

随时敞开房门看色情片的猥琐眼镜宅男,竟带着性犯罪者的电子脚铐,总是一言不发地盯着钟宇,背后手握一把尖刀。

说话结巴、总是怪笑的双胞胎兄弟竟是虐杀流浪猫的凶手之一,在犯罪心理学领域,连环杀人犯三要素之一就是虐杀可怜的小动物。

热情为住户提供免费泡菜和鸡蛋的房东大婶,实则腌制看似生牛肉的人肉料理。

还有酷热夏日里穿长袖、总是提着手提包的阴郁男刘基赫,只会傻乐的双胞胎一见到看似无害的他,竟吓得要死。

反而是脸上有刀疤的花衬衫“社会”大叔成了这里唯一的正常人,提醒男主别吃大婶给的食物,这里的人都“不正常”。


03

表面“无害”,往往都是反派

另一边,李栋旭扮演的温柔牙医徐文祖第一次出场,便是在一片光明的世界。

开头延续栋旭欧巴一贯的“浪漫绅士”荧幕形象,与另一边地狱般的昏暗考试院形成鲜明对比。为了给女巡警治牙甘愿晚上留下加班,然后提着蛋糕去见所谓的“交往对象”,这里也为剧情埋下一个伏笔。

黑帮大叔踏入了考试院的“禁地”——变态住户们玩虐杀游戏的神秘四层。大叔遇险前向刑警发出最后呼救,而寻上门查看的男刑警不幸被徐文祖培养的阴郁杀手刘基赫残忍杀害。(一个提示:社会叔是全剧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就在此时,一个反转!

提着“蛋糕”的徐文祖路过疑似“车震”现场,一出手就快准狠地解决了他精心培养的刘基赫,原来蛋糕盒里并非给恋人准备的甜蜜惊喜,而是注满杀人药剂的针头。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亲爱的。”

“我要的是艺术,不是随随便便地杀人。”

看到这里,大家明白了考试院里的众变态不过是虾兵蟹将,牙医徐文祖才是大BOSS。

镜头有意无意扫过一张合照,照片中徐文祖与考试院的大婶以及变态们一起参加过一场志愿活动,暗示着他们不为人知的关系。这“艺术”的杀人手法究竟指什么,观众的心也被勾起了一丝好奇。


04

人心的黑化

可单纯如小白兔的钟宇一开始竟将搬入考试院的牙医误认是这里唯一的正常人,只因在天台喝啤酒时,对方透露也喜欢他最爱的推理作家。

事实上,自从徐文祖的闯入,钟宇的处境便急转直下。职场上的霸凌愈发恶劣:自大的老板向同事揭露他住廉价的考试院,并与他的女友智恩暧昧;前辈交给自己的工作任务不带任何指示,在一筹莫展不得不寻求帮助时却遭到无情数落。

另一边,考试院的恐怖氛围让钟宇神经愈发紧张。

房东大婶声称他房间的前住户是自杀而亡,却对前来调查的巡警谎称失踪;从床下无意捡到前住户的笔记,上面一页页写满了“去死”;总感觉有人偷进过自己的房间,动了自己的电脑,终于在监控的画面中发现是猥琐眼镜男,前去对峙,对方却扬言要杀死自己。(别担心,后面有反转!)

徐文祖瞅准时机,在钟宇脑中种下了邪恶的种子。

“忍受不了的话,就杀死他们。”

“其实你是害怕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吧?放心,你和他们不同。”

这个“不同”,不等于钟宇将不会受这些人影响。相反,徐文祖似乎在寓言,钟宇将会超越变态们,凌驾于他们之上。

本就浸泡在愤怒毒液里的钟宇,现实生活又不断往他身上加压稻草。同样被上司欺压的女友智恩嫌他过分敏感,不堪其扰并逐渐疏远了他;路上一对情侣无意间的谈话“没房产的男人不配恋爱”更是加速引出男主内心黑暗面的爆发。

徐文祖的蛊惑时时在耳边回响,钟宇此时似乎已到了崩溃的临界点,他的黑化开始露出冰山一角。他再次梦到战友被殴打的画面,只不过这次挥舞拳头的,是自己。

疑似有新住客敲门,钟宇将门打开一条缝,背后却手握一把刀。被压迫的愤怒,加以徐文祖的催化,一步步将钟宇推向真正的深渊。


05

承受暴力者,终将成为暴力的化身

虽是漫改剧集,不但没有烂尾毁原作,更是要给编剧和演员们加鸡腿。首先,将漫画中的BOSS一拆为二,原作中并没有牙医徐文祖这个人物,只有“大眼医生”刘基赫,而剧集新增的这位人物,先赚取观众的好感,再带领大家走入黑暗地狱,模糊了“普通人”与“底层世界”的边缘。

剧集中出现过的那张合照,随着剧情发展,原来牙医和双胞胎兄弟都是来自同一家保育院,一同长大,而如同“妈妈”的院长就是房东大婶。众人合谋策划多起杀人事件,并无比享受这种状态。

而制作团队将“惊悚考试院”改为“他人即地狱”也是巧妙绝伦。“惊悚考试院”五个字,只简单起到总结的作用,而“他人即地狱”则出自萨特存在主义的“五字圣经”,是本剧的精神内核。

萨特原意是,人类会扮演起他人为自己设定的角色,落入他人写就的剧本。

剧中,尹钟宇就是一步步被诱导,最终扮演起徐文祖为他设定的角色——杀人魔。可在这一过程中,徐文祖其实只不过是邪恶的催化剂。

当钟宇吞咽着来自社会的霸凌与不公,他心中早已埋下了恶的种子。

承受暴力者,终将也成为暴力的化身。

有趣的是,考试院并非在世界的边缘之外,恰恰就在居民区稍偏僻的地方。底层与边缘人离我们竟如此之近。这个微凉的早秋,《他人即地狱》让我们一直回避的目光,最终转向了这里。

编剧给出了一个开放式结局:牙医徐文祖最终到底有没有被杀掉?钟宇是否已成为牙医最完美的作品?他们是合二为一,还是男主分裂出多个自我?好奇的大家快去剧中找答案吧。

责任编辑:Jughi onewenzha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