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Danial Mesbahi

路过我们生命的每个人,都参与了我们,并最终构成了我们本身。 from 蔡崇达《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