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抗内心深处的恐惧?
如何对抗内心深处的恐惧?
山茶花Alen问:
山茶花Alen问: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勇敢了,却还是有很多恐惧无法克服?你们也和我一样吗?


陶立夏答:
谈论什么是真正的勇敢是件很难的事,因为勇气无法像钻石一样按成色与大小来划分等级。对于一个幽闭恐惧症患者来说,走进一扇门如处地狱;对一个广场恐惧症患者来说,踏进那扇门就是走入天堂。
所以不如从勇敢的对面谈起。说说我们害怕什么。

我当然害怕我爱的人不爱我,我怕穷,我怕会瞎掉。我怕失去记忆。我怕自己的愿望一个都没能实现,又怕它们都实现了。我也怕老。但避免衰老的唯一途径是死在25岁以前吧。显然我已错过了这个机会,只能怀着担忧、奔着既定的结局活下去。

当然还有很多如此惧怕以至于不敢提及的恐惧。
我怕深水。用颤抖的双手拍下羊卓雍错与挪威峡湾的照片,命令自己勇敢直视深渊,脑海里全是自己沉入不见底的黑暗被奇异生物包围并撕咬吞噬的画面。
这恐惧开始于七岁那年暑假的溺水事件。只记得整个世界在我面前划过一道弧线,四周陷入奇异的寂静。一切发生地那么突然,甚至来不及闭上眼睛,也忘记挣扎。绿色的河水闪着金光,如沸腾般喧哗起来。身体突然跌入水中带来的气泡漫溢四周,颤悠悠游过耳边,带着催眠般的嘟哝。滑腻的水草吻上我的手臂,随即这张柔软清凉的网渐渐收拢,将空气从我肺部挤压出去。世界开始模糊。好像有什么,在水底向我伸出手来。
接下来的事我已忘记。只知道被救上岸后昏迷了大半天。还有就是,脚上的红色塑料凉鞋只剩下一只,另一只再没有找到。

这之后的很多年,那些不能迅速睡去的夜晚,我会盯着天花板发呆。卧室的灯已经关掉,楼下偶尔经过的汽车亮着车灯,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在天花板上,然后迅速划过墙壁消失在墙角。这光和那天阳光的阳光如此相似,虽稍纵即逝,但已经足够将我再次带到那片闪光的河水中。四周的黑暗如潮水将我淹没。我会呼吸急促,跳起来打开电灯。

后来呢?后来我在二十五岁学习潜水。二十七岁那年第一次在南太平洋上尝试夜潜。教练和潜伴根本不知道我怕水。离开潜伴,独自一人,朝着大海深处进发,努力保持镇定。直到恐惧让大脑缺氧,直到恐惧在这场只有气泡声的拉锯中获胜。我放弃抵抗,比划手势迅速上升。

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潜得足够平静,潜得足够深,终将从深水怪兽们那里抢回我那只红色的塑料凉鞋。

直面你的恐惧,并投身其中,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勇敢的事。

(责任编辑:贺伊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