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博物馆(三)
张晓晗
张晓晗
作家、编剧、银河系少先队大队长。
作家、编剧、银河系少先队大队长。已出版《女王乔安》、《少年博物馆》等。@张晓晗Oliver,ID:银河系会玩。
少年博物馆(三)
文/张晓晗
1、 热血少年

上一次莫名其妙觉得一个男生特迷人,是他站在路灯下,叼着烟,抖着脚,斜着眼,傻着X,对我来了句:“我这个人,只讲义气,不讲道理。哎,说多了你也不懂,一会儿帮我拍照,我要放到QQ空间里。”

我问:“如果是你被打也拍吗?”

他想了想,掐掉烟:“拍,就算被打也都是老子的人生啊!”说后他就拎着板儿砖进大排档开始拍人。

我远远看过去,他被人按桌上群殴的样子,真像是看一部昆汀的电影。心里感慨着,太傻X了太傻X了太傻X了,但还是没忍住热泪盈眶,不是感动的,是激动的。可能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傻到真诚自然牛吧。不知道现在IFC(国际金融中心)穿着最昂贵西装帮大佬太太们抢离婚费的他,还想不想回忆起曾经在另一个江湖里,那一段被按在桌上用啤酒瓶敲脸的人生经历。

曾经的热血少年,如今在另一个江湖如鱼得水。而我,在十六岁之后,再也没见过能把QQ签名活成座右铭的人了。


2、文身男

我陪朋友去文身,闲来无聊和文身店的老板聊天。他用了一下午时间,讲了他身上每一个图案的故事,我指着他小腿上两圈字母,问这些是什么呢。他狡黠地看着我,说曾经参加过一个神秘组织,这是他们的标志。我笑起来,没再接话。接着他拿出一本文身图册给我,问我想不想也文一个。我说我不想。

“不想文个男朋友名字什么的吗?”

“当然不想,你当我和你一样,想把所有前任的名字缩写文在腿上凑成两圈,还要骗别人说是神秘组织的记号。”

他有点吃惊:“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其实我只是会套话,没想到他承认得这么快。

文身男说这些是我前女友们名字的缩写,每次都觉得能天长地久,可是最后都只是变成了一个绕着我小腿的文身。

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永远爱你”的誓言,变成了不愿提起的“曾经爱过”。交过一百个女朋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带着它们,还不是一样再去爱别人。


3、 时差男孩

他提前答辩,结束学业,千里迢迢赶回来找她。这样以后两个人再也不用有距离,再也不用熬夜上MSN只为了说一句晚上吃了鱼香肉丝,再也不会在她哭的时候不能陪在她身边,再也不用吵一次架就消耗掉一张电话卡。再也不用做空中飞人,让两个人之间隔着时差。

圣诞时,他打开久未查看的邮箱,发现她的长E-mail躺在里面,说还是分手吧,说再也不想搞这样的长线暧昧。他足足想了两周,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最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终结这距离,所以他放弃了米国就业的机会,漂洋过海回来找她。

他终于赶上最后一班机场大巴,跑到她家楼下,站在寒风中却是满头大汗,不停呼喊着她的名字。他看着居民楼上的窗子都亮起了灯,她的屋子却一直沉寂着。喊得累了,他去便利店买了一杯关东煮,坐在行李箱上一边吃一边回想两人隔着半球的这些年。之前是女孩追他,他总说要再想想,直到马上要出国了,两人才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他刚出国的一年里,他们为了忽视这段距离,连吃剩下的半包薯片都要寄给对方,虚拟出两人坐在同一条沙发上看着无聊电视节目的假象,仿佛分一包薯片就是一伸手的事。而这些年,陪伴他们度过的又是什么呢,所有的节日,依仗视频电话,所有的拥吻,隔着电脑屏幕。好在他此刻就在她的楼下,哪怕陷入争吵,也能紧紧抱住她,让她再也无法挣脱。

近来的半年,争吵从未停歇,基本上女孩一遍遍重复着自己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未来,而男生觉得已经相熟多年,不必再为这种无法改变的事情多言。他忙着考试,写论文,和房东纠缠房租的问题,转眼间两个多月基本上都没和她说过话。等到他再想起女孩的时候,发现她给他留了无数口信,发了无数邮件,直到圣诞节的分手信。

是时候该给女孩一个交代了,他摸着口袋里的戒指盒,想象他们相见的样子。他听到她的声音,立马站起来,远远走来的女孩,和上次相见截然不同,穿着打扮不再那么青涩,烫着时髦的梨花头,化淡妆,这些都比不上她最大的变化——身边的男孩不再是他。她勾着一个高大男生,边说边笑,脑袋时不时蹭着他的肩膀。可能是分开太久了,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仿佛是看着别人的故事,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刚才自顾自畅想美好未来的微笑。直到女孩看到他,露出尴尬的表情,男孩才回过神来。

女孩深呼吸着,拍拍身边男孩的后背,“我一个朋友,说会儿话,马上上来。”女孩说完,两个男孩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招呼也没打,新男友已经走进楼房大门。

“你……头发好像长了。”男孩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女孩双手抱着肩膀冷笑着,“你提前回来了?”

“对,提前回来找你。”

女孩故作冷淡,却掩饰不了语调里的激动,“早干什么去了。”

男孩呆呆地看着女孩,因为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面对面却不再拥抱。女孩终于再也不能克制情绪,“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哪?难过的时候你在哪?开心的时候又和谁分享?你知道吗,我和你说分手就是为我们的感情最后一搏,你却丝毫没有音讯……在你眼里我算个屁。”女孩的眼泪已经止不住流下来,“你还记不记得,去年寒假你回来,我去机场送你的时候死死拉住你,不让你走,你还是走得一副大义凛然,我送的是我男友还是革命烈士啊!”女孩越说越哭,越哭越说,最后整个人都在发抖,“这段感情里,我做得对的就是离开你!”

男孩看着面前的女孩,听到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摔在地上的声音。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他们之间的时差并不是距离,而在爱情上,他总慢她半拍,当她爱他的时候他不知道如何把握,当她离开的时候他又不知道如何挽留。就像此时此刻,她嘴上说着“你滚”,心里却渴求一个拥抱,而时差男孩呢,只知道愣在原地反复抚摸着口袋里的戒指盒。


4、 荷尔蒙男生

小L在黄石公园认识了丹尼。她拍了很多照片放在微博上,有蓝天白云森林和她爱的丹尼。每天黄昏时,他们两个背着木吉他,手拉手走在湖泊边散步。她说他们开了很久的车只为了去看森林里最老的一棵树,从日出到日落,一路抽着烟唱着歌,手握在一起不曾松开过。松鼠从窗外蹿到他们的车座,他递啤酒给松鼠喝。她扶住他的脖子,不停亲吻他,爱到了彼此渗透的程度。

小L写明信片说起丹尼的时候,极尽肉麻之事,但凡能用来赞美人的话都用上了。在丹尼之前,小L交往了几任大叔男友,她认为全身细胞都在跃跃欲试的丹尼把她重新带回了天堂。

一个月后,他们第一次吵架,小L哭着打越洋电话给我。

说他要同她分手,让她滚。她在房间里把一切能抱的东西都抱了个遍,他硬是把她拉开向外拖。小L实在没办法,开始解他的皮带,没想到,丹尼不顾自己滑落的裤子,直接抱起小L,扔到门外。我以为他们就此完蛋了,没想到第二天又欢声笑语地去森林里散步,真是爱情只如初见啊。

两个月后,小L在黄石的暑期工作结束回国。大家都以为这段艳遇会就此终结,没想到平均年龄二十岁零三个月的两人却摆出一副克服万难直冲婚姻殿堂的气势。当然,他们的确经历了万难,分了合合了分。丹尼要去小L所有密码,对她进行跨国全方位监控,稍有差池又是一场大吵,再跨国表演一场喝酒自残嗑药的戏码。最让小L头痛的是,丹尼的口号为:不了解你的过去,我怎能和你共创未来。所以他盘查了她的所有情史,细节到我都不好意思说,而且还要不定期抽查,如果说的和上次稍有差池,立马再上演米国版马景涛式咆哮。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他们的,在视频里可以做这么多事。

我并不觉得丹尼有多好,而洋人尊重隐私和开放的形象又在我们心里根深蒂固,但他表现出来的特征跟当过红卫兵似的。小L却很不满我这种说法,“他好的时候可以带我上天堂,不好的时候可以带我下地狱。你不觉得,这才是爱吗?”

我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这句话。但目睹过千千万万孽缘之后,我还真觉得,无论国籍,男生在三十岁之前的确都是拿荷尔蒙来爱的。


5、 人渣男孩

如果把他定位为人渣的标准,你再去看看周围那些个男人,多数都成为了善类。

和人渣男孩相处,你总能体会到最好的恋爱体验。说真的,世界上没几个直男会像他一样对女生的穿着有正确的品位判断;会做一手好菜,甚至去学做你最喜欢喝的那款巧克力冰沙,杀了一箱巧克力,为了找到满分那一杯放到你面前;知道顺手拿起吹风机,在你盯着无聊电视节目的时候耐心吹你湿漉漉的头发;恰如其分的时候吻你;在所有朋友聊天的时候看你的眼睛,脸上云淡风轻,却在餐桌下拉起你的手;打下长长的情话在睡前发给你,而见到你的时候又处处霸道专横,最后甩下一句,还不是因为老子爱你。当然你也要做好与他恋爱中最糟糕部分不期而遇的准备,比如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刚逃了一场大婚。若是赘述他人生中的辜负,恐怕还得再写一本书。

你对于男人的梦想,在他身上都能实现,可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他转脸对我说,你说要是我没谈一百次恋爱,能学会这些吗?

我扭过脖子对他点点头,说,彼此彼此。之后视线继续回到电视里放的动画片。

他倒是有点意外,可能觉得棋逢对手。他说,我可是有一个EXCEL表格记录了一百个女朋友。我说,那又怎样,老娘还有一本书写了一百零八个凯子呢。他起劲了,问会有我吗?我笑起来,我都没在乎表格里会否有我。

于是,他的斗志更加强烈了。

我故作镇定看着他,心里想着,其实喜欢人渣这件事,我也做了漫长的心理建设。我也曾是和好多姑娘一样,爱上人渣,看人渣逐渐暴露,和人渣怒分,找到好人,爱不上好人,绕了一圈终于承认自己也不是什么小清新其实就爱人渣那一口,深夜心里愧对着好人憎恨着自己思念着人渣百感交集大哭起来。

对,后来我认识到了事情的重点,我压根不是小清新。人渣男孩问我,你希望我改吗?我说,没奢望过,就这样吧,继续看自己喜欢的电影,搂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做着自己爱做的坏事,走在自己喜欢的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就变成了庸俗的中年人。就这样吧。

他说,那咱们就这么走走看,也别去祸国殃民了好吗?

我说,行,晚上排骨炖久一点。

记得和人渣男孩恋爱之初,他帮我在家里找钥匙,找到最后也不耐烦了,喊着你能不能把东西归类好。我白他一眼,老娘找了你二十几年也没嫌烦。嗯,没想讲他的故事,就是想让你们从这里出馆。

相信我,最后总有一个人在博物馆闭馆的时候,站在出口牵你回家,可能他有很多缺点,可能你不甘心,可能和你对爱情的幻想有些许偏差,我不知道这足不足够治愈,但这是生活还给你的。你看遍沿途风景,要找的就是这个那么不完美的人,他要找的也是那么不完美的你。至于,别人欠你的,还有你亏欠的,都释然就好了。

再混蛋如我的姑娘,都会遭到人渣的报应。而再人渣如他的少年,也会碰到我这样专业的人渣粉碎机。

别奢望每次都爱对人,但是没有一段爱是不对的。愿我们给出的每颗糖去了该去的地方。
(责任编辑: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