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面具,搞破鞋,变超人
李大刚
李大刚
作者
作者
戴面具,搞破鞋,变超人
文/李大刚
想起有一次王欢欢和她永远的男朋友李大刚去旅行,坐长途客车在路上堵了好久。此时王欢欢非常非常急迫地想去上厕所,然而拥堵的国道边上根本没有这一事物。于是王欢欢说:“实在不行,请给我一个纸袋吧!”
“你是想在袋里解决么?”李大刚诧异地问。
“不,我是想下车,把它套在头上。”王欢欢沮丧地说:“至少,这样别人看不到我的脸,反正大家的屁股都差不多吧……”

库布里克在他人生的最后一部电影《大开眼戒》里,制造出一个鬼魅般邪恶与诱人的隐秘性派对(注意断句哦)。男士们身着精致的礼服及斗篷,面孔盖上各种怪异 的面具来隐藏身份,旁若无人地与各路美女嘿咻自如。自以为聪明的阿汤哥第一次来就被主人逮个正着,众目睽睽之下被剥掉斗篷、揭下面具。除却肉体惩罚的威胁,这种情形下,估计他也是宁愿被扒掉裤子而不是被扒掉脸上的伪装吧……

剧中阿汤哥所戴的那只面具,是以1975年曾给老库主演过《乱世儿女》的演员瑞安·奥尼尔的脸为原型做的。该片讲的是一个爱尔兰屌丝小哥巴里林登如何通过 开赌场搞破鞋混成18世纪英国贵族的故事(欧洲版《鹿鼎记》)。这么看来,不仅与《大开眼戒》里中产阶级医生混入上流人物的性派对呼应,也在暗示我们,贵 族们只要戴上面具就可以胡来是有传统滴……

论起搞破鞋和吃喝玩乐,还得是南欧人厉害。连80年代的国产儿歌都知道:“xx的屁,震天地,穿过铁丝网,来到意大利,意大利的国王正在看戏……”,可惜真实的历史上19世纪前意大利就没统一过。分裂的若干个公国、共和国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属威尼斯最有势力。所以威尼斯人唱歌剧,划贡多拉,玩起嘉年华花 钱比谁都凶。一种说法是:1162年,当时威尼斯公国打败了旁边的乌尔瑞科(Ulrico)而称霸一方,为了庆祝而开始举办每年一度的嘉年华活动。中古世纪阶级意识浓厚,贫民与贵族可以同欢,靠的就是每个人戴着面具,从而能短暂消除贫富贵贱的距离。其实这一面具传统,在欧洲最早能追溯到罗马时期的“农神节”,在这个祈求丰收的庆典上,贵族们对活动又好奇想参与,又怕在平民中露脸,于是最终选择戴面具出现,平民们也心照不宣。

威尼斯的工匠们逐渐把面具设计弄到极致,发展到后来全城的人爱面具爱得要死,不论工作生活还是男女老幼,只要外出必定戴上。久而久之,麻烦也来了:进教会 也不摘掉显得特没礼貌;良家男女们乔装打扮专从事搞破鞋活动;尤其是超多的赌徒和落魄贵族为了避债成天戴面具到处乱窜,导致社会案件明显增多且特别难破。 1268年5月2日,威尼斯宣布了关于禁止穿戴面具的官方文件,之后的数十年内禁令逐步扩大——可民间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直到1608年8月13日, 政府还在含辛茹苦地颁布法令:每一个威尼斯公民、贵族和外国人,除非特定节日,不得穿戴假面或口罩……没辙,到18世纪,威尼斯法律规定了一年中的连续8个月,市民可以戴面具出行工作和生活。当时因为和土耳其人打了几百年,威尼斯已经逐渐走向衰落,但还是举国风气保持又炫富又堕落,当时法律甚至明文规定限制人们外出穿金戴银的奢华程度。这时一款唤做Bauta(巴塔)的传统面具开始大受欢迎,它的造型既简约又实用,可以遮挡一部分珠光宝气,后来这款面具也成了威尼斯面具的代表。

18世纪末拿破仑一声炮响,就把威尼斯给划拉给奥地利了,之后戴面具、搞狂欢等传统活动被终结。直到1979年,威尼斯寻思旅游创收,先是几个建筑大学的学生,开始复兴面具与狂欢节文化,这才逐渐地找了回来。不过目前市场上便宜点的面具,貌似都是义乌倒腾过去的。

说到这个改变欧洲历史的小个子法国人,1815年10月,拿破仑被流放到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但其实不算惨,没有被关起来,还能在一个叫龙坞德庄园的地儿踏踏实实写回忆录,比起法国历史上另外一个“死了都不知道是谁”的著名面具男“铁面人”幸运多了。

书信史料记载,巴士底里的铁面人君其实戴的不是铁面具,而是由天鹅绒和鲸鱼骨制成的黑色面具。这个身份成谜的要犯,在路易十四时期一直被关押了34年,辗转几个监狱,还一直有要员监督。他死于1703年11月19日,比路易十四去世早了约12年。据说生前伙食很好,吃得胖不胖不知道,与其说是坐牢,其实更像是软禁。后世相当多学者、闲人曾对这个神秘的囚犯进行过研究,有人认为他是渎职的法国将军或者财务大臣,有人认为他是英国查理二世的某个私生子,还有人认为他是得罪了法国人的意大利外交官。但最知名也是最为群众津津乐道的说法,都认为此人是国王路易十四的亲属。

热爱宫廷八卦的伏尔泰大师宣称,此人是安妮王后与枢机主教马萨林(前文里四小姐他舅舅)的私生子,也就是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同母异父兄弟;休·罗斯·威廉 姆森与奎克斯武则认为此人是路易十四的亲生父亲——由于安妮与路易十三长期不和且没有子嗣,如果路易十三驾崩,那么王权将脱离枢机主教黎塞留的控制。因此在黎塞留的安排下,安妮与一位神秘人士生下了未来的路易十四。若干年后,这个真爸爸回到法国,打算狠狠敲太阳王一笔,结果反而被扔进了监狱。让其终身戴上面具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与国王实在长得太像了;之所以没有杀掉他,也是太阳王不愿意背上弑父的罪名。

在法国金庸——大仲马老师的笔下,《三个火枪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布拉日隆子爵》里,大仲马部分采用了伏尔泰的说法,给路易十四编出来一个长相一样的哥哥叫菲利普,然后让阿拉密斯密谋在沃城晚会上用菲利普替换路易,最后功败垂成。在小说里,神秘的囚犯出场时脑袋上要戴铁面具,看上去糟糕得像个游坦之。

说到游坦之在契丹被扣上的铁面具,那种制造方法拿到现实中是要出人命的。不知道那段到底是金庸还是倪匡编的。真正中国历史上的面具男,最出名的可能要算是南北朝时期北齐名将高长恭。高长恭是北齐世宗文襄皇帝高澄的第四个儿子,封为兰陵王。《北齐书》、《北史》中说他“貌柔心壮,音容兼美”;《隋唐嘉话》中说他是“白类美妇人”。听起来像个小白脸儿,但这位又是个好战的主儿,在战场上对阵时,他经常会因为容貌受到敌手的轻视。为了不让敌人笑话,他命部下制作了一些面目狰狞的“大面”,每逢出战时都戴在脸上,以此达到威慑敌人的目的。《旧唐书·音乐志》记载:“代面出于北齐。北齐兰陵王长恭,才武而面美,常着假面以对敌。尝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冠三军,齐人壮之,为此舞以效其指挥击刺之容,谓之《兰陵王入阵曲》”。这个入阵曲,深受人民喜爱,但是入唐后,越改越娘娘腔,宋以后干脆变成曲牌叫《兰陵王慢》,最后,最后就失传了。

还好日本人那会儿多热爱中国文化啊,大唐时候就学过去了,每年搞相扑比赛啊射箭比赛啊什么的庆祝胜利时候一定要演,传承到现代基本也没变得太多,80年代中国人跑去日本又给学回来了。

温和的高长恭戴上面具变战神的这事儿,衍生出一部金凯瑞的老电影《变相怪杰》,那张所谓恶作剧之神洛基的面具能将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欲念予以最夸张和极致显现。洛基,就是北欧神话里重要的神祇洛奇Loki,连《复仇者联盟》里都有出现哦。可不简单是看起来很猥琐的恶作剧之神,他更是火神,奥丁的义弟与最 后被逐出金宫的头号邪神,引发了“诸神的黄昏”,也是北欧诸神最主要敌人巨狼,大蛇,死神的父亲,对于欧洲人来说,现实中最大的死神就是中世纪的多次瘟疫。黑死病时期,一套看起来特别科幻的医生行头诞生了。医生们头戴厚厚的黑礼帽,身穿泡过蜡的亚麻或帆布大衣,手戴白手套持一木棍用来掀开黑死病患者的被单或衣物。最醒目的,就是脸部戴着像巨嘴鸟般的一张白色面具。鸟嘴面具通常为银制,中空部位会塞入一些如琥珀、薄荷、樟脑、丁香等有用没用的玩意儿用以过滤空气。医生们相信这样的装备可以保护自己免于黑死病的感染,他们因此也被称为勾嘴大夫或鸟嘴医生。 现在意大利威尼斯嘉年华会,这套行头也是一个代表装扮。中世纪时期,威尼斯也曾沦为瘟疫的重灾区,直到今天,贡多拉小船都还染成黑色,有一个解释是,从前贡多拉是彩色的,1562年的一场瘟疫后大批尸体需要运输,让它披上了丧服。

(本文选自《美好百科:这个知识点超纲了》)
(责任编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