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会对AV感到麻木,唯有少年情怀让心明媚如初
山丘野鹿
山丘野鹿
一个热爱丧葬事业的运营狗
一个热爱丧葬事业的运营狗
你终会对AV感到麻木,唯有少年情怀让心明媚如初
文/山丘野鹿 《圈》

不是所有滚青都有一段脏乱差的爱情故事。

很多人问过我最想去哪个城市,回答只有一个——北京。对方听后总会一脸WTF,去哪不好你去北京?感觉好像全中国人都在此吸过毒、挨过堵,而你竟然对它还有这么大的憧憬。

对人产生一辈子影响的除了童年阴影,还有一种叫做“情结”的东西。也许是某个名校情结,某种食物情结,某部电影情结,或是某个地域情结。形成这种情结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某个人。人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一个不经意的表情也可能引发蝴蝶效应,变成对方一生的追求。

小吴的人生里可能有过一段飞蚊症,那就是我的闯入。高考结束后我问他报了哪个学校,他说当然是北京啊。我想他原本就是北方人,去了那里,有种回归故土的仪式感。报道那天,他发了条动态抱怨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我开玩笑回道:“如果你带上我一起去北京就好了!”

他说:“你这么小塞行李箱应该没问题。”

后来,我们的对话就断掉了,就像那些戛然而止的烂尾小说,借口美化是给读者想象空间。我俩的关系以一种沉默的方式宣告死亡,之后我的时间轴渐渐失去了他的动态,偶尔听朋友传递他在那边的一些情况。再后来,音讯全无。大学屏蔽的除了无线网,还有关于他的电波。

大学毕业后他保研留在了北京,我听说时心里很平静,就像当年他考上那所学校一样毫无意外。

如果能和年少时暗恋对象久别重逢,你是否愿意放弃硬盘里的洗礼?

工作后,我利用年假来了一次短暂的“出逃”。飞机飞过华北平原上空,我告诉自己到了北京一定不能哭,等到落地的那一刻,还是激动得眼眶湿润。接机口见到了久违的大学同学,小蕾和大头原本打算毕业去上海奋斗,而我则一心想着北上,现在变成“她们赴京我下海”,现实总与理想背道而驰。

第二天,我拉着大头说要去制造一场偶遇,这些年搭上全部人品只为这次还愿之旅。然并卵,过了爱做梦的年纪,就别想着会上演偶像剧。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墨菲,是不是所有事情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呢?

夜晚我躺在床上对大头说:“没有偶遇,没有偶遇。”像坏掉的复读机,不是因为卡带,而是怀揣念想,心有不甘。唯一的遗憾是,最后一次分开的时候没有好好道别,从此懂得了天南地北的距离。如果克制想念,便会在梦里相遇。

在所有关于情歌的歌里,我最喜欢嘎调的那一首《圈》,故人已在时间门外,我觉得恨,却离不开。

“你觉得恨,却离不开,离不开。”

第三天夜晚,一个人穿梭在夜晚的南锣鼓巷,路过鼓楼停下来凝视了两分钟,没有走到Mao,因为我还是想找到他。

走到后海,背景音乐和晃动的酒杯一样让人分不清方向。夜风吹拂,睡着的是门口的石狮,醒着的是历史的心气。从什刹海出来,一路感受皇城根下的呼吸。我想再走走就可以到故宫了,时间已晚,掉头回公交车站,走着走着竟然跑了起来。街边响起的音乐和飞驰的风咬着耳朵,我看见街灯下有一群自由的灵魂,起舞在22度干燥的,北京的“乐与路”。

行程的最后一天,我又来到他的学校。在他曾出没的教学楼门口注视了好久,盼望着他能从楼里跑出来。而你我都知道,年少时的心动早已死去,最后只是完成打卡仪式般地离开。

“不停期待的明天,变成了昨天。” 

我想我现在已经不再喜欢他,但人生中总有几个定期怒刷存在感的NPC。我想我们都一样,不愿丢弃青春里最美的片段。

“如果当初选择北上,事情或许要容易许多。如果当年再勇敢一次,人生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黑板上的留言和考试的座位条已成为历史,至少现在来看,我们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有着惊心动魄、闪耀着光辉的青春了。

“我们不停的画着这个圈,总期待会得到另外一张脸。”

《万物生长》里秋水女友对他说:“我当初一个北京的学校也没报。我想离开,离开这个城市,离开你,重新开始。有其他姑娘会看上你,你会看上其他姑娘。也会有其他男孩看上我。你、我会是别人的了,想也没用了,也就不用想了。”

我想起另一位朋友说过,等她攒够了钱和勇气,就去北京。然而,等她到了那里,迎接她的只有孤独的未了的乡愁。

热血闯入的哪吒们,在这里完成自刎与重生。多年后他们的英勇变成用来换酒的故事,北京,这里从来都不缺故事,你终会对AV感到麻木,唯有少年情怀让心明媚如初。

文/山丘野鹿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