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与终身美丽
青山依旧与终身美丽
文/许豆豆 《终身美丽》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还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那时我家、两个叔叔家,十几口人,全住在一个很大的四合院里,只有一台DVD机。

夏夜,还在上大学的三叔(爸爸最小的弟弟)会骑着白色大摩托车带着我吃街边摆摊的羊肉串和雪花酪,然后去租碟子的地方,租我喜欢的迪士尼动画片,租他喜欢的香港电影,带回家一起看。因此,周星驰的令人捧腹、徐老怪的刀光剑影、林青霞的貌美如花,一直都是我童年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瘦身男女》就是这其中一张。我记得非常清楚,到最后刘德华和郑秀文接吻的那段,我三叔还不忘帮我盖住眼睛。

我是大家庭里第一个孩子。那时家里条件很差,爸妈、奶奶和二叔都要工作,我三叔上大学,是家里唯一的“闲人”。于是,他有时和女同学约会都要用小竹篓背着我一起去。

他曾带我从幼儿园翘课去钓鱼,路上碰到一条小蛇,一路劝我不要怕,回家之后自己倒被吓得发烧;下雪的时候他用破纸箱给我做了个“雪橇”,拉我出去玩,跑得太快我摔下雪橇头上磕了大胞,回家他挨骂;夏天他带我去河里游泳,游泳圈太大,我从游泳圈的洞里漏了下去,呛了水,回家他又挨骂;一次捉了蝌蚪放在水杯里,骗他喝下,他不生气,后来我养的小蝌蚪长大变成懒蛤蟆,绑在他的拖鞋里吓他,他还不生气;他和我比赛看谁喝山西老陈醋喝得快;他给我读安徒生童话读到自己睡着;他偷奶奶的钱给我买白色纱纱小短裙……现在想来,我的性格在那时其实也受到了我三叔极大的影响,变得活泼开朗许多。

小时候看《瘦身男女》只觉得听刘德华叫郑秀文肥婆,以及他们臃肿的身材、笨拙的姿态,都夸张又搞笑,万万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成为减肥大队中的中流砥柱;万万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坐在一个和我家有12小时时差的地方,无意又听到这首主题曲时,哭得稀里哗啦。

《Juno》里,Juno问自己老爹is it possible that two people can stay happy together forever(两个人是否可能永远开心的在一起?),她老爹说find a person who loves you for exactly what you are, good mood, bad mood, ugly, pretty, handsome...The right person can see the sunshine on your ass all the time(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你开心时爱你,你不开心时爱你,你漂亮时爱你,你丑陋时也爱你。一个对的人任何时候都能发现你的闪光点。)我觉得瘦身男女其实也是阐述了这么一个道理,很简单的道理,很复杂的人生。

我相信爱情,但我不相信永恒的爱情。

每个女孩子小的时候都在心里幻想过自己未来白马王子的光辉形象,而那时我的白马王子应该就是我三叔。后来他上班,结了婚。一天我早起上幼儿园,碰到三婶站在大院门口给临上班的三叔整领带,然后我郑重其事地问我妈说“将来要是三叔三婶离婚了,我可以嫁给三叔不?”我妈笑痛了了肚子,告诉我爸,我爸爸居然嫉妒得要死,好久都假装着不和我讲话。我的这一问,至今仍是我们家人津津乐道的笑话。

后来,因为我爸和三叔有争执,撕破了脸,本来一起做生意的弟兄三个分了家,都从之前的四合院搬了出来,再后来我三叔破了产,和三婶倒是的确离了婚,但也很快和“小三”有了新的家庭。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他本是邻里有名的小白脸,现也被岁月磨的粗糙黝黑,啤酒肚也日益显现。而因为他和我父亲的矛盾,我和他碰面时也颇会有几分尴尬。

龙应台在《亲爱的安德烈》中提到她的童年十分贫瘠,但是她那贫瘠的童年却以最原始最真实的面貌存在她心里,使她清醒,仿佛是锚,牢牢定住她的价值观。我很庆幸自己也曾经拥有过一个物质不怎么富裕的童年,即使那段时间很短,留下的记忆很少,但是总有一些东西,例如香港电影,例如这些熟悉的旋律,让我回忆起一些似曾相识,一些旧人旧时光。

曲终人散罢,听客纷离去,江水东流,峰峦叠起,青山依旧。他和香港电影永远青山依旧。

后续:三叔家的小孩今年上小学一年级,经常给他爸爸嚷嚷着将来长大要娶我。虽觉得好笑,但也在心里暗自感叹真是“生命轮回”啊。

作者介绍:
许豆豆
加拿大女王大学毕业生。一个低级趣味的伪文青。
豆瓣ID:许豆豆
ins:xudoudouchipi
(责任编辑:十三妹 shisanme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