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场精神恋爱,想和你谈谈
李开春
李开春
爱国儿女,鸡汤爱好者,不务正业的理工女。
爱国儿女,鸡汤爱好者,不务正业的理工女。
我有一场精神恋爱,想和你谈谈
文/李开春 《玛丽与马克思》

灵魂伴侣,听起来是个挺悬的词儿。

在如今这个连恋爱都讲究机会成本的年代,男生们讨论的都是什么时候上三垒,女生关心的都是房子车子票子,“想要找灵魂伴侣”这句话,听起来特别像个笑话。

我们似乎同时患上了孤独自闭症和独处焦虑症。

一方面深知孤独不过是生活的常态,另一方面又隐隐渴望有那么一个人,即使你什么都不用说,对方依然懂。

但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两个人。

虽然他们未曾谋面,却保持了近20年的书信往来。

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玛丽与马克思》。

《玛丽和马克思》

Mary and Max

《玛丽与马克思》,是澳大利亚导演Adam Elliot执导的粘土动画电影。

整部动画片由大约132480张独立的画面制作而成,全片共有133个场景、212个粘土人物、475个微缩道具、632个黏土模具、808个茶包、1026张嘴和394个瞳孔。

这是一部100%纯手工制作的电影。

导演Adam Elliot坦言:“粘土动画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艺术形式,《Mary and Max》从构思故事框架到登上大银幕前后历时5年,仅拍摄就长达57周,照这个速度,十年内我只能拍两部电影。”

但他还是拍了。

没有炫目的视觉特效、没有英雄主义渲染、也没有大规模的宣传造势。

但看完之后,相信你孤独的心能得到痊愈。

电影一开头,导演就告诉我们:这个故事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

整部影片,在Mary和Max的世界里来回切换。

Mary的世界,在澳大利亚的郊区。Max的世界,在高楼林立的纽约大都市;

Mary的世界,是暖色系。Max的世界,是黑白灰;

但他们都患有相同的孤独症。

他们被人嘲笑,被人当做异类,他们渴望有个朋友。

Mary想知道:美国的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她随意找到了一个美国人的地址,写了信寄过去:

两个命运就这样毫无征兆地产生了交集。

这部电影的两个主角,一出场就自带“丧”气。

Mary是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个普通8岁小女孩,她有一双泥浆色的眼睛,蒜头鼻,脸颊长着明显的雀斑,额头上还有块胶布一样的胎记:

判断心情依靠在麦片盒里发现的心情戒指:

她唯一的朋友,是她最爱的动画片中的诺布莱一家:

她的爸爸在一家工厂工作,负责给茶包贴上标签:

宁愿坐在小仓库里喝着百利甜酒做小鸟模型也不愿意和Mary说话。

唯一和他说话的外公,喝了氨水之后死掉了。

而她的妈妈是个酒鬼以及烟鬼:

每天在家的任务就是测试Shery这种酒:

而且经常去超市“借”东西,把东西藏在裙底还骗Mary说是为了节省塑料袋:

她告诉Mary:You are an accident——你(的出生)就是个意外。

但是Mary不明白的是:一个人怎么能成为一个意外呢?

Mary自卑,胆小,一个朋友都没有。

学校里的人全都嘲笑她额头上棕色的胎记。

她爱看《诺布莱一家》,因为里面的人都是棕色的;

她喜欢她的宠物鸡,还给她起名字;

她还喜欢一边听着雨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一边大口大口吃罐子里甜甜的炼乳。

Max就更“丧”了。

他44岁,是个身住纽约的孤身中年肥胖男人。他的小电视只有图像没有声音,而大电视正好相反,他只能用两个电视才能收看完整的《诺布莱一家》:

他经常失眠,用抓苍蝇来打发时间:

与此同时,他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自闭,焦虑,暴饮暴食,无法辨识人的表情,不能通过脸孔表达情绪.

他甚至从未和异性发生过关系,所以害怕别人的调情:

就连突然收到Mary的来信都能让他心跳加速血压上升:

为了缓解孤独,他养了一只金鱼、几个蜗牛、一只鹦鹉和一只猫。

他刚出生,爸爸就抛弃了他和妈妈,而妈妈在他6岁的时候开枪自杀:

他喜欢在热狗中间夹上巧克力,吐槽纽约人乱丢烟头;

他持续6年都买同一组彩票号码,从未中奖过;

他一直带着一顶悠太小帽取暖,尽管自己是个无神论者;

他一生中做过许多工作,但大多数乏善可陈。

他的人生目标只有三个:

拥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拥有全部诺布莱玩偶

拥有吃不完的巧克力

所以,在Max中了乐透头奖以后,他拿钱买到了诺布莱玩偶和吃不完的巧克力,然后把剩下的钱分了一部分给他视力不好但却经常做汤给他喝的邻居:

原谅Mary的时候随信寄去了所有的诺布莱玩偶:

去世的时候周围也没有一块巧克力。

Max说:“我觉得做一个自闭症者挺好,要治疗我就像要改变我眼睛的颜色。”

因为那些看起来正常的人,每天都在做不正常的事。

比如:在印度儿童饱受饥饿的时候,人们却在浪费食物;当人们明知需要氧气的时候,还要砍伐雨林;公交车虽然制作时间表,但从来不守时……

所以,即使Max到最后也没有见到他唯一的朋友Mary,从来没有用过一个安全套,没有瘦身成功,也并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Max在给Mary的最后一封信上写道: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相见,一起分享一罐浓缩牛奶。

在这部电影里,Max每次在信中滔滔不绝谈论的都是生活中那些毫不起眼的小事,比如他的一周晚饭食谱。而那些在常人眼里惊天动地的大事:重病、入狱、中奖,都微不足道。

影片最感人的部分,是当Max在原谅了Mary把他当做疾病研究对象出书以后,写给她的回信:

我原谅你是因为你不是完人,你不完美,我也是。

人无完人,即便是那些在我门外乱扔杂物的人。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想变成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

伯纳德哈斯豪夫医生说:“如果我在一个孤岛上,那么我就要适应一个人生活,只有椰子和我。他说我必须要接受我自己,我的缺点和我的全部。”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缺点,它们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必须适应它们。

然而我们能选择我们的朋友,我很高兴选择了你。

伯纳德哈斯豪夫医生还说:“每个人的人生就是一条很长的人行道,有的很平坦,而有的像我一样,有裂缝香蕉皮和烟头。”

你的人行道和我的差不多,但是没有我的这么多裂缝。

有朝一日,希望你我的人行道会相交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可以分享一罐炼乳。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影片的最后,当Mary推开门,看到Max表情安详地死去,桌上放着他最喜欢的甜炼乳,胸前还挂着他用来分辨人表情的小册子,他在等待他人生中唯一的朋友。

而那个人来了,还为他流下了眼泪:

我想这大概是命运最好的结局。

至于Mary和Max之间的感情,毫无疑问,就是爱。

责任编辑:朱洪 zhuho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