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能Xanadu·Party6
大头马
大头马
编剧,小说作者。
编剧,小说作者。公众号:prophetdatouma
潜能Xanadu·Party6
文/大头马 章节目录

1

澳门回W市的航班上。

没有用了,没有任何办法了。本来还寄希望于抢在王怀松之前找齐画上的潜能者,现在,即便王天依所言只是恫吓他们的谎话,能够帮助他们从画上分析出潜能者下落的吴穹也走了。谢星星盯着那张在褚放的帮助下勉强复原的水彩笔画,内心诸般念头转过。身旁赵芬奇依然是呼呼大睡,李立秦闭着眼睛,不知道有没有睡着。谢星星盯着画上的吴穹,从那画上实在看不出“他”和吴穹有什么关系,唯一能够体现他的特点的是双手所戴的手套。

“我们之前都小瞧那个人了。”李立秦突然开口道,像是知道谢星星在想什么似的。

“李叔叔,按您的意思,李超然当时是他弄催眠过去的话……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不管他的动机是什么,这至少说明两点,1,他早就知道Skinner,2,他接近你是有意的。”

“您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股票大厅,我把他当路人同他搭讪,还强行拍了张照片。”

“现在回想,看似是你‘搭讪’他,实际这一切应该早在他的计算中。”

“可这是为什么呢?真的是为了复仇?那场车祸是个意外。而且,我父亲也……”谢星星没把心里更多的话说出来,我父亲也死在那场车祸里,这难道还不够吗?

李立秦没说话。眼下对他来说,要考虑的问题变得严重和宏大多了。在候机的时候,他和谢星星、赵芬奇已经简单交换了一下这段时期所掌握的信息。谢星星这时才把“看见”的那幅未来毁灭图景告诉了两人。对赵芬奇来说,这些事情犹如电影大片的剧情一般令人难以置信,他这才知道谢星星一直以来深陷于怎样的状况里。在他震惊的这会儿,李立秦则眉头紧锁,他已经见识过了王怀松是如何控制那些潜能者的,谢星星所看见的那个未来并不是危言耸听。

如果未来已成定局,他们还能做些什么呢?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没有一次成功地阻止过王怀松。就算吴穹是他们的人,情况还能更糟吗?

“可我总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坏人。”谢星星还在念叨。

“他是不是坏人,还重要吗?”李立秦苦笑道。

谢星星突然站起来,从行李架上取下电脑。她掏出那个吴穹塞给自己的U盘,插入电脑。她想知道吴穹到底给她留下些什么。

U盘里有三份文档。

第一份是名为Skinner的文档。第二份是一个Readme的TXT文件。第三个是一个坐标文件。

谢星星自然是先打开了名为Skinner的文档,她实在不知道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里面只有一个数学式。她起先不太明白,等看到最后的那个数字之后,她猛地想起来了,这是她之前发给地鼠Skinner的文件让对方帮自己解决分子式计算问题所涉及到的那个数学式,那个数字正是经过地鼠验算修改后的正确数字。

吴穹怎么会知道这个?

谢星星感觉心跳骤升,头皮发麻。

她点开第二份文件的时候,手不自禁有些颤抖。

第二份TXT文件是一封信。

“你好,我是吴穹。我猜你没想起来我是谁。不过,我还有另一个身份,你一定记得,我叫Earthmouse……”

谢星星愣住了。预感成真。

吴穹就是地鼠?!

她继续往下读,这封信并不长。但所有细节都表明他的确是地鼠无疑。这么说来,她和吴穹打交道的时间还要远远早过他们第一次相遇。

“……我回国的确是为了找一个人。但那个人不是你。有关那场车祸,我记得很清楚,那件事和你无关。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什么恶意。”

谢星星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坦然?欣慰?开心?还是一种长久以来深藏内心的负疚?

除此之外,吴穹没有在信中透露更多的信息。

百感交集之后,谢星星脑中紧接着充满了更多的疑问。如果说吴穹就是地鼠的话,那么十年前他才十五岁,那时他就能帮助父亲解开有关Skinner的分子式了?还是说,当时使用Earthmouse这个ID的也另有其人?如果说吴穹早就知道Skinner,他之前为何从未透露一丁半点,对于自己遭到怀疑又为何不能坦然说出事实?还是说,他有某种无法说出事实的理由?还有,他为什么在最后一刻选择和王天依一起离去呢?

想不通的问题太多,谢星星继续看信。

信的最后一句话是,“去找那个定位的地址,那里的东西应该可以帮你快速制造出Skinner。”

谢星星叹气道,现在就算重新制造出Skinner了,又能怎样呢。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听到后排有空姐和什么乘客发生了争执:

“先生,飞机上不能使用手机。”

“我已经调成飞行模式了,只是在玩游戏而已。”

“飞行模式也不可以。这是航空公司的规定,麻烦请配合一下。”

“姐姐,你这样不讲道理,世界民航发展到现在,从来没有哪一起是由于手机通信造成的空难,注意哦,是一起都没有。”

“不好意思,您乘坐的是中国民航公司的航班,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飞机落地后……”

飞机上的多数乘客都睡了,此时听到这起越来越大的争执声,纷纷从睡梦中醒来,都回头去看这是什么热闹。谢星星和李立秦也转过头去,这一看不禁吃了一惊。那个和空姐发生矛盾的乘客不是别人,正是刘九。

他们都没注意刘九什么时候和他们坐上了同一班飞机。两人互换个眼色,心中想的都是一件事,刘九是故意跟着他们上了同一班飞机,还是只是巧合?按理说肖博彤已经被王天依带走,他没有什么理由还要跟着他们。莫非还想从他们身上窃取什么情报?但如果是这样,就不该故意这样暴露他的存在。

“别看了,接下来没我什么事了,也没你们什么事了。”

刘九看到谢星星和李立秦注意到了自己的存在,便冲着他们喊道。

谢星星和李立秦没回他,把头转过来,又均是想,他这话是真是假?

那边刘九继续和空姐磨蹭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把手机关上收了起来。这场小风波也迅速平静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李立秦才小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谢星星沉默了一会儿,抬头道,“李叔叔,我想先跟您说另一件事儿。”

于是,谢星星把吴穹交给她的U盘,以及在U盘里透露出的信息简要和李立秦说了。李立秦听后也沉默了,显然是吃惊于这个事实,同时拿捏不定这些信息的真假。他心中对于那对袖扣还是耿耿于怀

“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要隐瞒到现在才告诉你这些?”

谢星星摇摇头,李立秦抛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对她来说也是未解之谜。

“这些先放一边,如果按你说的未来的样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阻止这一切发生?”

“我想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什么?”

谢星星认真看着李立秦,“正面攻击。”

“你是说……”

“我们已经没有时间迂回了。如果按王天依说的话,王怀松的确已经把剩下的潜能者找得七七八八了的话。再加上李叔叔你看到的,王怀松早已开始对潜能者进行实验。我想这个未来应该很快就会到来。”

“我们直接去找王怀松?”

谢星星点点头,“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至少我觉得这个未来也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如果我们可以说服他的话……就算说服不了,也一定要阻止。”

李立秦听出了谢星星这话中的坚毅,的确,除此之外再无良策。

“所以,李叔叔。”谢星星看着他,顿了顿,“接下来的事可能相当危险……”

李立秦打断她,“我早就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你放心,我的那些Angela啊Samantha啊什么的,我都给她们买好礼物了,就算我死了估计她们也挺满意的。”

谢星星见李立秦这当儿还在说笑话,知道他是为了安慰自己,故意显得轻松的样子。实际上她的内心一点儿也轻松不起来,不过还是配合李立秦笑了笑。

“那我的呢?”赵芬奇突然开口问,两人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醒了。

“你?我的那些唱片就都留给你好了。”李立秦说。

“那不行。您给我我也没地方放啊。要不您老行行好,再把您那个音响室也送给我好了。”

“想得美啊小子!那可是不动产。我连情人都没送过房,你?”

两人有说有笑,谢星星见他们把生死之事说得如此轻松,不知道是该感激还是劝阻。

“不过我们要怎么去找王怀松?”笑话说得差不多了,赵芬奇正色道。

“我建议我们分头行动。”李立秦说。

谢星星本也没有想好什么计划,既然李立秦这么说,想必他心中已经有了什么主意,便点头听他说。“星星你去直接找王怀松,和他进行正面交涉。同时我会偷偷去他关押那些潜能者的地方,看看情况如何。”

“那我呢?”赵芬奇又问。

“我们需要一个后备军,保持自由,随时听候调援。”李立秦说。

赵、谢二人都觉得这个计划虽说来简单,但大方向最为合适。谢星星是Skinner的开发者,和王怀松交涉最有说服力。李立秦对那栋别墅最了解,既然有办法逃出来,想再回去也有迹可循。赵芬奇最边缘,受到的注意力最少,也最为机动。两人便点头赞同。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李立秦道。

“什么?”

“既然我已经从那里逃了出来,以王怀松的狡猾,我猜他多半会把那些潜能者转移到别处。”

两人一想的确如此。

谢星星突然说,“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谢星星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后排方向,“他。”


2

航班落地后,谢星星、赵芬奇和李立秦兵分三路。李立秦争分夺秒去调查王怀松关押潜能者的那间别墅,谢星星按照吴穹留下的地址去确定他留下的东西,赵芬奇则是和刘九上了同一辆机场大巴。

赵芬奇上车路过刘九的时候,他抬眼看了他一眼,颇有些惊讶。

“这么巧。又见了哈。”赵芬奇和他打招呼道。

刘九没说话。

赵芬奇便挑了个在他后面几排的位置坐下来。

车缓缓开入市里,四十分钟后,司机报站道,“长江中路有下么?”

刘九“噌”地起身下了车,赵芬奇在后头大声道,“我也在这下!”便跟着刘九一起下了车。

刘九下车后,只管在前面走,赵芬奇依然跟在他身后。每次他回头看的时候,赵芬奇都冲他微笑,似乎他并不是跟在他身后,只是恰好同路。

刘九穿过几条热闹的街市,走到一条僻静的小路上,见他依然在后头,终于忍不住回头道,“你还想干吗?”

赵芬奇显得十分惊奇似的,“我也往这边走啊。真巧,你家也住这附近?”

刘九“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仍是继续向前。

赵芬奇依旧跟着。赵芬奇给谢星星发了条微信,“万一这小子又使出他那招时间暂停,咱们就没辙了。”

“先跟着再说。我看他不见得会用。”谢星星回复道。

刘九不再理会赵芬奇,只当他不存在似的。他对这一带显然是非常熟悉,兜兜转转,最后绕进了一片城中村似的地方,最后走进了一栋居民楼的一层,赵芬奇也跟着进去,他原本以为刘九是回了家,没想到走进去才发现这是一间居民楼改建的网吧。从外头看,里面空间狭小,环境恶劣,烟雾缭绕,稀稀拉拉坐着一些穿着汗衫和裤衩的人,从十来岁的小孩到四十多的大叔都有,共同特点是都对着不满21寸的电脑屏幕聚精会神,打着各类游戏。

赵芬奇刚进去,就被门口一位阿姨拦住了,“上网一块五,包夜八块,包天二十六。”

赵芬奇掏出一张一百来,“优惠点,我包四天。”

阿姨没说多余的废话,面无表情地收下钱,点头示意他进去。

“没想到啊,原来这刘九是个网瘾少年。”赵芬奇继续给谢星星发微信。

谢星星回复道,“你以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孩能有什么大志向?”

“所以你才觉得他是个突破口?”

“能不能突破现在还不知道,至少我知道他对毁灭世界杀人灭口是没什么兴趣。”

飞机上,谢星星曾和他们分析,以刘九的能力,数次和他们交手时,只要随便对他们下个狠手,便能完成王怀松交代给他的任务,也不需要劳烦王天依亲自跑一趟澳门。不过她更看重的是这个人答应和他们进行赌约这件事,这说明,这孩子还有得救。

他往网吧深处走去,发现刘九正坐在最里面的一台电脑前,专心地开始了他的游戏。赵芬奇也往他身边的电脑一坐。刘九仿佛压根没注意他似的,右手极快地点着鼠标,进行游戏对战。

“哎,原来你也玩星际啊!”赵芬奇夸张道。

刘九眼珠都没往他这边转。赵芬奇起先还试着和他搭讪,很快地就被他的手速震惊了。电脑画面上,他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虐待着对手。

刘九这一坐就是八小时。赵芬奇连一句话都没找到时间跟他说,刘九极少数离开电脑前的时间是去厕所。其间去网吧门口的快餐店吃了一盒不到十块钱的盒饭。每当他起身的时候,赵芬奇都跟在他左右,他上厕所时,赵芬奇就待在厕所门口。他吃盒饭的时候,赵芬奇也跟着叫一份盒饭。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个地方,赵芬奇很难相信如今还有这种价格的快餐店在此经营。当然,伙食并不好,十块钱以下只能吃到两份素菜。倒不是为了讨好刘九,是实在看不下去,赵芬奇跟老板说“给这孩子多加份肉”,刘九只是面无表情道,“不用。”赵芬奇只好也跟他叫了一样档次的盒饭。

这之后的三天,刘九都没有出去过,睡觉时就在网吧的二层租一个床位。“床位十五,单间二十。”赵芬奇便跟着他在他旁边也租一个床位。床是最简单的单板床,上下铺,跟回到大学时的集体宿舍似的。一层床单,一层薄被。赵芬奇好久没睡过这样的床,床单和杯子都散发着久未浆洗的混合味,还要忍受其他人的打呼声,他得辗转反侧好几个小时才能睡着。

眼见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什么突破点,慢慢地,刘九打游戏的时候,赵芬奇便也在一边打起星际。这是他上大学时候玩的游戏了,不过也就是业余爱好,远远谈不上什么职业。现在重新拾起来,赵芬奇更加体会不到什么乐趣,因为他总是被虐。于是他便退出游戏,试着在电脑里找点别的更加轻松的游戏玩。

刘九终于向他的电脑飞去一眼,然后发出一声冷笑,“呵呵。”

赵芬奇终于忍不住了,“怎么了?我玩个扫雷也不行吗?”

“你以为扫雷很简单么?”

“还有比扫雷更简单的游戏?”

刘九不说话,退出星际,在他的电脑上也开了扫雷。然后玩了一盘给赵芬奇看。赵芬奇一看,高级局19秒。

“……如果说是拼快的话,的确没人拼得过你啊。”赵芬奇不以为然道。

“拼快?”刘九笑了一下,重新又打开了星际,“如果我够快的话,就不会输给Wizard了。”

“那是谁?”

“一个传说。当然了,那是以前,现在谁快,还不一定呢……就等他上线了。”赵芬奇这才知道刘九回来后一刻不停地守在电脑前就是为了等那个叫Wizard的对手上线。

这之后,刘九照例是每天打游戏。赵芬奇再找不到机会和他说话,无论他说什么,对方只是置若罔闻。只是慢慢地,刘九不再拒绝赵芬奇吃饭时帮他加的餐。过了两天,谢星星出现了。赵芬奇终于有机会离开电脑边,两人在网吧门口说话。

“你终于来了!Skinner怎么样了?”

谢星星从口袋里掏出三颗糖纸包装的药丸,“吴穹给我的药剂也不多,估计他担心万一U盘落入他人之手,留太多也不安全。所以我暂时只做了一小批出来,现在身上只带了这些。你呢?你这边情况怎么样?”

赵芬奇便大致把他伴随刘九身边这数日的情况说了一番。谢星星皱眉道,“果然是这样。”

“果然是哪样?”

“他对毁灭世界杀人灭口是没什么兴趣。不过……他有兴趣的好像也只有打游戏这一样。”谢星星扫视了一圈这网吧周边的环境,几乎所有的居民楼一层都被改造成了网吧,二层三层是廉价群租房,此时,正有不少人从网吧走出来,吃便宜的辣糊汤做早餐,吃完便坐上卡车去打工。“不过这环境也太恶劣了。要做职业电竞选手也可以换个环境好点的地方吧。”

“唔……”赵芬奇支吾道,“其实这孩子挺可怜的。”

“你这几天啥也没干就光可怜他了?”

“不,我晚上睡不着,于是去调查了一番他的身世。”

说是调查,其实不过是赵芬奇晚上睡不着在网吧门口抽烟时那守门阿姨和他闲聊提起的。原来刘九不是不回家,而是两年前,他就因为放弃高考而被迫离家出走,从家里逃了出来。他老家在何处没人知道,只知道他从十来岁起就开始打游戏,没钱了就打点零工,服务员、快递、城管、保安、工厂临时工,其余时间都在打游戏。和这里的其他人不同,大多数人只是用游戏填补自己无望的生活空白,唯有刘九,似乎对这件事抱有不同寻常的专注和耐心,他似乎是为了打游戏而活着。

“我只有一点不明白。凭他的实力,他完全可以去做职业电竞玩家,那样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样的地方。”赵芬奇道。

谢星星沉思片刻,也不明白刘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时她见李立秦远远走来,便招手道,“李叔叔,这里!”

李立秦走到两人身边,脸上挂有一层忧色,“那栋别墅我去调查过了,已经人去楼空。”

事情果然和他们料想的差不多,在李立秦逃走之后,王怀松早已将大本营转移。李立秦在那栋楼里没能找到任何线索。不仅如此,连别墅的户主名查出来都是完全不相干的另一个人。李立秦又派人去幸光制造打听,据说他们已经一个月没见过董事长了,只听说董事长有重要的项目在忙,然而没有一个人知道是什么项目,又是在哪里。

“所以,想要找到王怀松,看来真的只有刘九这一个突破口了。”赵芬奇说。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见谢星星朝网吧里头走去,他和李立秦赶紧跟在后头。

谢星星直接走到刘九面前,对他说,“刘九,我们想让你带我们去找王怀松。”

刘九没有说话。

赵芬奇看了她一眼,一副“我早告诉你会是这样的吧”的样子。

“这件事至关重要。你不知道王怀松研究的那个药会造成什么后果。”

刘九笑了一下,“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以前我的APM只有350,现在随随便便就有600以上。”

“不,我说的是别的方面的影响。它会导致世界末日你知道吗?”

“这关我屁事。”

谢星星仍然道,“王怀松给你服用的那种药并不完善,会有强烈的副作用。”

“有没有副作用我不管,现在我的APM提到了600以上才是真的。”

“你真的不愿意带我们去找王怀松?”

刘九终于暂停了手中的鼠标,转过身来对她说,“姐姐。我对你和王怀松之间的恩怨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本来我答应他会帮他找那些人,也不过是因为他答应会给我那个药。现在他要找的人都找齐了,我对他来说也没什么用了。所以我和他也不再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这是刘九头一回和他们说这么多话,从他不耐烦的口气来看,他说的多半是真的。

说罢,刘九又转过去,重新全神贯注在了电脑上。

赵芬奇、谢星星和李立秦三人面面相觑,均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这个刘九。突然听到他自言自语了一句,“这Wizard,到底多久才上线?”

“Wizard?”李立秦突然道。

“怎么?你也知道他?”刘九头也不抬地问。

“当然了,他可是大神啊。”李立秦眼珠一转,说道。

“哼。大神?等他上线和我打一把,再看他是不是吧。”

李立秦把赵芬奇和谢星星拉出网吧,对他们说,“我有办法了。”


 


 

责任编辑:金子棋 jinziq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