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用“我习惯了”来消解压力和痛苦?
大将军郭
大将军郭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性感长腿女青年。
大将军郭,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性感长腿女青年。新书《世界偏爱自愈自乐的你》。微信公众号:我们心里都有病(ID:staynormal)
如何看待用“我习惯了”来消解压力和痛苦?
亮亮问:
当谈起经历的负面能量时,我们经常会用“我习惯了”来消解,这样的方式真的合适吗?


大将军郭答:

在诉说自己的压力或是痛苦经历的时候,常常能够听到“我习惯了”这样的反应。

朋友A是一个非常独立的姑娘,再加上老公工作忙,很多家务事都是她一个人处理,最近她生了一场大病,除了闺蜜自告奋勇陪同一次,其他时间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带着病痛去医院。

最近的身体状况依然没有起色,我问她一个人到底行不行,太难熬就要老公请假陪护,这时候正是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她回复我:没事,一个人可以的,我习惯了。

看到这句话我怔忡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回复,但我懂得“习惯”背后的心酸和失落。

另一个朋友B,在去年背负了家庭债务,工作方面也一直不断加码,上个月女朋友跟他提出了分手,原本就压力重重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我跟他说,这么辛苦,还是要适当解压,他很无奈,也对我说了同样的话:没事,我习惯了。


其实很多人身上都有这两位朋友的影子,曾经尝试但毫无结果,对现状束手无策,便只能调整自己的态度,麻痹自己的感知,让自己对孤独、压力、痛苦等等等等习以为常,以为这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这种习惯,不是什么好的范式,每每听到,都让我觉得心疼,虽然他们不谈感受,你却还是能感同身受。

无论是哪句话,我们害怕听到的都不是那简单几个汉字组合而已,我们是害怕接收到那句话里埋伏的态度和情绪。而每一句害怕听到的话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有一段伤。


“我习惯了”也一样,这句话背后的情绪是无奈、失落和心酸,态度是无力的面对和被动的接受,而背后的故事可能更复杂。

他们的生命里一定有过创伤性的经历,某个很重要的人没有在他需要倾诉的时候关照过他的情绪,没有在他脆弱的时候给予支持和陪伴,没有在他渴望爱的时候给予过满足。

故事千变万化,但是它导致的创伤体验却总是相似,这些经历让个体感到不被接纳、不被关注、不被爱,更严重的可能会一点点剥夺存在感和价值感,所以那些经常说“我习惯了”的人,他们还会伴有“我不值得、“我不重要”这样负性的自我认知。

每一次用“习惯”来应对困境和难题,并非都是自动化的反应,在真正习惯之前,他们其实都会重复性的经历内心的挣扎。

当需要陪伴和支持,他们也想要主动去寻求帮助,但害怕被拒绝,当想要倾吐烦恼,他们也渴望在某个契机讲出心声,但担心不会得到安慰,当想得到爱和关怀,他们也想暴露脆弱和无助,但疑虑是否能得到回应。


朋友A和朋友B也一样,不是没有想过跟老公沟通陪她去医院,不是没想过找朋友倾诉烦恼,但在他们的想象中,每当自己提出请求,结果可能都是遭到否定和拒绝。

与其说是结果糟糕,不如说是内心的想象更可怕,至少从概率上讲,事实结果只有一半的可能性不如愿,但他们的想象或“自以为”里,却永远只有一种自己最不想面对的结果。

也是这样的想象和“自以为”,禁止着内心的渴望越界而不去尝试,阻碍了自己去改变被动习惯的现状,所以,那些过去的创伤性体验很难得以修复,负面的自我认知很难得以调整,他们的心里只能一直保存着过去的故事,无法再书写更温暖的未来。


当然,“我习惯了”是一种防御机制,因为害怕再次体验过去那样的失落和伤痛,所以用看似轻巧的四个字把自己限制在一个固定的模式中——不再轻易暴露情绪,表达诉求,寻求支持,他们甚至会减少跟他人的接触,让自己保持孤独。

这种固定模式可以提供一定的安全感,但这种安全感稀薄而有限。一个不敢提出合理需求,刻意跟他人保持距离的人,又能有多强大的安全感保障呢?

虽然每次听到“我习惯了”都会觉得心疼,像看到一个蜷缩着身子的孩子,极力在保护自己,抗拒外界可能带来的伤害。

但这种对他人的抗拒其实包裹着敌意,他们觉得他人不会满足自己的需求,不值得信赖,随时有伤害自己的可能,因此回避接触、拒绝沟通、刻意保持距离,这本身就是一种被动攻击。

在被动攻击的驱使下,整个人的表现都是冷漠而疏离的,当这种被动攻击被他人感知到,周围的人反而更有可能拒绝满足他们的需求,这又是一个恶性循环。


习惯了说“我习惯了”,习惯了这种防御机制,是很难意识到你在习惯一件本不该习惯的事,你以为的坚强和独立,其实是在把他人的善意拒之门外,你以为的安全感,其实是建立在一个非常不牢靠的基础之上。想把这种负性的习惯扭转成跟他人建立正向积极的互动,别无他法,只有勇敢去尝试。

当然,暴露情绪,表达自我,寻求支持,一定会有被拒绝的可能,甚至你还有可能会再次体验到类似过去的创伤,但换个视角再看这件事,或许你会勇敢一点。

最糟糕的结果无非是再经历一次你熟悉的负面回应,被忽视被拒绝,但对于这种回应你已拥有应对的经验,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现在的你又成熟了几岁,说不定你会处理得更好,那这又有什么可怕?相比起来,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再体验到他人的爱和支持,才更可怕。

而只要你愿意去尝试表达,主动去打破这个习惯,就有可能用新的美好的经验取代过去保存在心里的创伤体验,改变自己的按钮就在你手边,谁说这不是个建立新习惯的机会呢?习惯坦诚而愉悦的交流,习惯接受也给予支持和陪伴,习惯拥抱爱和关怀。

《茶花女》里有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台词,“我的心不习惯幸福”,但其实,幸福和习惯一样,都是自己的选择。

责任编辑:卫天成 weitianche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