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每一个混蛋的内心都住着一个天使,该有多好
小小酥
小小酥
可以吃的
可以吃的
如果每一个混蛋的内心都住着一个天使,该有多好
文/小小酥 《菊次郎的夏天》

最近天气忽冷忽热,本以为能提早入夏的上海,好像迟迟都无法确认夏天的来临。

然而我的心早已经飞向了夏天,特别是前两天听完那首《summer》之后,似乎唤起了我对夏天的记忆。

这首钢琴曲叫做《summer》,来自电影《菊次郎的夏天》的原声,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回忆,是草丛里的蛙叫虫鸣,是带着浮云和向日葵、牛蒡叶和玉米地味道的夏日。

不一会儿,眼前就浮现了一个奔跑着的小男孩。

他叫做正男,今年九岁。从小就因为车祸失去了父亲,母亲则在外地工作,他只能和依旧辛勤的祖母相依为命。放学回家总是一个人吃饭,在路上遇到小混混要赶紧跑开,因为没人帮他撑腰。

那天他包里装着三年级的暑假作业,一颠一颠地走回家。同行的小伙伴说他要去爸爸家乡的海滩玩。正男拖长了语调,说:“真羡慕啊。”

他提着足球去了学校,空荡荡的操场只有他一个人。值班的老师笑着问他怎么不去海滩呢,便骑着自行车走了。

菊次郎的出场很有意思。

他的老婆教训一群抽烟的中学生:“你们要是不学好的话,就会变成他那样哦。“说完用手肘顶了一下百无聊赖的菊次郎。

菊次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耷拉着脑袋,佝偻着身子。老婆训他,他不知羞愧,竟然回过头比了个耶。傻乎乎的样子,真是让人恨铁不成钢。

作为一个落魄的中年男子,他应该算是失败透顶了。热爱赌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三句话不离“八嘎呀路”,没有一点讨人喜欢。

他第一次看见正男,表现出了一丝好奇。“多么阴沉的孩子呀”,因为他的脸上,看不到属于他那个年纪的天真无邪,反而是一脸的沉重。

直到他无意中发现了妈妈寄信来的地址,于是背着书包飞奔出门,要去找妈妈。

兴奋的正男没走多远,就被小混混拦截,要抢他的钱。幸亏菊次郎的老婆及时出现,她担心小孩难再次遇到危险,于是就让自己游手好闲的丈夫陪他一起去。

就这样,傻傻的大叔,还有深沉的正太,踏上了不靠谱的寻亲之旅。

菊次郎并没有像一个大人一样照料正男,他那个臭烘烘的脑子,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正经的、作为长辈的主意。

带着小男孩,他的第一站就去赌赛车。押谁谁就输,大叔的手气很准。于是两下子路费就没了,大叔心情不爽,就把旁边的人都吼跑,骂别人是混蛋,骂别人是光头佬、让人家去死,最后两人只得靠坑蒙拐骗继续前行。

装作有钱的样子,菊次郎带着正男住进豪华酒店。在酒店里,他带着正男各种叛逆,干尽坏事。明明不会游泳,还很傲娇地跳进泳池,结果下了水拼命挣扎。禁止上船的地方,他们非要坐船。禁止垂钓,他们非要垂钓。酒店的工作人员气的一脸无奈。

菊次郎的歪门邪道太多了,把正男画成大花脸,让他去装可怜搭车。没人搭理他们,他就自己假扮成盲人,结果和车主吵起来的时候又忘了伪装。他们还把钉子放在路上,专门扎路过的车,希望车爆胎后他们就能占到便宜,结果一辆车被扎的直接翻进沟里。

这一切看起来真的很狼狈,让人觉得讨厌,但菊次郎并不是一个坏人。一路上他都学着,笨拙地照顾正男。给他买衣服穿,安慰他受伤的心,答应他一定带他去找妈妈。

于是不出一秒钟,就把出租车司机扔在路边,自己把车开跑了。

两个人终于来到了妈妈的家门前,他们上前查看门牌上的名字,突然门开了,走出来的却是一家三口。原来妈妈已经和别的人组建了家庭,并且有了孩子。

两个人都愣住了,然后小男孩很快明白了一切,默默地转身离开。在这之前,菊次郎还开心地跟正男幻想过,找到妈妈之后,“在那儿留宿”“和她结婚,变成你的爸爸”,现实真是残酷啊。

一向没心没肺的大叔竟然哽咽了,他的睫毛颤动着,眼神里开始流露出慈爱的目光,“走吧,一定是找错了,地址是一样,但是,人却不同。”

他安慰着抽泣的男孩,带还抢来了一个“天使之铃”给他,跟他说想妈妈的时候就摇一摇,天使就会出现。

小男孩不停地摇啊摇,果然天使下来了。

天使原来就是菊次郎。

他们在河边露营,遇到了一个秃头和胖子,就让他们扮成八爪鱼跳进水里逗男孩开心。还扮了扮印第安人、外星人和木头人,总之,没有营养,没有教育意义,但有趣极了。

因为菊次郎的幼稚、直率,不合章法,才让他显得如此赤诚可爱,也渐渐地让正男开始理解,菊次郎是一个笨拙的混蛋,但不是一个恶棍。

与此同时,正男也以自己的方式在给予菊次郎回馈。当他们在庙会玩耍时,菊次郎被人打的鼻青脸肿,说自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还男孩什么也没说,默默地跑到药房为菊次郎买药,并且帮他擦拭脸上的血迹。

两个孤单、并不相似的人,开始靠近了。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煽情的眼泪,一个几乎不笑的男孩子和一个有点邋遢混混的男人,让爱一点点渗入心底。

夏天繁盛的绿啊,铺天盖地,长长的公路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以暴力美学著称的北野武,在自己的另一面,竟然藏着如此纯粹的善与童真,带着狡黠的可爱与肆意,带着一些孩子气,用那样纯净的画面,制造出融化人心的暖意。

据说北野武的爸爸懦弱又爱打人,他后来老了中风了,北野武的妈妈给他擦洗身体的时候,却显得异常害羞。特别是擦到左胳膊的时候,总是紧紧贴着。

终于有一天,妈妈又好奇又生气地掰开了父亲的左胳膊。发现腋下刺着一个女人的名字。那个女人就是爸爸的情妇,妈妈的闺蜜。

北野武的爸爸,叫做北野菊次郎。

这是一场久违甚至陌生的回归,与其说这部电影讲的是小男孩寻找妈妈的故事,不如说讲的是菊次郎寻找自己。那些藏匿在心底的善意和温柔,随着岁月的回溯,静静地酝酿开。

或许他自己也没想到,他能想尽一切花招来哄小男孩高兴,他还特意地跑去敬老院看望自己的母亲,并且,不动声色,远远地看着,然后离开。

从头到尾所有人都会以为小男孩就是片名中的菊次郎,没想到结尾处小男孩问大叔叫什么名字,大叔远远地喊着“菊次郎啊,妈的”原来,是这样。

于是旅途结束了,正男和菊次郎在江边分别,菊次郎的夏天也结束了。

责任编辑:高梦苒 mengra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