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有非谁不可的人生,也没有活不下去的岁月
十九
十九
外企一基层管理人员
外企一基层管理人员,南方成长北方血液,信奉生活有梦为马随处可栖
从来没有非谁不可的人生,也没有活不下去的岁月
文/十九 《夜風》

亲爱的派大星:

近日我在整理旧物品,从一个堆积着厚厚灰尘的盒子里翻出了读书时候办理的借书卡,背面贴着我们已经褪色的大头合照。我突然就想到很多年前我们在深圳图书馆4楼的电子阅览室,挤在电脑前面看电影《情书》的情景,阅览室的电脑只有半个小时的使用时间,你就每隔半个小时拿着借书卡去前台续时间,直至看完整部电影为止。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吧,我们还在为有一部诺基亚的手机而自豪,收件箱里全是彼此你来我往的短消息,手机主页上有小企鹅的头像,那是时下最流行的联系方式。

派大星是我为你起的网名,你当作QQ名字一直沿用至今。现在我登录了QQ,看到你在2013年留下的最后一条说说,“艰难而慌乱的五月”,底下有我孤零零的留言,“愿你前程似锦”,你没有回复我。

再往后退五个月,我搭乘火车颠簸了近七个小时去肇庆陪你过元旦,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省内的距离也可以这么远。你来火车站接我,订的酒店是端州区七星岩附近的蓝宫宾馆。那天晚上我们就在七星岩的广场上倒数,密密麻麻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我们坐在广场的高处头靠在一起小声地聊天,广场的中心有流浪歌手拨着吉他唱歌。音乐很好听,很多人自发地围成圈,那歌手就站在圆圈的中间心无旁骛地低着头,他唱的大概是情歌,人群里有人跟着悄声的合。

广场的大屏幕上默声地播放着广告,一曲完毕,有人用流浪歌手的话筒表白,一句“我爱你”让整个广场都沸腾起来,我们也站起来眼巴巴地向人群中心望,你贴着我耳边也小声地说,“我爱你”。我相信你说这话时的情深意切,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哪怕我在你手机里发现了其他女生的短信息。

12点临近,广场上的人比肩接踵,广场的大屏幕上也停止了播放广告,最后一分钟开始出现大大的数字一秒一秒往后倒计,人群自发地跟着倒数,“54321…”之后屏幕上出现欢庆的烟花,人们互相拥抱,我们也情不自禁地抱在一起。

在这时你口袋里的手机很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你拿出来看了一眼迅速地按了拒接,很快那个号码再打来第二遍,这次我看清了上面备注的人名,只是一个简单的字王,你依旧拒接。然后那个号码发来了短消息,它显示在你手机的屏幕上,三个字“我爱你”。你很慌张,按灭屏幕的同时迅速地来看我,而我呢,很自然地对你微笑,假装这一切都没看到。

亲爱的派大星,你肯定好奇为什么我会记得那么清楚,,那几乎是我这辈子最难过的时刻了。可我不敢声张,站在密匝的人群里,我不能声扬自己的愤怒,我害怕自己成为别人围观的笑话,所以我伪装成没看到的样子。然后在元旦那天早上我独自退房去了火车站,搭乘最早的火车回到了深圳。

我还记得你打电话问我去哪里了,我躲在火车异味刺鼻的洗手间里接你的电话,你絮絮叨叨地说从学校里带了早点给我,我说我们分手吧,我都知道了。你开始沉默,我其实在等你的解释,如果你开口说什么,我或许都能接受,但你什么也没说,我挂掉电话蹲在逼仄的洗手间里痛哭。

现在想起来还觉得那时的我可怜至极。

我们在一起是在高二。每天的第二节课需要做第八套广播体操,你是隔壁班的体育委员站在队伍的最前方领操,你那时候已经长得很挺拔,帅气十足的样子,我每天看着你在前面伸胳膊伸腿就觉得很幸福。我们还搭乘同一部公交车上学,那时候的609路公交车还是没有空调的大巴,座位是一条一条的木板组合而成,司机会在早上用水清洗车厢,你在我的前一站上车,每次都坐在过道左边最后一排的位置拿纸巾等我。你拉开车窗对我招手,我看到你才会上车,若没看到你则会等下一部车。

我们第一次牵手是在609路公交车上,放学时间段车上有很多人,你悄悄地在人群里牵住我的手,你一只手抓着吊环,一边扯着嘴角笑。我则一只手抓着座椅靠背羞涩地看着窗外。现在想来,少年的恋情多数都这样简单而淳朴。

再往前一年,你对我表白也是在609路公交车上,609路公交车让我们从两个毫无交集的人变成恋人。我们从升入高一之后就留意到了对方,搭同一部公交车上下学,家里的距离只隔一个公交站远。我们真正的接触是因为司机的一次急刹车,我因惯性措手不及的往前跌倒,是你伸出手拉住我,我惊魂失措地顺手抓住了你的校服衣角。派大星你相信么,我现在想起那一刻来,嘴角竟然忍不住地泛起笑容,当时我抬头看你时,眼里也一定泛起涟漪,而你却只是很酷地告诉我,小心一点。

那时候的我一定是个爱笑的姑娘,因为后来你说爱上了我的笑容。其实在很多场合,操场上,公交车上,老师的办公室里我们频繁地遇到时,我不敢主动和你打招呼,所以只能对你笑,想想那时的我可真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啊。

我说起的这些,派大星啊,你还记得么?其实我一直感谢你曾经爱过我,让我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美的事情。我也感谢你后来不爱我,我难过过那么一阵子,可也在岁月中自愈。谢谢你让我知道,从来没有非谁不可的人生,也没有活不下去的岁月。

派大星啊,你可能不知道,那个女生后来浏览过我的QQ空间,她仔细地看过我上传在空间里的我们的合照,我看到了她留下的浏览痕迹。我也抱着礼尚往来的心态去浏览她的空间,她的说说里全是爱而不得的幽怨,那一刻我突然有些释然。

我们的分手有些不明不白,你气我不辞而别,我气你与其他女生有来往,但我们都不说,我发信息给你说分手,你默认,倘若在当时你愿意纵容我的任性低下头哄哄我,或许我们的故事都不至于仓皇结尾。

但你没有。

很多年之后,我们重逢,云淡风轻地说起从前,你说我的不讲道理让你心烦意乱,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成熟,在等待我成长的过程中早已消耗完你所有的耐心。你想逃,而我刚好给了你光明正大离开的理由。

但你大概不会明白,等我真正的长大了,我望着你的时候已经心如止水,爱上你的就是那个不成熟的我。你要知道若我们不能一起成长,你便不会有机会钻到我的心里,侵蚀我夜不成寐的思想。17岁的那个我,纵使千般不好,唯一的好便是爱你,这已抵过成长岁月中的千军万马。但派大星啊,你不要有负担,因为即使现在的我比起从前好千倍百倍,只是不爱你这一条就足够让我们陌路。

你是我纯净如雪的曾经,我怀念并念念不忘着,当我们再也不必拿着借书卡去图书馆的阅览室里蹭网络,当我手里握着两张电影票时,想要约的却不再是你,因为爱情啊从来都不会在原地打转,无论何时何地它都在往前,我们呀也一直在向前。

文/十九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