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Felix Russell Saw

谁不是玻璃心啊,只不过是在心上裹了厚厚的消音布,让稀里哗啦碎一胸腔的声音不被别人听见,自己也假装听不见而已。 by 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