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患?无词。
奥博
奥博
独立音乐人
白天, 做一只庸庸碌碌的俗人。 在没有牧场的旷野放牧, 在没有海洋的城市远航。 黑夜, 做一位坦坦荡荡的诗人。 在终日幻想的征途龃龉, 在无人问津的梦中消亡。网易云音乐:奥博,新浪微博:AB奥博AB
何患?无词。
文/奥博 《佳妮》

比起写文章,我更乐意写诗,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位诗人。

我曾经尝试过文章写作。每每重读自己写的文字,便生出一种羞愧。我为我自己写过的文字而羞愧:总是冗余赘述,感慨万千。自此怒删句段,再稍作押韵,这一刻才仿佛找到了些诗人附体的感觉。一番行云流水之后,临表涕零,简直不堪卒读。

作罢。索性拾来吉他,改为歌曲,毕竟每个开端总要有个结局才行。

这就是我从作家到诗人,再到音乐人,历经2小时零五分的艰难转型过程。

《佳妮》的写作便是出自这一手。

我从未和人提起过《佳妮》的创作想法,打死都不说那种。

这次有幸受邀写下这首歌的故事,并被告知会作为首页推荐。

我很开心。这是网络发稿,就算不写出来也不会有被打死的危险。

所以我欣然决定,不写出来。

《佳妮》其实本该是个浪漫而悲伤的故事,因为我的不才,变成了一首民谣。如果写成书或者拍成电影,应该能赚钱的吧。

民谣和电影有着相似的地方,电影是生活的蒙太奇,它展现了一个角色的生活,却又在更高的地方代入了每一个人。民谣也是如此,《佳妮》的创作源于我自己的经历,但既然剪接成短句,谱成曲子,就不再需要去还原故事了。

其实我们都很自私,没人真正关心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也就别期待着你讲一个自己的故事会换来多少理解。

而我们又是那么自爱,当你遇到一段心境而慌张时,就会主动去寻找一个共鸣让自己踏实下来。

如果真的遇上愿意懂你的人,他问你怎么了,不用告诉他,不妨给他一首你在听的歌。

所以能产生共鸣的绝对不是故事,而是故事背后的情绪。情绪大多不用讲出来,也讲不出来。就像这首歌的最后有一小段无词尾奏,大概就是我词穷后的情绪吧。

人能依靠情绪共鸣真是世间一大幸事。

到现在《佳妮》的故事细节连我自己也早就忘了。只是依稀记得那天夜里,我披星戴月,赶去见了你最后一面。

附上我的一首小诗:

白天,

做一只庸庸碌碌的俗人。

在没有牧场的城市放牧,

在没有海洋的城市远航。

黑夜,

做一位坦坦荡荡的诗人。

在终日幻想的征途龃龉,

在无人问津的梦中消亡。

文/奥博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