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前,我以为我会是全世界最好的女朋友
恋爱前,我以为我会是全世界最好的女朋友
文/别人的佩佩

我的朋友Sunny最近失恋了。原因是她和男朋友在地球的旋转路线上产生了分歧。


Sunny是我朋友中最独立的女生,约会会跟对方AA。我一直以为,她是那种能给男友很大空间的女朋友。


她和男朋友交往了两个月。一晚,她联系不到他,气冲冲地去按了对方的门铃。


她男友在打游戏,迟迟没来开门。几分钟后,他在Sunny的门铃轰炸下开了门,这时Sunny已接近爆炸边缘。她先冲进房间看对方有没有藏女人,又去厕所检查了有没有没见过的牙刷,垃圾桶里有没有别人的卸妆棉。确认他就是在打游戏后,Sunny拔了他的路由器。


Sunny:游戏有我重要吗!我按门铃你就该立刻来开门!立刻!

男朋友:闹呢?你又没说你要来。我还得随时恭候您?地球又不是围着你一个人转的。

Sunny:地球就是围着我转的!

Sunny说完夺门而出。随后,两人分手了。


Sunny跟我讲时,比伤心更多的是羞愧。


“我从没想过自己在恋爱里能是这样的疯子。我现在都有点讨厌自己。”她说。可我还挺高兴。得知连Sunny这么独立的人在恋爱里都是这样,我感觉自己没那么讨厌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感受,恋爱前,以为自己跟那些特能作的姑娘们不一样,恋爱后发现,自己除了没她们好看,其它都一样。


我们根本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女朋友。


1. 潘多拉的手机

“神对潘多拉说:不可以打开这个盒子,不然会给这世间带来灾难。”

朵朵第一次决定偷看她男朋友手机“纯属意外”。


那天是周末,她起得早,男朋友在她身边睡懒觉。她刷微博时看到一个段子:一个办法帮你叫醒任何男人,在他耳边说“我在看你手机”。


朵朵面对他男朋友躺下来,她刮了刮男朋友的鼻头,没有反应;她用嘴吹了一阵小风,男朋友除了头发翘了翘,没有任何反应;她小声说“我在看你手机”,男友立马睁开了眼。


朵朵大笑着胖揍了男友一顿。男朋友委屈地解释道:我就是正好醒了嘛。


本以为事情可以就这样过去,但那天夜里,朵朵睡不着。她在男朋友睡了后拿起了他的手机,输入了那个她一直都知道却从来没输过的密码。


当年刚和男朋友在一起时,她酷酷地说过:我绝对不可能看你手机。这会儿朵朵想:我就随便看一眼。


她看了他几十个对话的聊天记录,看了他前女友们的所有朋友圈,在微信搜索栏搜了“想你”。她又翻了相册,看了他的支付宝、淘宝记录,还读了他的备忘录。


天蒙蒙亮,朵朵偷偷把他的手机放回枕边。心里感觉怪怪的,为没有找到任何犯罪证据而欣慰,又为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而焦虑。


“你说他是不是删干净了?”朵朵后来问我。

“你是不是没捉到奸特别失落?”我答。

“没想到,我也会看男朋友手机。”她说。


更没想到的是,她后来还看了不止一次。


2 薛定谔的钻戒

“薛定谔说,打开盒子之前,你永远不知道,猫是死是活。”

如今,不婚主义者越来越多,其中包括大熊(化名)和他女朋友。俩人一直很前卫,说要追求不被一张小红纸所束缚的爱情。


不过上次喝酒,大熊突然说,要给我贡献一个选题:你探讨一下,恋爱是不是该有点儿契约精神。为什么咱俩在一起之前说得好好的事儿,在一起久了就变了呢。我在恋爱前说好不想结婚的啊,她说她也不想啊。我说不想买房,她说100个同意啊。


结果最近,他女朋友竟然开始催婚了。她第一次的暗示是:我们买套房吧。


我替大熊和他女朋友可惜,毕竟他们的结合,原本让我看到了不同的可能。但同时,我也理解,这可能就是很多女人的“宿命”吧。每当我跟年纪大一点的女朋友说,我不着急结婚的时候,她们的答复都是:再等两年你就知道了。


她们之中不乏曾经很酷的女子,独立,大方,前卫。但都会有那么一天,看到自己越来越重的法令纹,看到闺蜜手上的钻戒,看到爸妈因为牙口不好咀嚼时一直吧唧的嘴……有一天她们感受到自己的年龄,就突然想结婚了。


比如A姑娘,有一次她去北京出差,自己住在瑰丽酒店3000一晚的房间发烧,没有人照顾。她那天起就想,找个人嫁了吧。


再比如曾经也说过不婚的B姑娘,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她越来越相信那句:他不是不想结婚,他可能只是不想和你结婚。


在这样突然袭来的焦虑中,很多女人选择了去要一颗钻戒。


“我挣再多钱,也不能自己给自己买钻戒吧。”A姑娘说。

“为什么不能?”我问。

“就是不能。”


3 别人的盒子

“你给了我X-box,而别人可以给我Celine box。”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后会释放灾难,薛定谔的盒子里可能装着只死猫,但还有一些盒子,里面总是好东西,就看,你能不能让它成为你的。


我,曾经很讨厌自己。我和很多在北上广打拼的女性一样,鄙视着“女子图鉴”里野心勃勃的姑娘,却发现,自己在面对诱惑时,其实比谁都贪心。


那时,我有男朋友。我们感情很好,也一起在为未来努力。他虽然事业比我进步得慢,但我却表现得不离不弃。


然而背后呢,别人给我介绍优秀男性时我也没拒绝过。在酒吧里偶遇投行金融男,我脱口而出自己是单身。在父母给我安排的相亲局上,我也得体应和。想着,不管怎样是多一个选择。


我会拿我男朋友跟别人的男人对比。从外貌、家庭、性格,到智商、工作、潜力……那种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大俗包。


我虽然从没想过他是备胎,但这种不断的对比,随时可能抛弃,说穿了,不就是一种骑驴找马的心态吗?


我讨厌那样的自己。非常讨厌。


恋爱前,我们以为自己要的只是爱情。后来才发现,我们要的海了去了。


Oh well, 你只是一个“普通女人”

不论你是翻男朋友手机的“独立女性”,需要一颗钻戒的“不婚主义者”,还是从未停止物色下家的“专一女友”,这都证明了一件事,你根本不是那个你曾经以为的特别的女子。


你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清晨闹钟只需要响一次,早餐是蔬菜汁和掐秒煮好的糖心蛋。每周都会骑动感单车做瑜伽,清楚地知道自己哪件衣服可以水洗,哪件要干洗。


你在职场上也干脆利索。会议中该发言的时候发言,不发言的时候做着干净的笔记。不拍老板同事马屁,但旅行归来都会给大家带伴手礼。


然而,真正恋爱后,你发现你不过是一个“普通女人”。你的情绪,和任何女人一样,就像上海的气温,满20送10,满30减15。唯一不同的是,天气好歹还有个预报。


我们都一样没有安全感,脆弱、虚荣。我们都只是非常普通的人。


但我们最大的优点就是会讨厌自己。也只有这样的讨厌和反省,能催促我们去成为更好的人,更好的爱人。


这些年,我也努力学着做一个更好的女朋友。学着在感情中也保持契约精神,学会在荷尔蒙退去后,依然有爱的能力,在距离感消失后,依然保持对对方和自己的尊重。


这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我希望,总有一天,我能成为一个牛逼的girl,一个牛逼的女朋友。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 onewenzha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