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女孩热爱猜心游戏
陈廿榛
陈廿榛
日常与读书
微博@陈廿榛,日常与读书。
谁说女孩热爱猜心游戏
文/陈廿榛 《成人世界》

阿娅觉得自己很无耻,她一面用“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只有不被爱的人才是第三者”这种见鬼的话来安慰自己,一面又忍不住对那个女孩心生愧疚。真的愧疚,就把那个男人还给她咯,反正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可是,还是有点舍不得,就像你好不容易抢到自己中意的限量版香水,还没喷一次就要拿来送人,未免太不甘心。

他比香水倒是贵重得多,在女孩子们纷纷不再相信有青蛙王子的这个世纪,能冒出他这样一个人面兽心衣冠楚楚的家伙来,阿娅觉得自己运气还不错,青蛙王子也是王子。早在13岁的时候阿娅就勘破了爱的天机,所谓爱情,不就是两个人互相欺骗互相迷惑再互相拆穿彼此的游戏嘛。她一路睥睨众生到27岁,没想到还是在他身上栽了个大跟头。

发觉自己开始猜他究竟爱不爱自己时,阿娅知道她完蛋了。女生一旦开始猜男人的心,一定是她陷进去了,一开始只是浅浅猜,后来就走火入魔整日里琢磨,其实也许他爱不爱自己并不重要,只是自己一定要个答案罢了。

他出现在阿娅心里那天整个城市都在下大雨,阿娅打开车门钻进滴来的顺风车里时觉得自己总算活过来了。

“座位上有毛巾,你先擦一下水吧,我开了暖风,等下觉得热你可以告诉我。”

阿娅正忙着解和镂空太阳伞钩在一起的针织衫时就听到驾驶座上的人这样说。她抬头看了看,他朝她笑了笑,阿娅的心跳了跳。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爱就是这么来的,阿娅对所有人都是这样解释。其实他对自己应该也是如此,不然他为什么让她取消订单加她微信付钱。阿娅觉得,钱都是借口,想搭讪才是真,27.5他再主动给自己抹掉2.5的零头,一杯焦糖玛奇朵都买不到,这样悭吝的人应该不多。

不过后来阿娅知道了,这样的人不仅有,她还爱。爱情可真奇怪,从前据说家有庄园可以跑马的镶金王老五猛追阿娅不稀罕,反倒是对25块小哥一见钟情了。

25块小哥今年刚好25岁,他第n次到公司门口来接阿娅时,阿娅挑逗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呢。”小哥暧昧地笑,他说我倒是希望我有那个福气能娶到女神。

这话其实有些微妙,一来他没说女神就是阿娅,二来直接从男女朋友过渡到婚姻嫁娶了,如果阿娅能找回一点13岁的智商就会知道这是个语言游戏。偏偏阿娅陷入了猜心游戏不可自拔,她耳后的皮肤子在围巾内一寸寸变红,自以为天衣无缝地接了句“那你可得努力了”。

小哥的确蛮努力,房子按揭,车子二手东风日产,也算在这个大大的城市勉强跻身中产。成天在微信里跟阿娅说宝宝晚安,女神早上好这种幼稚的话,也会在车上偶尔递过来杯以前被阿娅嫌弃的要死的奶茶。是谁说过来着,一杯奶茶等于十三块方糖,阿娅在副驾驶上漫不经心地想着,却还是把嘴靠近了吸管。

认识有两个月了,还是处在暧昧期,阿娅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懵懂觉得真正的谈恋爱不该是像他们这样浅尝辄止,却又不知道问题具体出在哪里。

不知道也没关系,不是说恋爱中的女生都是福尔摩斯嘛,阿娅打印了几十张网上搜罗的案例出来,条条比对,一一试探。她相信,只要自己有耐心,他总会露出马脚。阿娅倒不是盼着他是个感情骗子,只是先头说过了,阿娅是个早就看透爱情本质的姑娘,她再怎么动心终究也没绷断理智那根弦。

这样一来二去,倒真试探出了不少问题,阿娅发现他应该有正牌女友。他开车时经常会接到客户电话,像是介绍自家产品性能顺便敲定日期详谈的通话他都是不避讳阿娅的,但有的电话他常常会先挂断再等红绿灯口回个微信。这就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了,等到阿娅借口自己手机没电需要借他的登微信回个事情时他的犹豫就变得更加可疑。

也不需要更高级的手段,阿娅第二天在他送自己到公司后请了个假,偷偷跟了他一天就发现了那个女孩,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小姑娘也被蒙在鼓里。她笑着跑向他的样子太刺眼,阿娅觉得自己鼻子有点酸,赶紧闭眼咬唇把眼泪憋回眼眶,不花妆是她现在唯一的骄傲了。

回家后阿娅已经冷静下来,抽了张A4纸在纸上写起来,左面一栏是他对自己的好,右面一栏则是他能从自己这里得到的好处。钢笔尖在客户两个字上划了一圈又一圈,阿娅的心也沉啊沉坠到了深处。

“被小三”这种事如果没落到自己头上,任谁都会觉得去找原配摊牌实在是件太不体面的事情。阿娅坐在咖啡厅里发呆,她在想自己有什么非要见那个女孩一面的理由。想从她手里把他抢过来?那倒不是,他的吝啬小心眼阿娅可以忍受,若是上升到骗爱阿娅是决计不会再要他的。

还是因为不甘心吧,她要是为了排解寂寞逢场作戏也就罢了,偏偏她动了情,他还是在做戏。这倒是激起了阿娅的好胜心,她想见见那个女孩儿,想知道自己比她差在哪里。

她走过来时阿娅便毫不掩饰地打量她,白衬衣,浅蓝色牛仔裤,帆布鞋,细白的脚腕上有脚链若隐若现,看得出来是个小家碧玉的姑娘。

“你男朋友跟我暧昧你知道吗?”阿娅很直接,却并不是为了示威,她只是没耐心讲他们之间俗气的故事,所以才直入主题。女孩儿沉默了一会,无声地点点头,似乎是在想要怎样回答阿娅。

过了会,女孩抬起头直视阿娅的眼睛:“你给我发过消息后我就问他了,他承认了是想接近你来寻找客户资源,对不起。”阿娅没有在意后半句,她在心里反复回放女孩的前半句话,原来暧昧和正宫娘娘的区别在这儿,她只能猜来猜去,而人家可以直接问出口。

“你就这么直接问,不怕他骗你吗?”阿娅压抑住了自己微妙的嫉妒,强迫理性的自己出来稳住场面。

“我相信他,更相信我自己,应该能分辨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大概女孩已经意识到阿娅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说出口的话比刚才更有底气了些。她又接着说道:“其实我觉得他配不上你,我不是为了安抚或者恭维你才这样说。我喜欢他是因为他的缺点我现在愿意包容。但你明显值得更好的,你没必要迁就谁。”

没必要迁就谁吗?女孩走后阿娅把喝了一口的咖啡放回桌上,拿着小勺子无意识地搅了搅。这还是跟前一个相亲对象相处时留下的习惯。那人自负喝遍各大产地的咖啡,总是喜欢不厌其烦地给阿娅做科普,而阿娅不耐烦时就喜欢做这种对方明显不喜的动作。于是有些事,两个人都不用明说,就彼此心知肚明了。

但相亲和动情总归是不同的。前者可能会在你的生活里留下痕迹,不久之后又被新的痕迹所覆盖。而后者,你喜欢过的每一个人,都会在你的心上走过。你以为TA走过去就是已经离开了,却没发觉你心上的那条小路正是由TA踩实的。

阿娅看向窗外正撑着伞来接女孩的25块小哥,他或许知道今天有两个女生为他见了一面,也或许不知道。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阿娅懒得去猜,她想如果自己下一次喜欢上某某某,一定会直截了当地问:“喂,你喜欢我吗?”

文/Amanda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