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坚信只要心中有梦想,就会与众不同
50cent
50cent
练习生
练习生
我坚信只要心中有梦想,就会与众不同
文/50cent 《当幸福来敲门》

“一个虔诚的落水者希望上帝能救他。一艘船过去了,他拒绝被救,说上帝会来救我的。第二艘船又过去,他仍然以同样的理由拒绝被救。后来落水者溺死了。天堂上,他不服气问上帝,万能的主啊,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上帝回答道,为了救你,我派出了两条船。”

这是电影《当幸福来敲门》里的一个揪心的玩笑。这是一部根据美国著名黑人投资家克里斯·加德纳(Chris Gardner)的人生经历拍摄而成的电影,讲述的是他在经历一系列的窘迫与困境后,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或许这样的“鸡汤”,早已让人觉得无趣,甚至白眼翻不下来。但无可取代的是,它在当中所叙述的种种关于生活的喜怒哀乐,都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找到共鸣。

就像我大学的时候,在餐厅做过兼职,当过家教,后来去另外一个城市实习,跟几个人合租一间很小的公寓,做过销售,写廉价的文案,蝼蚁一般地努力着。

工作似乎忙得看不到尽头,办公室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指使你工作。每个月交完房租生活费已所剩无几,只能计算着钱点外卖。

太多的委屈和艰难,我告诉自己不要跟爸妈说,要让他们安心。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失去任何依靠时,就会在绝境中变得坚韧和努力。

所以当看到片中的克里斯,因为没钱交房租被赶出来,深夜里一身疲惫地牵着着儿子,却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作为一个父亲还必须假装轻松,跟儿子说这些狼狈只是他们在玩“躲避恐龙”的游戏的时候,一种夹杂着心酸、惺惺相惜的复杂心情涌上来。

在上世纪80年代,他倾尽积蓄买了几十台高密度骨质扫描仪,他雄心勃勃,本以为能借此改善全家的生活,没想到机器非但没销出去,中途还别人偷走两台,而一台机器的价格可以抵上一个月的伙食费。

失败的投资让克里斯在债务、税单、房租的夹迫下陷入经济危机,当他想用粉刷墙壁换来一个星期的房租缓冲期时,却因停车罚款而被警局拘留。

终于,妻子再也无法忍受这样贫寒而又毫无起色的生活,她愤然离开了这个家。这时他的忧伤与无助又一次刺疼了我,看着房东将他和儿子的东西丢出房外,而他只能带着疲惫的心,拖着心爱儿子,开始流浪,四处找寻住所。

生活在煎熬着,更何况父子俩无家可归。他们住汽车旅馆,收容所,甚至地铁站的公共卫生间。当他们在卫生间的角落依偎着,有人想进来方便的时候,克里斯用脚抵住了反锁了门,不敢出声,痛苦伤心的泪水顺着眼角落下来。

人来人往的街头,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奔跑着,生活着,他站在街头,突然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也满脸幸福呢?

那时候正好是魔方流行的年代,别人最短要花30分钟才能复原的魔方,克里斯只花了3分钟就完成。他一次又一次的在街头狂奔,他拼命地挤出每一分钟去与他人竞争。

他在车流中穿梭追讨被偷的仪器,他因为18块的的士费而夺门而逃,他会为了进入宗教收容所而撒谎插队,会为了赶时间在坐公车时不顾“女士优先”的绅士礼仪。

为了给儿子一个安定的环境,在走投无路时,他甚至去卖血缓解困难。无论多么贫困潦倒,仍想尽办法给儿子买生日礼物,尽量为他洗澡,给他讲睡前故事,要让他每时每刻都感受到父亲在身边的温馨。

后来他拿到了投资公司的实习资格,于是白天就将儿子送去幼儿园,自己带着所有家当,行李箱、公文包,还有他的骨质扫描仪,甚至挂着一套西装去参加培训。

上司见了大吃一惊,问他:“你这是干嘛呢?”

他连忙转移话题:“我正准备去萨克拉门托,那里有几个潜在客户,我要陪他们打高尔夫,争取把他们都挖过来。”

上司满意地一笑,拍着他肩膀让他好好干。

还有一次他带着儿子跟客户去看球赛,看着他拎着硕大的行李,跟他说:“你可以把这些都放车上呀。”

儿子脱口而出:“我爸爸已经没车了!”

克里斯瞬间“啊”地大叫一声,他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落魄,虽然这可能会给他带来同情和更多的生意,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当贫穷足以压垮他时,他没有把贫穷当做博取怜悯的借口。这不是死要面子,而是真正强大的内心,在比他更有金钱和权势的人面前,仍然能够保留自己的尊严。

克里斯的坚持终于迎来了回报,他成功地卖出了所有积压的仪器,也赢得了股票经纪人的职位,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第二次流泪,是在被聘为正式员工的时候,他在老板面前热泪盈眶,知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激和喜悦。他跑到儿子的幼儿园,一把抱住了他,紧紧地,然后流下了百感交集的泪水。

而对我而言,有些瞬间和细节更值得被记住。他虽然总是疲于奔波,却始终保持整洁的衣着。即使是拖着行李箱、挎着公文包、背着西装,他的脸上却总是挂着自信而礼貌的微笑。

他在球场里对儿子说: “永远不要让别人来告诉你,你不能做什么,即使是我也不行。如果你有梦想的话,就要去捍卫它。”

在那些贫穷、艰难的日子里,他没有埋怨和自暴自弃,而是保持着对自身价值的信念和认同。当他挺直腰杆,蓬头垢面地坐在一帮大佬面前时,他仍然可以从容不迫地露出笑容。

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份“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自信,这份独立于世间的勇气,让他能够在人生的逆境之中仍然可以绽放出无法被覆盖的光芒。这也是除却坚持、勤奋和机遇之外,他身上最为珍贵的东西。

这个社会从来都不是平等的,不管再怎么不想承认,它也是事实。但我们每个人对于“幸福”的渴望,都是一样的。

 “happiness”,杰弗逊在美国的独立宣言上曾十三次提到这个词语。这位伟大的美国开国元勋相信这是上帝指引他的梦想,于是他们拿起刀枪,不再高唱《上帝保佑女王》。因为“happiness”里并没有一个“y”,却有一个“i”。

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生活决不可能没有波澜,但能够决定我们最终能否实现那个梦的,只有我们自己。

很多人并不知道,在电影最后一个镜头中一闪而过的这个人,就是本片的原型人物克里斯·加德纳。他在片中跟男主角的扮演者威尔·史密斯擦肩而过,并互相点头致意。

在现实生活中,加德纳进入华尔街之后风生水起。1987年,他用1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建立起自己的股份经济公司。第二年,34岁的他年薪就超过了一百万美元,并给自己买了一红一黑两台法拉利。

事实上生存往往比命运还残酷,他从来没有豪言壮志地许下什么承诺,他只是一步一步地,脚踏实地接近自己的目标。

剧组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还特意请来了无家可归的游民当作临时演员,并给他们每小时8.62美元的时薪。对于他们的一些人而言,这笔酬劳是他们人生中第一笔靠劳动赚取的回报。

我想人生无论大喜大悲,无论面临怎样的磨难和考验,保持一份从容,不放弃自己,终将能迎来幸福的叩门声,不是吗?

责任编辑:高梦苒 mengra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