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画/Robin 彬仔

人生的时间太过客观,事件太过繁琐,摆在剧本里,轻松一句就可以交代的过场戏,或者需要浓墨重彩写上几十场的重头戏,在人生里却无法快进、快退或暂停,快乐也好,痛苦也好,每一分每一秒都太平等了,都必须细碎地过去。 by 静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