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匠·警察·第三章
闫为
闫为
一辈子都在讲故事的人
一辈子都在讲故事的人
锁匠·警察·第三章
文/闫为 章节目录

失主穆德忠,由于保险理赔的事,跟保险公司的人吵了一架,突发脑溢血死了。廖怀峰只好去看望家属,发现失主家只剩下孤儿寡母两个人。都眼巴巴等着廖怀峰给个说法。可是廖怀峰能给啥说法?

就在这时,许毅回来了。许毅听取了大家关于案情的介绍和分析后,一句话没说,自己回办公室打电话去了。过了一会儿,许毅把廖怀峰单独叫到办公室。第一句话问的是,

“那个达摩,估价多少钱?”

“穆德忠在保险公司的投保金额是一百万。估计至少也在一百万以上。”

许毅转着眼睛想了想,廖怀峰一看这种眼神就觉着要出事。

“姐夫,你觉着这案子多长时间能破?”

“现在疑点太多。关键是两点,第一,达摩找不着。第二,安海杰死不承认。估计得费些时间吧。”

许毅点点头,

“姐夫,我刚刚给局领导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案情。”

“都惊动领导了?”

“嗯。这个展会,是咱们辽城今年规模比较大的展会,省内省外都有些影响。另外,失主穆德忠,也是纳税大户。咱得重视啊。”

“已经很重视了。全队都扑在这个案子上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麻烦的是,穆德忠死了。咱们得给家属一个说法,越快越好。”

廖怀峰一愣,意识到不好的事情已经开始发生了。他靠在椅背上,准备听许毅要说什么。

“今年呢,全省治安大整顿,盗抢这块是重点。年初的时候咱们都开会学习过文件。关于这个案子呢,咱们换个角度想,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人偷的?”

“当天夜里十二点,保安巡视过,东西还在,二十分钟后,安海杰触发警报往外跑,大家就开始追捕。从作案时间上看,不太可能。”

“也就是说,最大的可能是,安海杰把达摩藏起来了,死不承认,怕定重罪。”

“有这个可能性。队里开会时有人也提出了这个可能。”

“对呀。目前来看,这是最符合实际情况的可能。”

“可是也有疑点。安海杰说自己是受雇的,还供出了雇主是大金牙。”

“可是大金牙人呢?没有吧。姐夫你是老公安了,这帮犯罪分子为了脱罪什么谎话都敢编。不着边际的有得是。”

“可我觉着不像是编的。”

“你能确定吗?”

许毅变得有些严肃,廖怀峰一愣。

“咱们不能武断,得看证据。目前的证据就是,安海杰盗窃完毕逃跑过程中触发了警报,咱们第一时间抓住了他。所有的证据链都表明,他就是案犯。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把达摩藏哪了。可是话说回来,不交出达摩一样能定罪,因为证据完备。”

“但是有疑点。大金牙呢?他后面是不是还有别人呢?”

“按你这么说,那更麻烦。不是安海杰偷的,谁偷的呢?大金牙雇了安海杰以后还雇了一个人?或者是另一伙盗贼,两伙人碰巧在一天作案?……咱们办的是案子,不是写侦探小说。不能因为嫌疑人不认罪,就一直查下去。还是那句话,这个案子证据链已经非常完整了。对了,我还跟检察院那边联系了,他们说咱们现在手上的证据,已经可以立案了。”

廖怀峰终于明白了,许毅心里早已想好,要把这个案子速战速决。

“许毅啊,许队长。为什么要这么快结案呢?”

“为了工作。为了减轻受害人家属的痛苦。为了正义。”

 

事后,廖怀峰明白了,许毅到底为了什么。达摩案涉案金额较大,侦破速度飞快,体现了辽城警方的办案能力。加上当年正是全省治安整顿的首年,达摩案的侦破开了个好头。许毅也因此更加被领导看好,很快调到分局当了领导。

当事情尘埃落定,廖怀峰才不得不佩服许毅的政治嗅觉。他很清楚这个案子在政治层面意味着什么,怎么处理才能发挥它最大的效力。许毅真是个当官的材料,他早就跳出了一个警察对一个案子的认识,而是升级到了怎样让一个案件成为他的政治资本。廖怀峰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许毅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但是在刑侦专业层面,还真挑不出他的毛病来。

可是,具体的工作还是要由廖怀峰来做。他不得不找来受害人家属,向他们详细描述了破案的经过,以及警方所掌握的情况。同时,廖怀峰也把案件中的疑点据实相告。穆德忠的儿子穆成,表示案子还有一些疑点。于是,廖怀峰又详细说明了当时的办案条件,警方做出的最大努力,虽然有疑点,但是基本事实已经很清楚了。

廖怀峰发现,眼前这个叫穆成的年轻人,眼睛里的光芒很犀利,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他万没想到,此后的十多年,他跟这个年轻人竟有着扯不清的关系。

 

案件结束了。欣慰的是,安海杰并没有表示要上诉。这从侧面证明了,安海杰是在说谎。廖怀峰心里踏实了很多。可是,他跟许毅的关系,由此开始越来越疏远。

此后的几年,许毅的仕途之路越走越顺利,两年一个台阶,步步高升。而廖怀峰,由于过了五十岁,也没有了晋升的可能。所幸他自己也不太在乎,能踏踏实实在刑警队工作也挺好。逢年过节,许毅来看望他们夫妻的时间越来越少,一来是许毅确实自己很忙,二来是廖怀峰也跟妻子许慧娟表示过,看不惯许毅的官场做派,能少来往最好。许慧娟也试过调解二人的关系,但是没用,她太了解廖怀峰的性格了,轴,认死理。

 

2005年,辽城铭泰珠宝店被盗,案子报到刑警队,廖怀峰去现场转了一圈,突然觉着这个案子不简单了。作案手法,日期,时间,都跟五年前的达摩案如出一辙。难道当年真抓错人了?安海杰真是冤枉的?但是详细勘察完现场,廖怀峰从作案的锡纸条上发现,这跟当年作案的不是同一个人。但是新的疑点又产生了,如果不是同一个人,为什么手法、日期、时间又是惊人的一致呢?

在侦查这个案子的时候,有个年轻人叫崔志国,是辽城法制报的记者,也跟着来了。廖怀峰一见到媒体记者,就能想到许毅,一想到许毅就头疼,这都快成条件反射了。

队里的警员分析案情,除了跟当年的达摩案有些关联,其他的找不到任何线索。铭泰珠宝店周围的走访没有任何结果,对店主曹家的调查也没找到任何突破。队里开始有一种声音,认为不要因为跟达摩案有些相似就往上面靠,毕竟当年的案件已经结案了,罪犯已经伏法了,不要让这个信息干扰了办案的视线。很可能,犯罪嫌疑人就是要以此来迷惑警方,又或者,这真的就仅仅是巧合。

但是廖怀峰不这么想,直觉告诉他,这肯定跟达摩案有关。但是直觉这个东西,又没法拿出来跟大家说,所以只能自己去查。于是他找了找当年的受害人家属,才发现穆家因当年的达摩案败落了,赵晓芬也因抑郁症过世了,只剩下了儿子穆成。这个穆成,也因此没考上大学,在亲戚家打工。廖怀峰有些感叹,一个案子竟然让一个家庭变得七零八落。

廖怀峰是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访穆成的。本以为穆成会性格大变,怨天尤人。没想到,穆成却表现得很开朗,俨然一个热情又不失睿智的生意人。廖怀峰得知穆成高考失利后跟着黄志强做生意,又找了女朋友。看来生活是走上正轨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扛住父母相继离世、家道败落的打击的。二人聊天中廖怀峰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便告辞了。

可是接着,许毅却找到他了。廖怀峰知道,这个小舅子早晚会找他。许毅拎着烟和酒到廖怀峰家来,坐下就说,

“姐夫,听说你去找达摩案的受害人家属了?你这不是糊涂吗?这俩案子就一定有联系吗?”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报社记者都来了,你也就快来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我现在是负责宣传工作没错,但跟这没关系,我来是说案子的事。案子现在归你负责,按理说我管不着,但咱们是一家人,我就多说一句。查案咱就按程序查,你说它跟达摩案有什么关系?非得去找受害人家属不可吗?”

廖怀峰没法解释,他不能说是直觉。但是他也很清楚许毅的态度,他不能允许当年的案子有任何疑点,尤其是不能让媒体得知。

“怎么了?你怕翻案?”

“姐夫,话不能这么说,翻案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当年的案子已经结了,板上钉钉了。我还听说,受害人家里挺惨的,你就忍心把事儿翻出来再刺激他们一次?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姐夫你办案是一把好手,没得说,可是在觉悟方面能不能……权衡一下?”

“权衡?你说的权衡我懂,不就是别挡着你升官发财吗!”

“跟升官发财有什么关系?当年的案子判得有问题吗?分局,市局,省厅,卷宗就摆在那,给谁看谁都得说这案子判得对啊。”

两人越说声越大,吵了起来。许慧娟赶紧跑过来打圆场,

“别吵别吵。好好说话。老廖,你喝点儿酒就撒酒疯是不?小毅你也是,你姐夫就是这性格,他想不明白你就帮帮他,查清楚不就完了嘛。”

“姐。按他这个查法,哪个案子都有疑点,没一个案子能结的。都别吃饭睡觉了,天天查案得了。”

“对!我就天天查案了!查清事实真相,还一个清白,有错吗?”

廖怀峰一摔酒杯,真急了。

许慧娟见势,向许毅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许毅临走时说,

“姐夫,你这样真不行啊。”

“以后别叫我姐夫。没你这个小舅子!”

从此后,许毅再也不管廖怀峰叫姐夫了。

 

队里也对辽城铭泰珠宝案有了新的共识,认为不要受达摩案的干扰,要另辟蹊径。就这样,这个案子就悬在那了。廖怀峰本以为这案子就这样了,没想到转过年来,就有了新的转机。

 

2006年,省里组织干警培训,各个市都派了一线干警参加培训。在这次培训中,干警们被安排两人一间宿舍。廖怀峰的室友,是景城刑警队的警员,叫做李学义。两人年纪相差不多,投脾气,一见如故。李学义总张罗着大家一起喝喝酒,聊聊天。刑警聚会,除了聊生活就是聊案子,一次聚会上,又各自聊起了各种古怪神奇的案件。来自永州的警员提到,在永州刚刚发生了一个案子,线索少,不好破。他介绍说,永州的一个珠宝店被盗了,小偷用一张锡纸条就捅开了保险柜,现场没有指纹和脚印。永州警方各方排查,一直都没有线索。

当时就引起了廖怀峰的注意。廖怀峰详细询问了案情,越问越觉得跟去年辽城的珠宝案相似。最后,他问道,

“案子是哪天发生的?”

“2月28日。刚过完年不久。”

廖怀峰点头,

“确切地说,应该是农历二月初一。”

“对对。第二天就是龙抬头。可以啊老廖,心算的?”

廖怀峰摆摆手笑了。心里想,为什么会在永州发案呢?

 

培训结束后,廖怀峰特意去了一趟永州,实地勘察了一番。他发现,就在永州案发之前,这里举办了一个珠宝展会,而这个展会正是来自辽城的客商主办的,那个客商就是穆成。

这下更加坐实了穆成跟案件的联系。

廖怀峰回到辽城,在队里把了解的情况说了。他认为穆成的作案嫌疑很大,要对他进行调查。说得容易,可是做起来就麻烦了。首先,永州案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管辖范围,跨地区调查需要两市来协调。其次,大家怎样都找不到穆成的作案动机。作为一个当年的受害者,为什么会成为案犯呢?还有,锡纸条开锁本来就很难,是穆成说学会就能学会的吗?

虽然有怀疑,但是不足以动用警力进行调查。廖怀峰说服不了大家,自己又放不下,只好一个人开始了调查。他再次去找穆成。

这次聊天不太愉快。廖怀峰说刚刚在永州发生了一桩盗窃案,而穆成同时又在永州,话里话外表示出了对穆成的怀疑。穆成也不示弱,没否认也没承认,而是强调他很怀疑廖怀峰的办案能力。穆成是记恨廖怀峰当年没能把达摩找到。幸亏李茉及时赶到,打了圆场,才不至于双方撕破脸。临走时还半卖半送廖怀峰一对钻石耳坠。

廖怀峰回到家,把耳坠给了女儿,说是送给她出国的礼物。女儿觉着挺好看,廖怀峰说不值钱,就是个心意。女儿也没放在心上。

许慧娟见廖怀峰心情不好,给他沏了杯茶,让他顺顺气。廖怀峰喝了几口茶总算是平静下来,把跟穆成见面时的情景过一遍,突然想明白了,

“这小子是想要找达摩啊。”

廖怀峰给辽城监狱打了一个电话,查了一下这几年探视安海杰的人,得知在2001年穆成就去见过安海杰。

这下全明白了,穆成跟廖怀峰一样,都认为偷达摩的案犯可能另有其人。他两次作案,为的就是要把这个人找出来。拿自己当诱饵,太傻,也太狠。

廖怀峰想通了之后,本想跟队里说,穆成的动机问题解决了,这回可以开始调查了。但是没想到,刚回到局里,局领导就找他谈话。

谈话的宗旨就是一条,廖怀峰已经五十五岁了,过不了几年就退休了。考虑到年纪已大,不太适合在刑侦一线工作了。现在提倡警察队伍年轻化专业化,局里希望廖怀峰转变思想,多带几个年轻警员出来。局里想让廖怀峰下沉到派出所,挂职副所长,安安稳稳过渡到退休。这是局里对廖怀峰这个老刑警的爱护。

廖怀峰越听越不是滋味,干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下沉到派出所了呢?

“领导,是不是我工作上哪做得不够好?”

领导赶紧笑笑摆摆手,

“没有没有。你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但是一线毕竟太辛苦了,去派出所比较适合你,用剩下的几年给我们多培养一些基层的人才。下去可是下去,待遇提半级,到退休了还能提半级。”

领导说到这儿笑了笑,小声说道,

“这也是,市里许主任特意委托的。”

廖怀峰想掀桌子,明白了原来是许毅的安排。许毅是想让自己彻底离开刑侦队伍,就不会碍他的眼了。

廖怀峰回到家,把事跟许慧娟说了。没想到许慧娟却说,

“退下来也挺好。忙一辈子了,清闲几年。”

“你还没明白啊,是你那弟弟,是他想把我撵走。”

“你不要对小毅有那么大成见,都是一家人他能害你?不是给你提了半级吗?不是一家人能这么照顾你?你别觉着全世界就你一个人对,别人都是错的。”

“行行,你们都对。你们都懂人情世故,就我不懂!这不是白眼狼吗!”

“你说谁白眼狼呢?”

“许毅!”

“他怎么你了?不就是个案子吗?案子比天大?再说都定案的事儿了,你怎么就放不下呢?”

结婚多年两口子都没红过脸,却在这时吵上了。女儿赶紧跑出来劝。听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女儿说,

“好事啊。让你退你就退呗。过几年你退休了,我把你接国外去。”

廖怀峰这时已经听不进去好话坏话了,跟女儿也急了,

“我当了一辈子警察,最后这一班岗不让我站了?你们他妈都是混蛋!”

许慧娟一口气没上来,气晕过去了。

廖怀峰跟女儿赶紧把许慧娟送到医院。许慧娟好不容易醒过来了,廖怀峰怕气出什么毛病,又让大夫给她做了个全面检查。检查过后,大夫阴着脸告诉廖怀峰,许慧娟得了子宫癌,建议尽快做手术。

廖怀峰赶紧安排许慧娟住院,准备做手术。

许毅得知这个消息,也赶过来了。廖怀峰看见许毅进来,马上脸色变得难看。许毅站在门口,不知是进是退。许慧娟指着二人说,

“你们俩,不许吵架。想让我多活几天就都老实点儿。”

两个人跟做错事的孩子似的,频频点头。

“姐,我不吵,我是来给你安排住院的。”

许毅找了院长调了间高干病房。找主任大夫再三拜托要做好手术,偷偷塞给大夫一个大红包。又跟护士长说,她儿子入学的事包在自己身上,拜托好好照顾病人。又跑去住院处存了一大笔住院费。

廖怀峰斜着眼睛看许毅忙里忙外,怎么看都不自在。许慧娟偷偷握住廖怀峰的手,

“让他忙吧。”

万事妥当,许毅临走时说,

“我走了。姐夫,送送我呗。”

廖怀峰送许毅来到医院楼下,许毅递给廖怀峰一根烟,廖怀峰没接,许毅自己点上了,

“姐夫……”

“别叫我姐夫。”

“好……老廖,我就这一个姐姐。她都这样了,身边少不了需要人照顾,我那外甥女又马上要出国,你……你还是去所里吧。”

廖怀峰虽有气,但是说不出话来反驳。咬了咬牙,只好点头。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