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Zachary Spears

她太讲道德,因此不能理解很多东西。 from 《金色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