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们就到这里吧
南氰
南氰
又酷又怪
又酷又怪
不如我们就到这里吧
文/南氰 《嘿,关于爱》

最近一次遇见李静,是在外出觅食的深夜。

她蹲在地铁口旁边的车站,耷拉着脑袋。我大概猜到造成她这副灰败颓丧模样的根源,只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

“走吧,去宵夜。”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拉着她进了一家面馆。

等餐的间隙,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炸酱面上来的时候,我用手扣了扣桌。她的视线终于离开手机屏幕,勉强吞了两口面,在听到“叮咚”一声手机铃响后,马上放下筷子,嘴都没来得及擦,就拿起手机。

一条来自10086的短信,赫然躺在亮着的屏幕上。

她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沉默了一阵,终于蹦出一句:“我想分手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满面愁容的姑娘,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而这一刻,似乎脆弱得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 

她和那个男生的故事,我是一名合格的旁观者。

李静是在去年夏天遇见他的。 

那天的天气很好,恰好有个动漫展,我们进场的时候,迎面就被一个冒失鬼给撞了一下,李静扶稳了相机后,一抬头便看见一个一身黑色燕尾服装扮的男孩。 

后来李静跟我说,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将《黑执事》里面的塞巴斯蒂安cos得这么像的。只是还有一句她忘了告诉我,就是那一眼,让她对他一见钟情。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认识,熟悉了之后,知道他有一个女朋友,在遥远的大西北。彼时李静笑嘻嘻地调侃他,那你可得看紧点哦,异地恋诶。他立马捂住她的嘴说呸呸呸,乌鸦嘴。 

这句无心之失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应验。

他约我们去小酒馆喝酒,李静问起他女朋友的事。在她试探性的语气里,他极力伪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默认的姿态是最好的说明。

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一杯接一杯,他在周遭喧闹的灯红酒绿里,倒在座位上开始喃喃自语。他说起很多从前,从前的姑娘,从前的故事。每一句都那么真切而诚恳。

一个大男孩,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状态糟糕得不像话。他张嘴打了个酒嗝,满脸通红地说你抱抱我好吗。在李静刚要落下一个拥抱之前,他适时地吐出下半句,栀子。

李静缩回了手,眼睛里红红的。没等我说话,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掉下来了。在瞠目结舌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飞快地划过那些曾经被我忽视掉的生活片段。

我们一共吃过3次火锅,每次李静都挨着他坐在一块儿,第一时间把菜单递给他,并不忘在最后点上他喜欢的虾滑。隔着冒着热气的火锅,我看见她一个劲儿地把涮好的羊肉放进他的盘子里,催促他“快点吃啊,别玩手机了”。

还有那天我们出去玩,下午突然下起了雨,我们三个人只带了两把伞,她没犹豫就对他说“我和你一起吧”,我在后面看着她把伞倾向对方那一边,半边手臂被淋湿了而不自知。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可以绕两条街去给他买他最爱的波子汽水。

这么用心的对待,自然免不了让人生疑。我在私底下问她:“你是不是喜欢他啊?”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你瞎想什么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我把他当好哥儿们啊。

也许是她否认的态度太坚决,又或许因为她本身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我不再追问。原谅粗神经的我,直到那天晚上,看到她泪流满面地站在他身边,才恍然大悟。

因为一早便知道他是别人的,所以她爱得隐忍又辛苦。她的爱被装在一个黑匣子里,见不得光。她觉得自己不道德,在多次想要放弃。不回复他的微信,不接他的电话,可是当他委屈巴巴地站到她面前问“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的一瞬间,她溃不成军。

他有什么错呢。犯错误的是她。

明知是镜中花水中月,够不着捞不到,却仍不死心地想要试一试。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作擂台,以“感动对方”为武器,一鼓作气往前冲。

苦恋啊,也就这一点好,也是这一点不好。

后来他们俩终于在一起。当李静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说希望你幸福。

我看见李静在朋友圈里晒着跟他在一起时亲密的合照,她给他做的爱心早餐,以及其他的生活中的小确幸。摄影圈的共同好友在底下点赞送祝福,她一一回复,字里行间都是陷入爱情的甜蜜感。

她总算是有了个名分。

他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靠在沙发上亲吻,甚至一起睡觉。可他离她越近,他们的行为越亲密,她就越没有安全感。

他喜欢吃面,不喜欢吃米饭,每次看着那些被倒掉的剩饭,李静总是会想到一个词语:替代品。而她也许,连替代品都不是。

有一次她无意给他接了一个电话,就被他责怪一通:“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手机。”他的微信没有置顶,她跟他撒娇说“你怎么不置顶我啊”,被他一句“别老整这些虚的”给怼回来。只是有很多次,她看见他找到那个叫做“栀子”的女生,点进她的朋友圈,一遍又一遍地翻阅。

“所以你决定放弃他了?”

她苦笑了一下,不再说话,起身拥抱我,然后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耳边回响起她说的那些话:其实在一段关系中,真正掌控局面的是付出的那一方,因为一旦她不想付出了,这段关系就终止了。

阿肆在歌里唱,为了要成为某人的某某,而委屈自己的真实感受。这样的爱,实在没那么的必要。

我想起那个男生没有点赞的李静的那些秀恩爱的朋友圈,和李静口中被倒掉的剩饭,虽然觉得可惜,但在爱情里犯傻也并不算是什么丢脸的事。只是有的人永远不必等,比起被当作一时寂寞的慰藉,人人都想要被偏爱。

我不知道李静最后会不会跟他分手,我只知道不必强求吃面的人去吃米饭,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爱吃米饭的人本来就那么多啊。

文/南氰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