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喜欢史密斯的女孩
blumer
blumer
“沮丧名优”公众号作者。
“沮丧名优”(ID:Supersad33)Indie as fuck。
一个喜欢史密斯的女孩
文/blumer 《Cold Cold Night》

看完《千禧曼波》后入睡,一觉睡到十点多。醒来后我才意识到昨天晚上我是多么想他啊,就像章子怡《2046》里的独白的那样,我多么想给他打个电话,或者直接跑过去见他啊。不知他有没有这样想过我,哎,还是保持一点理智吧,幸亏昨晚我保持了一点理智,又或者说,感谢悲伤让我无心再考虑我是否还有理智。

我可能不那么像舒淇了吧,像她在《千禧曼波》中的那样。当然,我没有她漂亮,也没她会撒娇,但我觉得我现在比她聪明,或者说比她自私,可我恨我这一点。如果我是一个男人,我肯定会更喜欢舒淇而不是我,喜欢她那样自毁般的爱。自毁般的爱?我过去也曾有过吧,可又能怎样呢,我现在恨透了当时的自己。

看看我曾经做过多么傻的事吧。我知道他喜欢The Smiths乐队,所以当他第一次问起我是什么样的女孩时,你猜我是怎么回答的,现在想来真想把这个乐队里的四个人都毙掉。我说,我是一个喜欢史密斯的女孩啊。呵呵。你知道他当时的反应,他真的立刻就春心荡漾起来。因为我记得他曾在哪里写过:要是能找一个喜欢The Smiths的女孩在一起那该多好啊。

为了证明我真的喜欢史密斯,我买了他们的很多CD,这样第一次带他去我家时,他就能看到,我是一个真心喜欢The Smiths的女孩。这样的话,他可能就会常常来我家和我一起听史密斯的CD,或者会跟我借史密斯的CD,这样一来,我跟他又会多很多次见面的机会。但事实上,他一次都没来过我家,更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是,他和一个还没有我好看的女孩在一起了,而他还欺骗我,他骗我说他没有女朋友,幸好被我看到了,幸好没有酿成更大的错。

后来,我一气之下把我买的所有史密斯的碟都送给了他,有封面上面是个露胸脯的男人的那张,有四个戴着头盔的士兵在战场上打仗的那张,上面写着“Meat Is Murder”,听他说史密斯的主唱是个素食主义者,恨极了吃肉的人。我当然喜欢吃肉,一个假装喜欢史密斯的女孩干嘛要强迫自己吃素!而他呢,他竟然没有成为那个主唱的忠实信徒,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我真搞不懂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史密斯,他甚至不配喜欢史密斯。

还有两张是我还算喜欢的,一张是《The Queen Is Dead》,里面有几首很轻快的歌,用他的话说,一首轻快的讨薪歌——《Frankly, Mr. Shankly》;也有几首很浪漫的歌,你们可能都听过的——《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但我才不会傻到和他一起被卡车撞死呢;当然还有史密斯招牌式的伤感歌,《I Know It's Over》——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呀。剩下的一张好像是他们的最后一张专辑了,在这以后,用他的话说,主唱和吉他手因爱生恨,各奔东西了。呵呵。他们最后一张专辑叫《Strangeways, Here We Come》,封面又像是个基佬。专辑里的歌跟上一张差不多,但这张里面有一首我最喜欢的歌——《Last Night I Dreamt That Somebody Loved Me》。

今天晚上,当我听着电台的音乐,躺在床上写这篇日记的时候,音箱里流出了一首安静而孤独的歌,叫《Little Distraction》,而这首歌的演奏者竟然叫The Lucksmith。我忍不住看了看这个乐队的简介和这首歌的歌词。

这是不是他有过的情绪,这是不是就是他当时的写照,在一个孤独的夜晚,需要一点消遣,所以才来找我?我不要被这温柔的花言巧语蒙骗!幸运史密斯!但愿你好运常在!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过这支乐队,不知道他当时是否真的是为了排遣孤独才找了我,我真想把这个乐队,这首歌发给他问个清楚,问个明白,但我知道如果我问他的话,他一定会说这个乐队名是在向The smiths致敬,他也一定会告诉我不要对这一切太当真。

可我为什么要讲这么多史密斯,为什么要在意The Lucksmith是不是在向The smiths致敬,我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喜欢他们啊,就像他从一开始也不是真心喜欢我一样。他说想找一个喜欢史密斯的女孩,真是矫情至极又异想天开,我敢打赌,他最后是跟一个根本分不清史密斯和罗伯特·史密斯的女人在一起了,或者说,他一辈子也找不到什么好女孩。可我当时竟然吃他这套,我竟然会为了讨他喜欢撒了这样的弥天大谎。

我现在已经不想他了,听着Ceremony的《Cold Cold Night》,我只想哭。

文/Blumer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