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园林谋杀简史·第一章·拙政园(下)
慢三
慢三
慢三,作家。自诩为“致郁系”领军人物,负能量传播使者。
慢三,作家。自诩为“致郁系”领军人物,负能量传播使者。
苏州园林谋杀简史·第一章·拙政园(下)
文/慢三 章节目录

沿着右手的路线往前走,先是到了海棠春坞。据说每到四五月份的季节,院子里会开满海棠,万花似锦,可惜如今刚过花季,无景可观,因此导游领着众人匆匆走过。留下几个游客笑嘻嘻地跟景点牌匾拍照。简耀见状,不禁有些厌恶。

接着,大家又到了一个名为天泉的景点。天泉的外部是一座木质建筑,建筑里有一口井,便是天泉了。导游驻足介绍,拙政园起初是在一片元代的寺院上建立起来的,而这口天泉是当年唯一的遗留物。当众人围着天泉伸长脖子朝里看时,导游突然叫了一声,把大家吓了一大跳。只见她放低声音、神秘莫测地说:“据传闻,这口天泉里的水具有魔力,人一旦落水,灵魂与肉体就会分离,到时候,就会变成没有魂魄的僵尸。”

众人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离天泉的井口稍微远了些。导游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跟你们开玩笑呢。哈哈。”

大家听了松了一口气,气氛又轻松起来,开始拍照留念,然后跟着导游往下一个景点走去。

简耀在队伍的最后面,离开之前也把头往井口里探了探,里面黑魆魆的,什么也看不见。他向来对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无感。然而就在他准备走开时,井底突然闪过一道白光,晃了一下他的眼睛。可等他再次往里看时,已恢复了一团漆黑。他内心一紧,赶紧走几步,跟上队伍。

导游领着大家在园林里漫步。她介绍说,苏州园林与北京的皇家园林不同,属于私家园林,造园者和设计者都由文人担纲,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和精髓。拙政园起初的设计就由“明四家”之一的文征明参与设计,当时文征明画了三十一幅图咏,经过几代主人的更替,如今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只留下当年亲手摘的紫藤还在。

“你们都看过周星驰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吧?”导游有点得意地说,“唐伯虎就是苏州人,里面什么江南四大才子,其中吴镇宇演的那个就是文征明。虽然电影里他们的出场比较搞笑,但文征明在历史上可是真正的大才子呢。”

简耀看过那部电影,很喜欢,他觉得这种幽默的方式诠释古代人物比那些枯燥的历史书有意思多了,而不要像父亲那样复读机似的逼自己背古诗词。一想到父亲的所作所为,简耀就生气起来,也不那么急于想找到他了。看到就烦,他心想,就让他在那儿多等会儿吧。

“大家别看这小小的拙政园,里面住过不少大人物呢。王献臣死后,他的儿子是个败家子,好赌,中了人家的套,把园子输给了徐氏,后来吴三桂的女婿,李鸿章的侄儿,清朝皇帝康熙,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甚至钱谦益和柳如是,都与这个园子发生过联系……历经过几个朝代,横跨数百年历史,遭受过战争的洗礼,一直到1952年,拙政园才正式划归政府,并逐步开放给普通老百姓参观……现如今大家看到的这座园子是经过多次修缮后的结果,即便如此,也绝对无愧于世界文化遗产的称号。”

导游说着说着,竟然情绪有些激动起来,颇具感染力。简耀心里冷笑一声,这导游倒也是个戏精吧。

接着,走到了一个名为远香堂的地方,旁边是一汪池水,水面长满了荷叶,粉色的荷花在细雨的点击下含苞待放。导游指着一个亭子告诉大家,这个荷花池的四面有四个亭子,分别为春夏秋冬四个亭子,每到夏季,荷花盛开,四座亭子都能赏荷,可谓造园者匠心独运之处。

“我们常常说亭台楼阁,你们知道吗,这其实指的是四种不同的地方,大家知道它们都有什么区别吗?”导游环顾了一圈,显然已经做好了自问自答的准备,“简单点说,亭就是四面透风、用来停留休息的建筑;台是没有顶的,类似我们常见的露台;楼比较好理解,两层或以上叫楼;阁跟楼比较像,但更小巧,一般用来藏书、观景,所以四周会有栏杆回廊。当然,还有轩,跟亭比较像,通常建得更高;榭,水榭水榭,指的是建在水边的建筑,用来凭栏赏景。”

这些知识点,简耀倒是全部记得。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记忆力超群,平时靠背诵课本知识,学习成绩就能名列前茅,但这次处在园林这样的环境中听知识点讲解,还是感觉不太一样。

接着,他跟着队伍又去了三十六鸳鸯厅、七十二曼陀罗馆、波形廊、留听轩、倒影楼等景点,随着一步步的漫游,他发现自己竟然对这古典园林产生了些许兴趣。当他爬上一座小山丘,在假山顶上俯瞰这座占地78亩的园林时,内心竟有一丝激动,眼前甚至浮现出了几百年前无数的工匠在这片土地上,用最原始的方式搭建园林里各个景致的画面:工人们用锄头挖起烂泥,用扁担箩筐挑走,倒空,再换上石块与木材,哼哧哼哧地来回搬运;木匠们搭起架子开始刨木凿榫,盖房子,打家具,石匠则叠石铺桥,汗血交加。天空下着绵绵细雨。风水师拿着罗盘在泥泞中走动;石雕匠一锤一锤,粉末飞溅,石狮子逐渐露出峥嵘;文人画师站在屋檐下默默地望着这一切,表情淡然,没过多久,他就匆匆离去,傍晚的一场雅集酒宴即将开场。

听导游讲,园林的建造通常都是因地制宜,水域、旱地、土坡、树木,尽量在本来的自然景观上构建,加上貌似自然的假山,可以知道古代人造园的用意很明显,就是一切力求自然。因此,在整体布局上,中国园林与西方园林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后者在布局上讲究对称,而前者更注重山水画般的写意。把山水搬进家里,多么奢侈的想法啊。简耀这么想着,对园林的好感逐渐增加了。


不过,这份好感很快就被湮没了。此时导游带着大家从东园来到西园,两园之间由一道矮墙隔断。导游解释,园林的外墙都是高墙,而内墙则是矮墙。矮墙是为了区域划分,而高墙是为了与世隔绝。高墙通常都是洁白的,具有宗教意味。据说禅宗达摩曾经面壁九年,是为禅意的终极。古代人退隐静思,有点避世的意味,参禅也是园内人的生活主题之一。就在简耀面对白墙发愣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人推了推他。他一侧面,发现是一个中年男人手上拿着照相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小兄弟,帮我们拍张照呗。”

“拍什么?”

“就这堵墙。”

男子拉着自己的女朋友走到墙边,口中喊着一二三,然后将右手举过头顶,弯曲,与旁边伸出左手、与他做同样动作的女友比了一个桃心的模样,同时露出幸福而猥琐的微笑。简耀看见他的手腕上戴着好几串佛珠。

“对不起。”

简耀把相机放在地上,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他才没兴趣帮傻逼们拍照呢。与此同时,那种对这些古旧东西的反感又重新从心底冒了上来。果然啊,现在的人对这些东西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这些所谓的游客来园林的目的只是为了拍拍照,向亲戚朋友证明到过某个著名景点,仅此而已。就像自己去参加的那些什么诗词大会,说到底都是在消费。节目组关心的是收视率,导师关心的是出镜率,参赛者关心的是巨额奖金,观众则看个热闹,试问会有多少人会因为这个靠死记硬背就能拿冠军的节目去热爱古典诗词呢。因此,简耀固执地认为,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把这些古物拆掉、送去博物馆或者干脆埋回土里,免得滋生出这些恶心的人和事来。

过时的东西终究要被淘汰。

这样一想,简耀对接下来的游览也就兴致索然了。他决定离开队伍,即刻去找父亲。手机上的地位显示就在周围了。简耀走进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头顶是密密疏疏的大树,雨水从缝隙间落下来,掉在地上,幻化不见。简耀来到园子西北角的小屋前,停下。父亲发来的地址就在这里。他上前敲敲木门。没有反应。他轻轻一推,门开了。

这是一间典型的中式厅堂,青砖铺地,木质窗牖,屋内摆放着明式家具以及花瓶等装饰物,一角放着一张大型的书画案,上面堆放着书、纸、笔一类的办公用品,椅子是南官帽椅,后面靠墙立着一个书架和一台柜式空调机,感觉上像是某人的办公室。

“你好?”

简耀喊道,但无人应答。他再次拿出手机来拨打父亲的电话,还是打不通。他走到书画案前,停下,看见桌上摆放着一本杂志,封面上一个身穿灰色中式大褂、满头银发的老者,正炯炯有神地望着简耀,身后的背景正是拙政园。突然,简耀听到头顶有一阵轻微的响动。他朝后退了几步,仔细观察,发现在书柜后面有一条木质的楼梯。原来还有二楼。

“有人吗?”

简耀仰着脖子叫了一声,依然无应答。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出去为好。当他转身刚想走,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了绊,差点摔倒,一低头,见竟是父亲的背包。这个包其实是简耀上初中时的书包,这次出发前被父亲翻了出来,说虽然旧了还能用,免得浪费钱买新的,有根背带开线了就是证明。

屋内光线灰暗,简耀捡起书包,走到窗边,拉开拉链,借着光线往里观瞧。里面放着父亲的手机、钱包和一本绿皮的旧书。他翻了翻钱包,钱和证件都在里面,又试图打开手机,发现已经关机了,并且被设置了开机密码。他刚想拿起那本书,突然,屋外传来一声震撼的尖叫。他心里一惊,背起包就冲了出去。

叫声是从不远处的一个水池边传来的。简耀赶到时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大家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简耀挤上前去,一看,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水池中间有一个圆柱的石头,一具尸体朝天被戳在上面,四肢张大,嘴巴半开,双目圆睁,满头是血。在他的身下,一群金色的锦鲤正肆无忌惮地游来游去。简耀远远看了看那个死者的面孔,觉得有些面熟。

“是诅咒。”

简耀听见背后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回头一看,正是之前那个导游压低嗓子在说话。她表情有些夸张地轻轻介绍说,尸体下方的那个圆柱叫金幢,是古代人用来镇宅用的,一定是死者得罪了已故园主的亡魂,死相才这么惨的。

简耀对那导游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卖弄知识也不挑时候,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亡魂,迷信的说法不值一提,在他看来,那尸体一定是被凶手故意放上去的,至于目的,目前还不得而知。接着,他听见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死者的身份。

“这不是研究所的柳所长吗?”

研究所?简耀突然想起来了,没错,这个死者不就是刚才在那间屋子里看见的那本杂志封面上的人么?难道那里就是他的研究所?可怎么会被谋杀呢?而父亲给我发的地址为什么会……

糟糕!一种恐惧感陡然朝简耀袭来。他现在十分迫切想找到父亲。

“封锁现场,疏散人群……”

不知什么时候,警察已经到了。为首的是个年轻小伙子,显然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凶案现场,有些不知所措。

“方队到了吗……我给他打电话。”

打完电话,他似乎镇静了不少,安排旁边的同事干活儿。

“传方队指令,所有游客原地不动,马上关闭拙政园,全面搜查各个角落,另外,通知一下法医到场……”

“抓到了!”

一个警察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什么抓到了?”

“凶手!”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游客们交头接耳,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快,“凶手”在两名警察左右包夹下被拖了上来。简耀一看,大吃一惊。那个夹在警察中间的、面目惨白、两眼呆滞、浑身是血的中年男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这是在他身边找到的。”

警员捧出一个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小型的太湖石,上面有明显的血迹。

“收好。”之前那个警察走到父亲的面前。现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就像在观看一出舞台剧的高潮部分。警察似乎感到了压力,什么也没说,挥了挥手。

眼看父亲就要被带走了,简耀终于回过神来。他拨开众人,高喊着“爸爸”,冲到了父亲的面前。观众们(包括警察)都被这一下搞蒙了,眼看着简耀抓住了“凶手”的胳膊。

“爸爸,这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

简耀使劲摇晃着爸爸的双臂,就像试图晃醒一场可怕的噩梦。然而,父亲就像丢了魂似的,低着头,一脸木然,对面前的一切无动于衷。简耀感觉手中握着的肌肉软绵绵的,如同一只玩具布偶,没有丝毫活力。

“爸爸!爸爸!”

“带走!”

父亲就这样被带走了,留下简耀独自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既然是嫌犯的儿子,也留下来一起接受调查吧。”

“警察同志,肯定是弄错了,我爸爸他没有……不,他不会杀人的……”

“你亲眼见到了?”

简耀一阵语塞,他的确没有亲眼见到杀人现场。回想起来,从父亲决定来苏州到现在,一切都是那么诡异、不合情理,充满疑点。

“好啦,你先跟我们一起去休息,等我们头儿来了,他自然会搞清楚真相的。”

简耀麻木地点点头,垂下身子,跟着一个警察走。此刻他脑子里一团糨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应该打电话向谁求助,可是父亲那边的亲戚很少来往,没有联系方式,母亲呢,在美国,平时都是邮件交流,一年也写不了一封信。同学,那就更不靠谱了,总不能跟他们说,我父亲杀了人,能不能想办法救救他?简耀这时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孤立无援,神经紧张得想小便。

路过卫生间,他停了下来,双腿夹紧。

“警察同志,我想上厕所”。

警察刚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他掏出手机,朝简耀挥挥手。简耀立即冲进了厕所。

随着小便被排出体外,简耀心情稍稍放松了些。他拉好拉链,走到水池边洗手,透过镜子,他突然看见了一样东西。

身上的背包。

厕所外,警察打电话的声音隐约传来。

简耀迅速找了个隔间,用门闩把门锁好。他打开背包,从里面把那本书掏了出来。

《园冶》。是书的名字。他翻开书,发现这是一本出版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旧书,纸张发黄,内文是竖排的,空白处似乎用钢笔被人做了一些笔记。突然,一张照片从里面掉了出来。简耀捡起一看,目瞪口呆。

照片是彩色的,看上去年代比较久远了,但保存很好。上面有两个人肩并肩站在一座假山的前面,笑容可掬,看上去关系十分亲密。这两个人正是年轻时的父亲和那个……死者。照片下角的水印时间显示是1997年。

1997年?那时候自己还没出生,为什么父亲和死者在二十年前会认识……难道真是他杀的人?不,绝不可能,自己虽然不喜欢父亲,但说到杀人他是怎么也不愿相信的……

外面的人电话似乎快打完了。

必须得作出决定了,简耀告诉自己,要是现在跟警察去,这张照片将会成为父亲杀人的重要证据。不,我不能那么做。不知道为什么,他顿时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觉得自己有责任去搞清楚真相,无论父亲是不是凶手。这样的话,就意味着他必须……逃!

简耀抬头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厕所的上方有一个水泥镂空的窗口,大小正好够他爬出去。他踩上水箱,斜着身子,弓着脚,用力蹬了过去。“哗啦”一下,镂空的部分就被蹬掉了。他将背包先扔了出去。

厕所的门已经开了。

他鼓起勇气,奋力跳了出去。

“喂,你去哪儿……”

警察的声音消失在身后。简耀刚落地,捡起书包就狂奔起来。他是校短跑队的队员,他相信即便警察跟着跳下来,也未必能追上自己。

还好,警察并没有追上来。面前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简耀疯狂地跑着。一名穿制服的警察骑着电瓶车迎面而来。快接近的时候,简耀突然放慢脚步,强作镇静。他感觉心脏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而警察只是看了一眼他,并没有停下来。两人擦肩而过。拐了个弯,简耀又没命地跑起来。

跑到一条小河边,他停下来大口喘气,休息一下。不远处围了很多人,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朝后看了看,确定没有警察,便拖着沉重的双脚走上前去。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鼓掌声。很快,他看见之前在马路边揽客的那个女导游。

那女孩浑身湿透,头发蓬松,坐在地上,蜷缩着,瑟瑟发抖。她背对着简耀,湿透的粉色T恤近乎透明,隐隐露出里面胸罩带子的形状。一个老奶奶在跟她不断道谢。她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东西。

简耀绕到她的正面,这才看清她怀里抱着的是什么——一只湿漉漉的、瘦小无比的黑猫。

老奶奶接过黑猫,再次道了谢,就离开了。而那女孩却依然坐在地上,一脸震惊,不可思议的模样。她抬头看见了简耀。

简耀担心警察会追上来,想走,可刚一转身,却被叫住了。而这一声却让他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怎么会……虽然声音是女声,但这腔调,分明是……

他像个生了锈的机器人般缓缓回头,却见那女人瞪大眼睛、惊恐万分望着自己。他真希望一切都是在做梦。

“耀耀……”女孩犹犹豫豫,似乎并不相信自己的话,“我是爸爸。”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