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可以将压力化为动力吗?
不辣
不辣
青年写作者
出生农村,留学英国,常居江南。曾经,热血业余边缘传媒人;如今,想专注插秧却恨家中无田,无奈投入自由写作。已出版个人长篇小说《梦》。
人真的可以将压力化为动力吗?
咸鱼会游泳问:
每次感到压力,心中都会默念:“压力即动力,化压力为动力”。可事实是,一想到自己需要面临的压力,就变得更无精打采。人真的可以化压力为动力吗?


不辣答:

若谈及压力化动力,Deadline绝对是C位出道的单词,所谓“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只要有Deadline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就不可能有完不成的论文。研究生读书期间,来自成都的M是一个颇具城市性格的人,相当悠闲,连走个路吃个饭,都是行走的“散漫自在”“慵懒淡然”。但只有一种时候,M会变得很不成都——每当Deadline临近,M同学的成都速度会自动切换成北上广速度,以应对Deadline马不停蹄的逼近。他最优秀的一次纪录是一周写完毕业论文,同届无人超越。

如果说Deadline是压力的一种具象形式,它可以转化成动力的条件是:个体尚有努力空间。只有这样,受到强制积压时,个体才能克服自身惰性以抵御,压力化动力便水到渠成。

而就我而言,最近一次“压力化动力”的体验出现在打游戏上。我是一个手速跟不上脑速,只挖坑不填坑的腊鸡业余选手,能长期保持游戏习惯无非凭“坚强”二字。所以,对于队友的吐槽我自然欣然接受。直到有次,游戏开局不过几分钟,就有队友冷静命令我“请射手挂机”,让我彻底懵了。这种懵,就像学文科的我打开数学卷,发现一道题都不会的心情。以至之后,凡是选这个英雄,我就免不了全程手抖,全局只送人头,甚至常常梦见自己在高考,然后被吓醒。不夸张地说,这就是游戏带给我的压力。为了抗压,我开始潜心研究各个英雄的技能和走位,还不时观战大神操作,加上自己勤加练习。不出数日,竟可时常赢得队友的点赞。

压力虽曾令我畏惧,但若没有压力,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游戏上也颇有潜力。当压力遇到潜力,迸发的便是前进和求生的动力。这让我又不禁想起电影《星际穿越》中的一段话,大意是:有些任务,机器人永远无法替代人类完成,因为面对逆境,只有人类才会激发无限潜力,而这也就是机器人和人的区别。

压力的存在可以起到对自己“狠点,逼一把”的作用,将其化为动力。但是对非常努力且已拼尽全力的人来说,压力是否也可轻松转为动力?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在我看来,大多数时候压力就是压力,它就是一座让人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感到痛苦、窒息却难以逃脱的牢笼。

创业的朋友和我说,她压力大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是一颗疲惫的芝麻,纵使重锤不停地从高处落下,自己也无法再榨出一滴油。对她来说,压力从来不是动力,而是一张嘴角下垂的压力脸和永远无法填满的食欲。当我以为她最近膨胀的体形是因为吃了化肥,而她说这是压力肥。

如若所有压力都可通过食欲缓解,听起来倒是颇具小确幸。只可惜,压力的重击怎可止步于此?

刚入行金融的朋友,每天最可怕的事情就是领导约见谈话,询问业绩,每当领导拍着她的肩说“压力就是动力”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脚下是一片沼泽,越激励陷得越深。熬了半年,强压让她作息混乱,生理紊乱。朋友开始犹豫是否自己应该换个公司或者转个行业,但迟迟下不了决定。

直到某天,她得知公司里自己尊敬的某个老师因重压,突发心脏病离逝,才鼓起勇气递交了辞呈。当她把这件事告诉我时,回忆了自己刚进公司时听过这位老师的一次演讲。那段时间,老师常常大陆香港两地飞,每天日程都排满。为了那次演讲,老师中午飞香港,下了飞机就演讲了一下午。朋友见到他的时候,除了感受到他的年轻有为、优秀卓越,还有疲惫不堪。

压力不是体重秤上清晰的数字,胖了可以提醒自己少吃点;也不是体检表上的数据,看得到自己哪些超标可以调整。压力不可测量、没有标准且因人而异,只能凭借个体感知。只是,一个人对压力的耐受度极限在哪里或许自己也并不可知,而往往感受到压力极限时,身体抑或是精神早就已经出现了问题。

当我们从书本、前辈或家长那里听到“压力即动力,化压力为动力”时,如果觉得说得正确,就要谨慎,或许正确的话并不适合所有人。对于尚且还有余力发展或者还有潜力可挖掘的人来说,“压力即动力”或许合适,但对于已拼尽全力的人来说,便是如痴人说梦。就像一根拥有弹性的皮筋,可以通过不断施加压力获得更强的反弹力;但若这已经是一根弹力到极限的皮筋,继续加力只会让皮筋绷断。已身负重石前行的人,背上石头从来不会变成轻盈的翅膀,要想获得前进的动力,只能慢慢卸下背上的重担。只有轻松,才有动力前行。

警惕那些生活的经验总结,或者从古至今的俗语,它可能非常正确,但于你或许只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