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是圆的,相爱的人总会重逢
董大胆
董大胆
典型巨蟹座
典型巨蟹座,微博@是董大胆
地球是圆的,相爱的人总会重逢
文/董大胆 《Back To Where We Started》

1.

时隔一年我再次站在了蔺新家门口,一口气爬了十层的我,此刻正大口喘着粗气。不坐电梯的原因是害怕在悄无声息的等待中,我突然就丧失了见他的勇气。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在感情上,同样适用。

我好半天才使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抬手轻叩了几下门,又耐心地等待了许久。反复几次后,仍然不见有人来开门。我百无聊赖地四处打量着,视线最终落在鞋柜上方的盆栽上,那是很久之前我和他逛宜家的时候买的,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它还在旺盛地生长着。我将手中的袋子放在地上,伸手拿起了它,一片钥匙从盆栽底部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愣了好半晌,我才弯腰将它捡起来。捏着那片薄薄的钥匙,犹豫许久还是将它插进门锁里,稍稍转动门便打开了。

“大楠,是你给我送饭来了吗?”房内的人似乎终于反应过来。

“是我。”我轻描淡写地回道。

“你怎么来了?”他有些慌乱地从屏幕前站起身来,我瞧见他眼底乌黑,胡子拉碴,顿时一阵心疼。

“大楠今天有点事,所以让我来给你送饭了。”我向他解释道,可事实却是我向大楠打听他的近况,大楠不胜其烦,才把送饭这个差事交给了我。

“他为了赶项目,已经连续熬了几天了。我要是不给他送饭,估计早就饿死了。你知道的,他那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一根筋。你要是真放心不下,便自己去看看。”我想起大楠对我说的这一番话,此刻才知道,现实远比他描述的还要糟糕。

“原来是这样,你要不要喝点什么?”蔺新快步从我身边走过,走到厨房打开了冰箱。我跟过去后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冷藏室,“最近工作太忙,我都忘记采购了。”他关上冰箱门,尴尬地对我说。

“我猜到了,所以我来之前去了一趟超市。”我将他的午饭和在超市采购的物品提过来,献宝似地给他看。

“那谢谢你了,待会我转账给你吧。”他说得吞吞吐吐,我立刻察觉到他有意在疏远我和他的关系。

“小事而已,你硬要还的话,等你忙完了请我吃顿饭吧。”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将饭递给他后便开始将冰箱填满,他呆呆地说了声好,便坐在一旁埋头扒饭。

我轻车熟路地将他的厨房和客厅打扫干净,走之前还没忘将垃圾带上。蔺新一直在试图阻止我做这些,可还是失败了。他站在门口和我告别,神色复杂。我等了好久他也没说送我,我假装高兴地和他挥手说再见,内心却无比郁闷,走到楼下将垃圾大力甩进了垃圾桶。

2.

这不是一个单恋无果的故事,而是一个后悔了的前任,试图挽回自己错过的爱人的执拗。

我和蔺新是通过大楠认识的,准确的来说,我和蔺新皆把大楠当成完全可以信赖的朋友。

那本是只有我和大楠的晚餐,点菜点到一半的时候,大楠接了一个电话,没说几句便停下问我是否介意再加一个人,我爽快地点头答应,他对着手机说了地址,便挂了电话。

初见蔺新,只觉得他是个散漫无比的人,笑起来时几乎要看不到他的眼睛。可偏巧他的五官凑在一起,竟意外的和谐,多看两眼也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他并没有对我表现出多大的兴趣,我和他的几句对话也不过浅尝辄止。那时的我刚结束一段恋情不久,尽管大楠有意撮合,我和蔺新皆显得兴致缺缺。

后来在路上遇到过几次,他身边皆有女伴,我并不曾留心,所以也不知是否是同一女伴。他虽回应我的打招呼,却让我觉得十分冷淡。我和大楠抱怨,却总被宽慰说:“蔺新那个人就是这样,他觉得认识新的人可费劲了,并不是针对你。”

变化出现在某天晚上,我睡前习惯性看一下手机,却发现蔺新给我发了信息。他问我近来有没有看名家作品,他在做这方面的项目,我平常保持着看书的习惯,便轻车熟路地和他聊起来了。

从那天过后,我和他便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联系。临近大楠生日,我约蔺新出来,想和他讨论一下该给大楠准备怎样的惊喜。

“你约我出来不会只是和我吃顿饭这么简单吧?”他似乎早就看穿我的心思。

“我有件事想问你。”我不再卖关子。

“你说吧,我已经等很久了。”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可待我真的问出口,他的失望之情却又溢于言表。

“原来是这个。”他看起来大失所望。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我不是连续剧里的傻白甜,从他欲言又止的神情里,我隐约猜到了一些。可又怕自己猜错丢脸,便只能希冀他自己说出口。

“我以为你要说你喜欢我很久了。”他不再遮掩,嘴角含着笑,眼睛却不敢看我。

“不要脸。”我嘴上说着反话,心里却莫名甜蜜。

3.

我和蔺新就这样在一起了,没有正式的表白,也没有过渡期,甚至连事后被告知的大楠也颇为诧异。

这其中有多少荷尔蒙的作用,已经不得而知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个合格的男友。明明一吃辣椒就会汗流不止,却三番两次陪我吃火锅。甚至一改自己睡懒觉的习惯,每天早起陪我晨跑。

可我对蔺新的感情却没由来地冷淡下来,每每他对我付出,我便懊恼自己似乎并没有如他对我一般。这种感情对他是不公平的,我思虑再三,还是说了分手。

那天他精心策划了一切,准备送给我的新年礼物还攥在他的手里,我却头也没回。

他给我打了很多电话,试图劝我回头,皆被我冷冷拒绝。他似乎也心灰意冷,不再打扰。直到某天收到他一条信息:我想你了,能见见你吗?

我想,他那样好看的人,身边并不缺女生,再过一段时间,定会把我抛之脑后。索性删了短信,甚至连他的手机号也一并删去了。

大楠骂我没良心,我却自以为这对我和他都好。“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太少,其实他也没有多喜欢我嘛。”我故作轻松地对大楠说。

他也不顺着我的话,只是说:“但愿你不会后悔。”便再不继续这个话题,而大楠没有说完的话,在我和蔺新分开的215天里,我终于想明白。

其实分开时被丢下的人是有资格说那句话的,“你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而那一天总会来临,可能是某个辗转反侧的夜晚,可能是相似的面孔被匆匆一瞥,可能是他曾为你做的一切,开始不疾不徐地在你生活中重演。那些痛苦便会漫无边际地向你涌来,包围你,吞噬你,折磨你。

感情的事,往往当局者迷,大楠比我看得透彻。我一向慢热,在感情上尤其如此,蔺新不过比我走快了一点,我便愧疚难当。可若我对他毫无喜欢,又怎会为了等他的信息十二点也不睡,又怎会计较他对我的态度是否冷淡。

我对他的喜欢,不够显山露水,却慢慢刻烙在心上,只是明白得晚了些。

4.

蔺新完成他的项目那天,大楠告诉我,不用去给蔺新送饭了。我删除短信,将手机塞进包里,提着饭盒站在大街上不知所措。再往前一条街就到蔺新家了,我纠结了许久,还是转身往回走。

我低头望着地面,漫不经心地走着。突然有个人跑过来用力握住了我的手腕,他气喘吁吁地质问我:“是不是又打算放弃?”他身上有着我熟悉的味道,我不用抬头也知道他是谁。

“我……”我支吾着,竟说不出话来。

“把钥匙藏在我们一起买的盆栽底下是因为我相信只要你看到它,就一定会拿起它,这样也能找到回来的路了,大楠都告诉我了。”我望向他的眼,温柔的注视还一如从前,“回到我身边吧。”

我曾以为,我的努力不过白费。我拼命说服自己放弃对他那点可笑的执念,可与他相似的人的一个笑,无人可诉心事时的孤单,都会提醒我,原来他的存在对我来说并不是无关紧要的。

难以忍受的不是向爱人卑微后遭到的拒绝,而是偏偏思念生了根,那人却一无所知的困境。好在我回过头,看到他仍在等我,等我回头看,等我发现他的存在。

“你会像马达一样找我吗?”我不会再问他这样的傻问题。他准会笑话我,然后一本正经地告诉我,地球是圆的,而彼此相爱的人总会重逢的。

文/董大胆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