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好好活着,我不祸害人
昔央
昔央
作者,编剧,已出版新书《想把我唱给你听》
已出版新书《想把我唱给你听》,关于小说家的唯一道德,就是吃下这个世界的噩梦。微信公众号:夕阳下的武士(ID :hyydnsz )
我想好好活着,我不祸害人
文/昔央 《大三儿》

在拉萨住过的客栈三楼有一家书店,坐在窗边的书桌旁望出去,是布达拉宫。听说布达拉宫的墙壁是用牦牛牛奶和酥油,掺入石灰粉刷而成。牦牛的牛奶,是当地的藏民自愿捐献出来的,这也算是一种最高的礼遇。

许多年过去,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总说要来西藏洗涤自己的灵魂,事实上他们从西藏回去后,并没有变成一个多么超然物外的人。

书店老板给了一个不错的答案,因为西藏是他们心灵所能抵达的最远的地方,他们需要为自己的逃离找一个借口。

“朝圣在天路”,对于一个不祸害人的人而言,大概只是一句口号。

最近常听到这句话,“我不祸害人”。它出自今年北京电影节纪录单元的唯一一部国产纪录片——《大三儿》。

“不祸害人”算是一句内蒙赤峰方言,它有两层意思:一是节约勤俭,好好生活;二是不做对不起别人、坑害别人的事。

《大三儿》的故事并不复杂,他讲述的是生活在内蒙古赤峰的一个身高只有1.1米名、为叶云的小伙“进藏”的故事。

大三儿40岁了,患有侏儒症,他克服身体上和心理上的障碍,突破壁垒走出狭隘的生活,赌上自己的性命,来了一场西藏之旅。

他的困难在很多人眼里也许根本不值一提——经济条件和高原反应。可看看他周遭的环境和他的生活条件,你似乎又能明白,这对他来说是何等艰难。

大三儿在家里排行老三,因头大而得英文名Mr.big,大家都叫他大三儿,或者三哥。

他有两个哥哥,因为车祸,英年早逝。他和80岁高龄的老父亲相依为命,每月工资不过2000来块。

生活在四线城市的他基本可以说和都市里的人群脱节,也是最常被遗忘和忽略的那个。

他曾经问导演佟晟嘉,如果你的行业消失了你怎么生活?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打拼可一定要早做打算。他根本不了解影视文化产业,可是真的会有人耐着性子跟他解释吗?

他喜欢买彩票,每天都在脑海中预演一次中了500万大奖后的情景,是投资?买门市房?还是用来好好奢侈一把?

就是这样一个人,普通中带有一点不普通,平凡中夹杂着几丝不平凡。

因为身体的缺陷,他是家里的一块心病,他的朋友们过分关注他,他的两个哥哥在世的时候,说要父亲把钱都留给他。他父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一个残疾人能干多大的事儿?“

计划去西藏之前,他身边的很多朋友压力很大,觉得他一旦出点什么状况,下半辈子都没法过了。反倒是大三自个儿很乐观,还说“这事儿得靠他(朋友)自己想明白”。

他没有直接告诉父亲,只是默默为前往高原做着身体方面的准备。可是根据他的身体条件来看,就连医生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故事,不矫情,不文艺,主人公大三儿没有什么大的理想。但就像朴树说的,大三儿的身体里散发着一股能量。

他的心里有光。而且是一种很真实的光。

他生活的环境并不好,命运也没有给予他太多幸运和眷顾,他却没什么大喜大悲的情绪,既不会欢天喜地,也不会怨天尤人。

如果你仔细观察他,你会发现,他除了身高,和其他人几乎一模一样。甚至,比一般人多了几分幽默和乐观。

他给身边的人取外号,和他们喝酒逗乐,偶尔也冒出一两个荤段子。

他有属于自己的爱情观,他认为“爱情可遇不可求“。他也曾幻想自己拥有一个完美的女人,早上各自分手上班,一起吃饭散步,彼此用感情温暖,携手看夕阳。

他也动过心,有过喜欢的女孩子,但终究是有缘无分。

讲到这些的时候,他的语气轻松而平静,你完全看不到命运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他去到西藏,坐在珠峰大本营里,别人问他,都说西藏可以洗涤、净化人的心灵,你觉得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了吗?

他坦然答,我觉得我的心灵挺纯净的,稍微净化净化就行了。因为我不祸害人。

他的“不祸害人”体现在很多方面,对朋友,对家人,对陌生人,对待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他让朋友带他去西藏,走之前写一封遗书放到厂子里,给父亲交代下他借了朋友六千块钱,还说这次出门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大家都是奔着好的方向去,万一出现不测,希望父亲不要怪罪他人。

他抵达珠峰,给朋友寄明信片,藏民不收他的钱,他说,“我向朋友传达心意怎么能让你付钱呢”。

他接受当地人的哈达,觉得自己受到了最高的礼遇。

从小到大,他在别人心里,都是一个干不了什么事儿,人微言轻,甚至没有存在感。但现在,他通过做成这样一件小事,突然成了别人眼里很不凡的人。

回到厂里的大三儿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像他自己形容的那样,“别看小,但是标准”。

为这部纪录片免费制作宣传曲的朴树和大三儿一样,同样拥有一颗不需要净化的心灵,他们心里都有光,都爱这艰难又拼尽了全力的每一天。

歌曲录制结束后,朴树和团队主动录制了一段小视频,他们对着镜头诉说出各自在平凡生活中的梦想。这段两分钟左右的片段以彩蛋的形式,被放到《大三儿》纪录片的结尾。其中,朴树是这样说的:“我想好好写歌,我不祸害人”。

诗人永不放下手中的笔,摄影师牢牢抓住自己的相机,写作者提倡言之有物,为正直和善良发声,农民细心呵护田地里的庄稼,每个人各司其职,在自己的领域里,过上一种平淡、朴实的生活,我想,这就是“不祸害的人”的真正要义。

看似简单,其实很难。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