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理想国imaginist
我在最深暗的裂隙中无边坠落
我在最深暗的裂隙中无边坠落
世人都需平等地进入当下世界,无论多么坚牢的古旧秩序都正在被打开缺口。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毛姆真的有“厌女症”吗?
毛姆真的有“厌女症”吗?
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我并未见过,但据说可爱到面对她的人会不自觉热泪盈眶。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我们活着,却宛若死了
我们活着,却宛若死了
我们很有可能正在叩响另一个世界的大门,那个世界名叫地狱。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没有光,也就没有绘画
没有光,也就没有绘画
假若没有光,人类无以感知时间,无以认识黑夜的深度。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天才如她们,比烟花寂寞,也更绚丽
天才如她们,比烟花寂寞,也更绚丽
真正的爱情是一种人的激情燃烧,人们出离正常秩序,也借此认识自我。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
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
关于爱的一切得从自己的内心出发。那才是起点。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给爱情溺水者的求生指南
给爱情溺水者的求生指南
恋人,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在世界上某处找回一部分自己
在世界上某处找回一部分自己
拍一张照片就像借由这些历久弥新的记忆原路回返。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如何享受富贵奢靡的生活而不令人生厌
如何享受富贵奢靡的生活而不令人生厌
白先勇细数红楼梦中香肉白雪,织构一座如梦如幻的红楼琼宇。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
1960年代到1990年代的彩色中国
1960年代到1990年代的彩色中国
有点荒诞,但又非常现实。这是一个时代政治美学的延伸。
阅读理想国imaginist • 237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