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怡微
千禧时代的余光
千禧时代的余光
一切从没有静止,却像风的经过。风过后带走树叶,却好像都与风无关了。
阅读VOL.2362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92天前
处处都有你
处处都有你
作家往往有一种天真,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表达的。
阅读VOL.2348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06天前
Can you celebrate?
Can you celebrate?
百年以后也许也会成为边缘垃圾站抢救回来50万张硬盘……
阅读VOL.2334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20天前
家族合照
家族合照
今年坐在一起合吃一个八宝饭,明年为了借贷或者拆迁就一拍两散。
阅读VOL.2308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46天前
新村里的空间、时间、世间
新村里的空间、时间、世间
因为在新村里,世上的人追求的东西在此是多么显眼啊,又那么令人失望。
阅读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取经路上的魔障
取经路上的魔障
不是肚子饿吗,不是不近女色吗,唐僧看蜘蛛精打毛线居然能看一个小时。
阅读张怡微 • 179天前
年轻时我总想从家庭中逃离
年轻时我总想从家庭中逃离
她昭示她来了。向我。而我接过这种昭示,无奈的,像路过亡人。
阅读张怡微 • 179天前
记忆里的抓娃娃机
记忆里的抓娃娃机
那些抓到过但没再见过的娃娃,才是点点滴滴昼夜凿石的青春吧。
阅读VOL.2249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残酷新村断想
残酷新村断想
总有一些瞬间,我会突然返回童年,想到一些不该想的,看到一些不该看的。
阅读VOL.2211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戏场虎度门
戏场虎度门
“虎度门”也是阴阳界,在虎度门以内,你可以是你自己。
阅读VOL.2168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窗外的骑手
窗外的骑手
互联网业利用年轻男性对于手机的熟悉和对于速度的喜爱,消耗着他们的青春。
阅读VOL.2148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如果我是老师的话,我就可以每天看到她正面”
“如果我是老师的话,我就可以每天看到她正面”
还好有文学,能让人看到女孩子的处境,女孩子走过的心灵旅程。
阅读VOL.2119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希望你有机会来
希望你有机会来
心碎的话不会出现在邮差可见的明信片上,想念原来是不写出来的那种最沉重。
阅读VOL.2098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你穿的那是什么呀?”
“你穿的那是什么呀?”
我很难否认我想念我自己,也很难否认我在努力忘记那个自己。
阅读VOL.2084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
我敢在你眼底孤独
我敢在你眼底孤独
日常生活中的“信任”有时候并没有什么道理,也没有什么“同舟共济”的远景。
阅读VOL.2049张怡微专栏张怡微 • 179天前